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一清:八问《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剧组并“中央文献”

2014-09-28 07:21:46 作者: 一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台词零零碎碎地理到这儿,突然记起了“文革”时期歌颂文革的一首歌,歌词是这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啊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好好!”

行文至此,我的“九问”文章也近乎结束了,对一个硬伤累累的作品,花我这么多精力去评析,说实话,我自己都觉着有些不可理解,很不值得。虽然在拆“瓷砖”的过程中多少有些劳动的快乐。

(面包掉渣这个多年没有解决的问题,在“小平”同志亲自关心下,现在已经解决了。)

前面的七问,有点严肃,在接下来的两问中,我有这样一个安排,先欢乐一点(“八问”),再家常一点(“九问”),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差不多就行了,还能怎么滴吧,人家也就是一个“戏”,何至于这样较真儿呢?人生苦短,欢乐一次又何如?所以,大家伙儿在这里将《邓》剧中的台词念叨一遍,估计也是很“喜感”的一件事,正像当年我们在乡下用花鼓戏的方式唱《列宁在一九一八》一样:“我手接大衣心欢喜,叫一声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打冬宫你老千万别性急,打得下打不下反正都是我们滴”……

我们念念《邓》剧的台词,自然有会心一笑的东西在内——

田源(声嘶力竭地、痛哭流泪地):邓小平,你在哪里?你究竟在哪里啊?!(做哭科)

田源(愤怒地):同志们,毛主席尸骨未寒,江青勾结上海帮,阴谋抢班夺权当女皇。上海的工人民兵已经开始发枪了。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郑重呼吁,立即恢复邓小平同志的领导职务。(哭恨交加科。1集)

——田源的哭声换得很多的笑声,功夫有些白做了。

夏建国:现在的中国,我们只有靠小平同志能带领导我们走出困境。

夏建国:如今,邓小平同志生死不明,我们只有大声地疾呼,小平同志,邓大人,你到底在哪里啊?!(1集)

——《国际歌》的精神不但为“夏建国”们所忘记,也被“中央文献”的诸同志丢了个精光!

田源:今天,我们大踏步地撤退,是为了明天我们大踏步的前进!

——呵呵,生活在那个年代真好,个比个的都是瓦西里、瓦尔特保卫沙拉热窝的人。

毛毛(焦急地、紧张地):前几天,江青大闹怀仁堂中央政治局,死乞白赖地要求政治局批准逮捕爸爸。还说要枪毙爸爸。

——毛毛为什么要吓唬自己的爸爸呢?不应该呀!

(毛毛有个缺点,总是吓爸爸,这不好,老人家都这么大年纪了,何必呢?)

毛毛: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

——嗨,最后的时刻还是未到。毛毛太紧张了。

华国锋:今天,我们继承毛主席的遗志,代表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愿望,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现在,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和姚文元四人帮已经被扣起来了……粉碎四人帮是毛主席生前的部署。

——华国锋同志啥都好,就这一点不好,怎么不说是列宁同志部署的呢?

华国锋:据可靠情报,他们准备在十月十号搞政变。我和叶帅感到局势非常地严重,一旦他们阴谋得逞,那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

——国锋同志的情报好不准啊,不记得当年毛在王洪文汇报上海民兵装备请求时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指示”了:上海民兵?每人给发根棍子!

邓小平:(1976年10月7日,即粉碎四人帮的第二天)我还可以再干二十年!(2集)

——“邓小平”真前瞻,算得好准。

邓小平:何须之二、之三,就凭这个,就可以定他们的罪了!(3集)

——果断啊,一句话决定了四年后对四人帮审判的所有结果。中央文献这一点做得不大好,严重泄密了哈。

九死一生,也还有一生啊,也比回农村再受侮辱强。(2集)

——上海女知青吴怡茹说出这个,大概她不知道将在第48集与田源结婚。

实在过不下去了,想去那边看看。(2集)

——金锁如果不当戈培尔那样的角色,简直就是天屈英才,人家外逃都能说得这样唐皇。

刘金锁(分别对吴怡茹、“邓小平”):“大包干这才干了一年,粮食就大丰收。我们18户,粮食的总产量达到了6万多公斤。比我们生产队从1955年到1970年粮食的总产量还多。”“邓副主席,我们梨园生产队今年的粮食,从此前的3万斤,搞到了现在的12万斤,超过了历史的任何一年。”

——不过,金锁在当戈培尔之前,一定要将算术学好才行啊!55年到70年共是15年,此前粮食每年3万斤,15年是45万斤。怎么12万斤比45万斤的总量还要多?算术不好也是不行的。

刘金锁:帮乡亲们挖掉穷根子就我的志向。(8集)

——金锁逃港都在帮乡亲们挖穷根子,真好。

刘金锁:我们凤阳的朱元璋统一中国,我在想,如果我们凤阳的皇城不被毁掉,要比北京的紫禁城大上好几倍,我真不甘心啊!

