您的位置: 首页 / 已隐藏 / 正文

张维为:“文明型国家”视角下的中国模式

2011-04-21 14:32:31 作者: 张维为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各位朋友下午好!非常荣幸有机会在清华大学来参加清华的百年校庆,同时借这块宝地谈一谈对中国模式的探讨,我的论文已经提交给了秘书处,我不准备照本宣科,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来补充谈一些内容。

首先谈一谈为什么提出文明型国家这个概念,然后谈一谈为什么从这个概念角度切入来谈中国模式。美国人经常讲美国这个国家很好理解,政治上是民主制度, 经济上是市场经济。中国这个国家政治上是文明型国家,经济上是混合型经济。文明型国家这个概念是一个事实陈述,纵观整个人类历史一些古老的文明确实是消灭 了消失了,估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甚至古两河流域文明古希腊文明中断了,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两千多年延续下来的文明和现代国家形态结合在一起的国家就是 中国,这是很重要的事实陈述。这意味着像我们这样一个文明型的国家具有超强的历史渊源和文化传统,有时候不是我们想要中国特色,你这样一种文明型国家传统 不想要都会有中国特色,关键是我们不要用中国特色来妨碍我们学习别人的长处,而是应该利用中国特色来吸纳别人的长处。我提出的观点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从更宏 观更大的总体角度把握中国国家的发展,以及中国发展模式的特点。中国文明型国家超大型的人口规模、超大型的疆域国土、超悠久的历史传统、超深厚的文化积 淀,这四个方面都是“超”字,所以中国很与众不同,所以中国的崛起会震撼世界,四个中华文明的超级因素规范了中国发展道路或者中国模式的独特性。刚才听到 赵主任很精彩的演讲,他说中国模式或者中国案例,我说中国模式下面有成百上千个案例,但是也是一种内容不同的表述方法。

我自己把中国模式概括为八个特点,也就是实践理性、强势政府、稳定优先、民生为大、渐进改革、顺序差异、混合经济、对外开放。我想这些特点的基础都是 中华文明特别是刚才讲到的四个超级因素,过去30多年中也有人曾经尝试着跳出这些特点,但最后在实践中又被拉回来,可谓万变不离其宗,追求其原因大概就是 文明型国家的超强基因带来一些规范,一旦我们违反了这些规范我们的发展就要受到挫折。时间有限,我着重从文明型国家角度谈中国模式的两个特点。一个是实践 理性,一个是混合经济。

中国人的实践理性传统源远流长,这和中国人入世的文化有关,世俗的文化有关。我们都一般说哲学关心的是两个问题,一个叫是什么,市场经济是什么,自由 是什么,人权是什么,存在论。一个是规范论,应该是什么,市场经济应该是什么,民主应该是什么。但中国哲学很长的独特特点,去做,去实践,去实验,去格 物,从这个过程当中来做出价值判断。在中国历史上, 从秦汉时期开始就有很长的民实论,民有待于实,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看到西方哲学指导下的改革在东欧也好在俄罗斯也好在中亚也好,它的特点往往从修宪开始, 修改有关的法律条文,最后再变成星斗。而中国的改革模式从一开始都是从实验开始,比较成功的进行推广,然后再修改一些法律条文,最终如果必要的话进行修 宪。中国这种实践理性以及不断试错的方法使我们避免一些大的政治和经济限制,特别避免了休克疗法,避免了全盘私有化,避免了金融危机,避免了西方民主忽悠 可能会带来的国家解体。

中国模式的另外一个特点是混合经济,它是市场经济学和人本经济学的混合,是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的结合,是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分工与结合,中国传 统上的经济学严格地讲是一种人本经济学,它不是以追求最高利润为目的,而是满足百姓的民生,我们今天讲的以人为本、小康让老百姓满意等等,这是一脉相承 的。如果光是人本经济学我们竞争不过世界上的其它对手,过去三十年我们引进了西方的市场经济学,应该说这两者结合使我们的模式比较有竞争力。有一些经济学 家、一些理论专家,他们总是迷信西方所谓教科书上的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的完全竞争的市场。不久前到德国,德国朋友跟我讲了一个笑话,默克尔问 德国经济学家,为什么德国没有一流的经济学家?经济学家安慰他说,有一流的经济学家就没有一流的经济。过去三十年里中国取得的成就比其它的发展中国家的成 绩加在一起还要大,因为世界上70%的贫困是在中国消除的,跟发展中国家相比我们过去30年的成绩比他们加在一起还要大,我们的经济规模总体上增加了16 —18倍,东欧是1倍,跟美国比也是可以比的,中国已经形成三亿人口左右的准发达国家板块,这个板块是可以叫板许多西方国家的,今天的上海在很多方面硬件 软件确实超过了纽约。

