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论古代少数民族政策

2014-08-24 13:35:00 作者: 阿里斯托克勒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它是一位好编剧。其实早都提前给演员们剧透了,可惜大牌们总是自以为牛逼,不看剧透。结果一个比一个谢幕的早。 我们能从历史学会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将不断的犯错。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英雄五霸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话说有一朝,洪水泛滥。修水利工程的这哥们,是个不会拐弯的一根筋。 完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洪水泛滥就堵河堤。和因为担心袭击所以把赶集的都让滚蛋不准开有简直异曲同工之妙。 大坝修的高高的,水在天上流,然后哗---全他娘的完蛋,大家一起拉手亲近水世界,顺便找阎王报道去了。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三皇五帝 鲧,大禹的爹。
 
  话说有一朝,送了银子给夷狄,送了女人给夷狄,别人仍然不满。 最后好不容易操起家伙把别人给干挺了,事妥了,乖乖的悄悄了。 一仗打出来中原腹地百年的太平。这领导可谓有胆有谋,是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宁可打他个血流成河,也不愿意再忍气吞声的玩绥靖政策和各民   族大团结。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汉朝,汉武帝的事情。
 
  话说有一朝,领导人高高在上,连下面发生了什么事儿都不知道。 根本不了解基层不了解边疆的现实。 百姓饿死,问人家:“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百姓肚子饿没米饭吃,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 这和在某地推行的一些事简直如出一辙。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西晋,晋惠帝。
 
  话说有一朝,大家你杀我,我干你。 完全不讲什么 民   族团结,赤裸裸的就是要活下去而已。  而且少数民   族们很朴实,军粮不够的就顺手杀点“两脚羊”煮来吃(太过少儿不宜,这个名词请自行百度)   当时最得人心的一支,很遗憾,并不是提倡什么谁对不起谁,谁离不开谁。而是---你既然要来杀我,那我也杀你呗,大家一拍两散,别玩虚的。杀得个血流成河,保存了汉人的骨血。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五胡乱华和冉闵一个史官踌躇不敢写的,历史秘闻被鲜血牢牢黏住不敢翻开轻轻揭过的时代。“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孔子《论语八佾》
 
  话说有一朝,领导人原本是有个少民名字。 一朝谋权夺位,化身真龙天子。 面对少民化严重汉文化凋敝的北方,他没有学某些人玩什么 区域自治,也没有玩什么大力弘扬少民文化。 而是直接强制汉化所有人,愿意跟汉  族玩的,好。不愿意跟汉  族一起玩的,自己爱哪儿玩哪儿玩去。 按理说这么反动的政策,应该是少民暗无天日以泪以面的日子才对。 但很讽刺的是,刚好相反。 他的朝代成为了各民  族关系最融洽的时代之一。被称之为成功的大融合。 后世的什么少  民  长孙 氏,什么奠定后世盛世之基业的神一般的男人。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大随,隋文帝 杨坚。
 
  话说有一朝,常年和异族干架。 今天深入草原去揍骑马的,明天东征不开化的棒子,后天又去和藏边的家伙厮打一通。 按理说这么东打西打的活力四射,应该很不招人喜欢。 就应该多搞 民   族团  结教育啊,多给他们援助补助,考试加分什么的。  但是结果是---反而这个朝代成为历史上最牛逼的朝代之一。 因为它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去尊重每一个人,不玩特权化,不玩故意加深族群隔阂,不玩特殊照顾,不玩吃小灶。 各民  族被一视同仁的对待,他们都死心塌地的认同这个作为主体的汉文化,而不是像某些人一样吃了饭就揍厨师。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唐朝,天可汗。
 
  话说有一朝,曾经站在历史的巅峰。 当时找了一个 少  民 政权,打打合合,然后把女儿嫁给人家,称兄道弟。 没料到最后正是这个兄弟一般的政权在背后捅了自己刀子。在某个被视为赤胆忠心的少民将领节度使造反以后,由反贼实施第一次打击,该政权补刀。几乎可以说做了自己的掘墓人,甚至攻陷了首都。 从历史的最高点跌到谷底。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依旧是唐朝。 吐蕃的背后捅刀影响深远...比如直接切断了安西四镇和中原的联系,从此西域一带的汉人开始孤军浴血奋战。直至被吐蕃征服同化。 要没有吐蕃捅刀,估计今天西域和内地可能差别不大。   很讽刺的是,历史上和唐打的最凶的突厥反而都该归化的归化,该跑路的跑路,成为了唐王朝的捍卫者(甚至安史之乱的平定也靠了西突厥人的一支---沙陀人),北方草原的强敌消停了。但是吐蕃,这个合合分分的政权,最终是在唐朝衰亡的时候乘火打劫了。 其实也挺好理解,利益优先的时候,谁和你谈感情? 古代的东郭先生们就此吃瘪,当代的东郭先生依旧大行其道。
 
  话说有一朝,北边的土地失去了,没拿回来。 还要和别人搞仁爱运动,搞民   族大团结,拿各种金银卑躬屈膝的贿赂人家当糖衣炮弹。 明明是岁贡,还要自我安慰作阿Q状说是赏赐。  犹犹豫豫北伐了几次就再也没有这志气了。 然后有一天新的少民来了,还以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乐呵呵的和人一起搞别人。 最后没料到,别人上门来搞自己了,傻眼了。 两个皇帝让人押跑吃牢饭去了,无数后宫的妃子遭到了 某些性工作者都无法直视的悲惨待遇...  什么历史上最大的城市,让人连吃带住带打包,三光的干干净净。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北宋。
 