——原来“吃的是地沟油,操的是皇上心”,从金锁的年代就开始了。

刘金锁:难道我们共产党还不如封建时代的一个小和尚吗?

——这个,你问剧组和中央文献研究室的同志们吧。

田小妹:我们学校高三的同学,还不如我们高一的呢!(8集)

——全国人民都读二年制高中,只有田家儿女有出息。

夏默:怎么能说英国的女孩子过着悲惨的生活呢?(9集)

——这真是太不应该了,怎么能这么说呢?

金锁:我念完大学就回来!(10集)

——金锁真好,还没有考试就决定念完大学的事。

田源自谋职业卖蛋:从农民那里收蛋3分一个,9分一个卖,一个赚6分。因为蛋越来越难收了,所以才决定改卖鸡蛋煎饼。一个煎饼1毛,成本8分,一个赚2分。

网友@鲍迪克说:尼玛,这是侮辱读者的智商,还是侮辱审片大员的智商?难道改卖鸡蛋煎饼蛋,蛋就容易收了?

桥梁专家:当时我就想啊,我就做一个小司马迁吧。(13集)

《邓》剧跟司马迁算是杠上了:小知识分子田源高考作文要做一个小司马迁。大知识分子桥梁专家李国豪当着田源的父亲表态,也要做一个小司马迁。大概都是冲着司氏被割过睾丸一事来的?

(个个都做司马迁,都做好了被人割去那个球的准备)

曹慧:你这样说,我真地很高兴。(39集)

邓小平:对毛泽东思想,要进行实事求是地分析。(39集)

——曹慧也罢,“邓小平”也罢,咋都不好好地说话呢?

田源:我们(煎大饼)主要是技术上解决不了,需要引进香港的技术。(35集)

——快点引进吧,在香港技术引进之前,我们哪是吃煎饼啊,吃的全他妈的是寂寞,吃的全都是落后。

夏建国看着满眼满世的稻子,更正着小妹的说法:“这哪是稻子啊,这是麦子!你是怎么学的啊,回头我慢慢教你。”(36集)

——建国哥,你还是别教的好,要教就教中央文献的同志和吴子牛导演吧。

金锁:我们包了一年,就解决了梨园村上百年讨饭的历史。(36集)

——包字真灵,包一年就解决了历史。

金锁:我们梨园生产队变成乡了。(45集)

——见过“小平”后就开始说胡话了,这个不好。

燕子:我感受到了一个时代的伟大,感受了一个领袖的伟大。夏建国:更加感到位有邓小平这样伟大的设计师而感到自豪和幸福!

——《邓》剧开启了情人说话的新局面!我们也自豪着哩!

北大校长十分肯定夏建国,将其留校:您留在北大吧,你的优点很多啊,你还演过《惊雷》!(44集)

——北大校长和编剧、导演们终于记起了夏建国的这个本科读了7年了,是该留校了。不过,有一点记错了,建国他是导演啊,演话剧的是田源。什么记心啊这!——北大留校是要演戏吗?

珠海农民指着自己的小屋子:这些房子,去年竣的工。(47集)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农民说官话,编剧同志能不这样损么?

新华社社长给小燕记功:这是邓大人给全世界的一个大礼啊!(47集)

——社长说话就是有高度,还有宽度,把全世界都包了。

龙岭村全村村民奔走呼喊:小平同志来了!小平同志来了!小平同志来了!!!(47集)

——导演这是干嘛呢?这是官话,别往人家村民嘴巴里塞,不像人家的话。再则了你们的镜头呈现可是全村鸡飞狗跳呀?做人要厚道啊!

田志远对“邓小平”:在您的亲自关心下,多年来面包掉渣的问题终于解决了!(42集)

——田志远啊田志远,你这样麻烦“邓小平”同志,不怕把人给累爬下啊!

田源:(在田源、夏建国、金锁的婚礼上)我终于和怡茹走在一块了,这要感谢党,感谢党的好政策。我们非常有幸地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

——好像“没有这个伟大的时代”,大家伙儿都不结婚似的。

(大学本科读了7年之久,做新郎官时,能不能讲点别的呀夏同学。)

夏建国:(在田源、夏建国、金锁的婚礼上)就像刚才田源所说的,我也为赶上这个伟大的时代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同志们,让我们像冬天里的一把火一样,把我们的热情尽情地燃烧吧……(48集)

这个婚礼上所有人的台词,都有点“自从得了那个精神病,精神就越来越好了”的感觉。

台词零零碎碎地理到这儿,突然记起了“文革”时期歌颂文革的一首歌,歌词是这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啊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好好!”看来,吴子牛们受此歌的影响不小啊,对于“伟大时代”的夸赞,用这个手段比较省力。真不错,时代不同了,调子还一样!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