总体上看,我们力求发挥市场经济支配资源的高效,同时也确保我们社会主义宏观整个的长处,同时拒绝市场教条主义,我们有很强的中国文化的历史传承,也 是因为我们有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国情,所以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都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互动可以追溯到当年王安石的改革,可以追溯 到毛泽东主 席提倡的两条腿走路,政府作为经济发动机的做法也有它的缺陷,政府的边界应该怎么界定,但是这些界定可以在今后的实践当中得到修正。再比如说有人认为土地 要素应该彻底市场化,国家应该放弃对土地的控制权,这才叫市场经济。但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把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开,结果不仅仅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 问题,而且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化进程,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市场,形成世界最大的铁路网,世界第二大高速公路,实现了普遍高于发达国家的住房自有 率,不管土地制度存在多少问题,但是取得的成绩是显而易见的,存在的问题是可以逐步解决的。中国模式是中国文明型国家的四个超级因素都成了中国崛起的最大 优势,我们有世界上最充沛的劳动力资源,潜在的市场,有其它国家难以比拟的地缘优势,有自己悠久的历史传承和独立的思想体系,我们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 化资源,但是如果我们向一些人所希望的那样放弃中国模式转而采取西方模式的话,我们四个最大的优势可能都会转变成巨大的劣势,我们百国之合变成百国之一, 百国之合的人口变成动乱的瘟疫,百国之合的疆土将四分五劣,百国之合的传统成为各种各样对抗纷争的借口,百国之合的文化将变成文化族群冲突的一个根源。

一个五千年延绵不断的文明本身就是人类历史上一份最伟大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对此首先心怀敬意,中华文明是世界深为数不多的活着的古老文明, 虽然古老至今根深叶茂生机勃勃,它所展现出的一切绝对不是所谓先进和落后、民主和专制、高人权和低人权这些过分简约甚至简陋的概念可以概括的。中华文明的 内涵比这些概念要丰富一千倍、一万倍。一些美国人和他们的信徒老喜欢用民主与专制这些概念来套中国,其实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种浅薄的观点是麦当劳文化 的产物,这些人首先要研究八大菜系,然后才能研究中国政治,否则门都没有。麦当劳文化我们也尊重,它在中国也有很大的发挥发展余地,但是麦当劳文化就是麦 当劳文化,它能够演示的东西和八大菜系演示的东西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其丰富性、深刻性、历史性都是无法比拟的。因为八大菜系的背后是一个源远流长的强势 文明。本着同样的精神,我们应该用中国人自己的价值观,用自己相对成功的实践重新审视重新检验西方界定的许许多多的概念,从民主、专制、人权到自由、普 选、多党制、市场经济、公共知识分子、GDP 、人力发展指数、基尼系数等等,该借鉴的借鉴,该丰富的丰富,该批判的批判,该扬弃的扬弃,合理吸收进来,被颠倒的东西重新颠倒过来,并在这个过程中建立 我们自己强势独立的政治话语和指标体系。模式并非十全十美,但是它的背后是数千年的文明,它形成于国际社 会高度的竞争之中,有历史主义的东西是比较独特,竞争产生的东西就是比较厉害,所以中国模式不会走向崩溃,只会通过不断完善而走向更大的辉煌。我个人认 为,今天中国人在自己土地上所进行的探索是人类历史上最具开创性的事业,我们的眼光早就超越了西方模式,我们瞄准的是下一代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社会制 度。中国模式通过中国人的努力会深刻的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改变人类的未来。

谢谢大家。

张维为简介

张维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为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现为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春秋综合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复旦大学兼任教授。

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中国触动全球》、《中国震撼》等著作。发表过许多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

80年代中期曾担任邓小平及其他中国领导人的英文翻译。走访过100多个国家。

责任编辑:翟琳琳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