  话说有一朝,半壁江山都没有了,依然歌舞升平,各种happy。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嗯,这个朝代还恬不知耻的号称是什么精神文明高度发达,贸易高度发达,海上贸易的伟大开创--都狗屁。 被逼的而已。陆上贸易嗝屁了,所以才玩原来士大夫各种瞧不上的海运;武力军力都玩不过人家了,所以开始缩起来玩精神世界。 可惜最后虽然这个朝代签了各种丧心病狂丧权辱国乱七八糟的条约,还是玩完了。 小屁孩穿金戴银走在闹市,不出事才怪。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南宋。
 
  话说一朝,从开国就和蒙古人死掐。从刚开始,一直掐到最后。 但是出乎预料,这个朝代居然还能有许多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蒙古族的官员武将(例:道同 麻贵),而且掐自己同胞一点都不犹豫? 是的,和前面某个朝代一样,因为它既不玩什么高考加分特殊援助,也不玩什么区域自治,而是坚持要这些人接受主体文化。  颇为讽刺的是某一支住在山里叫什么都掌蛮的。 本来蜀地官吏是以宽容待之,介于他们的地盘偏僻难行,采取安抚。结果是--“时时盗边,侵略旁小邑”。毫无原则的宽容,并不能让人敬畏,反而是喂肥了贪欲与狂妄的灵魂。 最后不得已,这些货被尽数剿灭。这个   皿       族彻底消失。 一直厮打的没有绝灭,试图被以宽容对待的反而死光了,多么讽刺。历史真是好编剧。  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宽难。”--子产   别误会,我说的是明代,都掌蛮之乱。  又及,改土归流,是明清两代的伟大政策。 如今,呵呵呵。
 
  话说一朝,对某边疆问题莫衷一是。反正高层开会就抓瞎,领导们啥也不知道,就摸着石头过河,随便整呗? 到最后干部们(士大夫)个个对边疆问题避而不谈---谈了也没用,都不知道干啥,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一问三不知。 反正一说起来都是滔滔不绝仿佛智珠在握,但是根本连边疆都没去过基层也没下过,就随便决定。 最后就因为这个边疆问题玩完了。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明末 和 后金。
 
  
  话说有一朝,各种摧残汉文化。 各种绝灭,各种手段都使上了。 使劲和谐历史,使劲篡改各类东西给人洗脑。 各种虚无化汉 族的存在感。不提汉文化,不讲汉文化,主流媒体不宣传汉文化,使劲提倡各民   族和  谐大团结。最后它玩完了。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清代。
 
  话说有一时代,占领军们自知理亏,干了很多操蛋的事情。 比如修建各种碉堡,武力军力天天各种在县城和地方上巡逻,搞得人心惶惶。 然后各种贴通告要求当地配合。 发放良民证,各种拉铁丝网,提高很严的安检力度。 就这样时不时还被今天杀三五个,明天杀三五个。 各种禁止各种接令各种哨卡,恨不得把所有人关在大铁笼子里。   防御工事修的极好,各种拒马,铁丝网,水泥墩隔离带警戒线,然后大兵远远的缩在后面,也不知道谁怕谁,谁保护谁。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日军侵华时期,皇军和八路。 这是敌军和占领军干的事情,怎么有的人还要跟着学呢?
 
  话说有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的人们需要时刻保持警惕。 谁也不知道谁是武装分子,反正拿枪打你拿刀砍你之前都是好人。 然后当地修的各种哨卡各种碉堡各种拉铁丝网... 人心惶惶的没有一点安全感,个个是赛跑健将运动能手,时刻准备撒丫子就跑。 到有的地方甚至不敢过夜也不敢晚上走。 反正隔三差五老出事,然后出完事忽悠一下就完了。谁也不想咋解决。 然后继续出事。反正死了算你命不好。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加沙。
 
  话说有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神棍很受推崇。村里面看上哪个姑娘牵头羊就行了。  不会有人因为女的穿的和黑色塑料袋一样打你,但是很有可能,会有人因为女的穿的太暴露而攻击她们---美其名曰穿的和黑色塑料袋一样 有助于防止淫乱? 鸡巴都管不好,你还管个鸡巴? 四高一低:离婚率高,HIV和梅毒率高,生育率高,受教育程度低。  反正就是不喜欢教育,觉得是世俗主义的阴谋,要同化他们。 宁可去念经书,然后长大了啥也不会就在街上晃悠,有朝一日成为砍人脑袋的有志之士或者爆炸烟火砖家。 别误会---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阿富汗。
 
 
 
  套用明代锦衣卫 从七品小官 沈炼上书死劾严嵩(在蒙古人入侵北京,然后烧杀掳掠之后严大人各种尸位素餐无作为当没看见以后)的话,送给今日的 严嵩们:“大学士嵩,贪婪之性疾入膏肓,愚鄙之心顽于铁石!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它是一位好编剧。其实早都提前给演员们剧透了,可惜大牌们总是自以为牛逼,不看剧透。结果一个比一个谢幕的早。 我们能从历史学会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将不断的犯错。

original_DQfq_2e810000efbc118e

 


 
  我且问你,的笔,苏武的节;朱亥的铁椎,侯赢的信用;季布的诺,李广的忠;去病的扬威,耿恭的坚毅;魏武的壮志,建安的风骨;谢安的格调,冉闵的救赎;宗泽的死节,岳飞的忠义与朱元璋的肃清沙漠,这一切的一切,都到哪里去了? 我们的血性都去哪儿了?我们民族的骄傲都去哪儿? 弘扬汉文化,在你,在我。 不要忘记我们这个民  族的骄傲。

相关推荐: 少数民族政策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