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王守谦:买办的收入与消费

2012-07-26 15:35: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游说清廷高官及其亲属的“运动费”,居中牵线的中间人的酬佣,以及公司资金在义善源银号的日常汇兑,都由刘鹗经手办理。富裕之后,买官、投资产业、借助文物收藏和买卖谋取利益、为女人花钱、交际、接近媒体、公益,这些构成了刘鹗的支出结构。

买办首先是一种职业,从业者在中外经济往来中讨生活,靠交结洋人和官员打天下。尽管他们主观上不乏“开通风气”、“养民兴国”的自我期许,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买办活动的源动力,仍然是孳孳求利的心态。

晚清买办刘鹗就是一例。他以总理衙门官员身份,私自在外企福公司“兼职”,不是“不差钱”情况下的公义之举,而是为应付家计所需和豪奢消费的谋私行为。在刘鹗努力为福公司声辩的时候,来自福公司的佣金和公关费用,也源源不断地流入他的腰包。这些钱不但是刘鹗从事买办活动的动力,也支撑着他在清朝官场和报刊上的政治游说和宣传。

在为福公司工作之前,刘鹗其实没什么钱。他的父亲刘成忠属于廉能之吏,在家乡镇江并未积下房产田地。不过,按照清朝体制,四品以上官员的夫人享有每月四十两的化妆补助。正是夫人这笔积攒数十年的银子,最终才让刘成忠退休后迁居淮安,买房置地,勉强维持家人生计。

父亲死后没留下遗产,刘鹗又没有功名爵禄,自然要想办法经商谋利。他开过关东烟铺,办过石印书局,但都以赔累收场。以致于刘鹗寄居扬州就学期间,一度在街头摇铃行医,聊解炊米之急。此时刘鹗已有一妻三妾,家中老小全赖刘鹗养活。加之石印书局、妻妾纷争都引发了官司,刘鹗的生计更显艰难,不得不到河南、北京等地寻找晋身致富的机会。

刘鹗开始发迹,是在担任福公司“华经理”之后。在那里,刘鹗很受英国人重用。游说清廷高官及其亲属的“运动费”,居中牵线的中间人的酬佣,以及公司资金在义善源银号的日常汇兑,都由刘鹗经手办理。

据刘鹗好友汪康年揭露,福公司最初给刘鹗的佣金许诺,是“数十万”银圆的“运动费”。但不知是因为刘鹗的游说太过高明,还是清廷高官容易收买,刘鹗竟然仅花数万就为福公司取得了开矿和筑路的权利。福公司觉得公关成本过高,随即反悔,将现款换成了同等数额的股票。即便外务部诸位高官得其大半,刘鹗仅分得“三四万元”,也可按照当时银圆和白银的比价,折合为两万至两万七千两白银,超过刘鹗在总理衙门任职时的年薪至少十倍。这还不包括他在福公司的日常开销。

刘鹗手里的股票并非徒有虚“值”,而是具有足够信用的“真金白银”。当福公司取得晋豫两省的矿权之前,其注册资金原本只有2万英镑,到矿权经营协议达成之后,其市值就一下子涨至10.6万英镑,该公司的股票在伦敦股市上火得发烫。另外,英国在华商业利益此时正受到沙俄咄咄逼人的威胁,寄希望于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取胜,以牵制沙俄。因此,随着战局发展,福公司的股票也不断波动。在1904年的日记中,刘鹗用“喜甚”二字,表达了俄人战败、股票升值之后的心情。另外,福公司股票的升值空间,使刘鹗常常用它进行文物交易。他曾以持有的股票,向王懿荣的儿子换取了数百片甲骨文。王是已故的金石名家,殷墟甲骨文的最早发现者,其珍藏的甲骨残片大部分落入刘鹗之手。

责任编辑:罗娇
来源: 四月网
1 2
相关推荐: 买办收入消费杂谈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