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司马南:“简版薛蛮子”被抓有感

2014-05-15 08:22:42 作者: 司马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净网”相对于“自净”, 是打主动战、进攻战、攻艰战。网络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无论什么人,在网上恣放毒且能蒙混过关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江河固有自净能力, 但排毒者众,污染日甚; 网络固有自净作用,然黑嘴吐沫,谣言横行.时至今日, "网络自净"更像是难有作为者的叹息,亦复为东郭先生之迂腐和自欺欺人.

一一这番感想生发于今晨读到的一则新闻: 

向某因编造“中国政府活摘人体器官、活埋人,大批群众到联合国驻华机构外抗议”“千余警察暴力征地,五月孕妇被当场打死”等虚假信息在境外网站发表, 被公安局依法刑拘。海外这家恶意炒作中国的网站仅去年就发1300余篇文章诋毁谩骂中国, 若干文章即是由这位被刑拘的向某提供的. 

此人化名“飞翔”, 若非警方继阻断秦火火造谣行动之后依法将其拿获, 此人必继续在网络谣言中飞翔, 显然单靠网络的自净作用是无法阻止群魔乱舞的.

从报纸披露的案情来看, 此人酷似简版薛蛮子: 初为宣泄仇恨废寝忘食造谣传谣, 后有粉丝拥戴虚荣心膨胀幻觉君临天下, 而后拿到美金出租屋嫖娼拉动内需……从动力心理学的角度分析, 但看推动此君肆无忌惮犯罪的诸般心理动力,  无论是“泄仇快意”、“国君大瘾”,还是"腰带下本能", 哪一个单靠网络自净作用都是无法自行终止的.

对中国“净网行动”大放厥词的人, 能挂在嘴上的理由无非“言论自由”.不错, 每一个公民都有言论自由, 但言论自由并非自个儿由着性子来, 它受到两个方面的天然限制: 一公共秩序,二公民权利. 以言论自由侵犯公共秩序者须接受秩序本身的格式化. 而他人的权利即是放言者的权利边界. 放纵自己而侵犯他人, 这种自由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在网络上也不应该再有.

毋庸讳言,从秦火火薛蛮子,到刚刚被抓起来的向某,连同最近以寻衅滋事滋事罪被抓起来的其他高矮男女, 得到了海外某些政治势力的关注与声援, 这似乎印证了较早前的传闻,他们中间一些人的犯罪行为,  本来就是海外势力针对中国行动的一部分. 网络自净既然无法让网络黑嘴闭口, 用强制的手段保护国家利益、公共秩序和公民权利就是必须的!无论犯罪嫌疑人出自什么样的犯罪动机, 有什么样的背景和来头, 依法迫使其犯罪行为终止均具正当性和道义性.

“净网”相对于“自净”, 是打主动战、进攻战、攻艰战.国家网络安全领导小组成立之后,此种倾向愈发明显. 相继落网的寻衅滋事者案例一再说明, 网络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无论什么人,在网上恣放毒且能蒙混过关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谣言传播特点之一是“破窗效应”, 有人认死理,轻信法不责众,故此, 及时公开处置那些社会影响恶劣、兼有内外勾结特点、自认为“有来头”的造谣传谣者, 具有强烈的示范性.这几日,犯罪嫌疑人的同情者支持者在“净网行动”的春天里噤若寒蝉, 翻着大眼呜呜啈啈, 叨咕一些牢骚怪话,  正说明我们做对了.要继续坚定地做下去.我们的目标是"网净",不达此标, “净网”不止.                  

(2014年5月13日写于北京南锣鼓巷八号)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