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王文:透视新闻腐败

2012-07-25 15:46:00 作者: 王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媒体必须提前加强自律,制定自己的行业守则,这样才能保证媒体自身的公信力。中国媒体的薪酬考核和体系确实很成问题,西方和香港的媒体实行的是月薪和年薪制,新闻从业者做的还是个良心活,没有好稿子,心里就发毛。没有中国大陆媒体那么量化评估,底薪很低,主要靠工分和稿酬,主管打分评比,这样就会促使记者跑会、跑线、拿红包,管理效率也低下。

陈婉莹:杜绝有偿报道关键在制度改革

时代周报:《纽约时报》日前刊发的有关中国媒体有偿报道的文章引发巨大的争议,你对此怎么评论?

陈婉莹:这主要还是制度透明化的问题。《纽约时报》这篇文章讲得还不够深入,虽触及到了中国媒体的难言之隐和痛处,读文章我也感觉丢脸和难过,但对我们来说,文中反映到的问题是公开的,不是秘密,文章没有涉及到收红包和软文的根源、制度的问题,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时代周报:你在美国做过多年记者,现在在香港工作,相对中国这种有偿新闻,西方媒体是怎么处理的?

陈婉莹:美国一般的主流报纸对此要求很严,不可能收了钱把广告当成新闻发。美国媒体和中国有很大不同。美国媒体版面也卖软文,但会标明是广告,不能把广告当成新闻,不会出现中国软文这种形式。不过有时可能“广告字样”的字体会小一点。

时代周报:中国媒体“有偿新闻”和“红包”等现象,是当下公开的秘密,这种潜规则是否能够杜绝?

陈婉莹:问题是中国的有偿新闻,成为了上下接受的制度。媒体从业者的收入普遍较低,媒体老板把红包当成收入的一部分,压低工资,这是不对的。其实有关主管部门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能把收红包的责任推到记者身上,虽然记者个人新闻道德的问题也很重要。还有,《纽约时报》提到有媒体明码实价以有偿新闻牟利,那更是机构性的腐败了。

时代周报:那么究竟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能否对比香港媒体如何处理有偿新闻的情况,具体谈谈?

陈婉莹:在我看来,中国的新闻总署和记协,完全可以纠正这一问题,只要发布一个杜绝有偿新闻的文件,严格执行。此外一些大媒体,党媒和有影响的报业集团可以先做起来,制定一个媒体公约和行业道德守则。比如广州的媒体可以领先召集起来做出承诺,不再拿红包不再做有偿新闻。

在香港,有偿新闻违法成本很高,廉政公署可以抓人,不需要有证据和线索。比如有人在媒体收入只有一万港币,却可以买豪宅、豪车,钱从哪里来的?按照香港反贪条例,如果有人财产跟收入不对称的话,就可被廉政公署请喝咖啡,要你解释。

时代周报:中国媒体的情况比较复杂,如果往深层次讨论,是否就涉及到媒体伦理和薪酬考核的问题?

陈婉莹:之前我们在汕头大学做过一次媒体研究会,议题就是讨论中国的媒体伦理。媒体必须提前加强自律,制定自己的行业守则,这样才能保证媒体自身的公信力。中国媒体的薪酬考核和体系确实很成问题,西方和香港的媒体实行的是月薪和年薪制,新闻从业者做的还是个良心活,没有好稿子,心里就发毛。没有中国大陆媒体那么量化评估,底薪很低,主要靠工分和稿酬,主管打分评比,这样就会促使记者跑会、跑线、拿红包,管理效率也低下。

(陈婉莹: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总监、教授)

不应否认中国媒体的贡献

王文

北京资深媒体人

中国媒体界的有偿报道、红包甚至敲诈勒索的现象是有的,一些领域甚至还比较严重,但不应该否认全部中国媒体的贡献,更不至于上升到“腐败是中国记者的生活方式”的程度。一般看来,这些媒体负面现象,在国际新闻、国内高层政治的报道领域比较少,甚至没有;但经济、金融、娱乐尤其是一些产业类报道方面会相对糟糕一些。

“车马费”、“软文”等现象与中国不少媒体广告采编不分有关。在一些地方,记者的经营压力很大。要杜绝这些现象,需要从媒体的内外制度层面加以完善,更重要的是,要重塑记者行业的尊严。这包括提高记者待遇、完善与记者权益保障相关的法律等,加强媒体竞争,促进媒体行业的良性市场化,加大媒体监督,同时也要加强媒体管理,要求采编与广告、经营分离,这样那些负面现象自然就会越来越少。

“车马费”需要严查,需要内部管制,但不要幻想短期内能解决。舆论不必过于拔高“媒体清廉化”的社会预期。目前媒体领域要解决的还有许多同样迫切的问题,比如,规范虚假广告,查处虚假与夸大新闻、新闻记者权利的保障、记者的生存权、记者能力培养,等等。饭要一口口吃,中国媒体的全面提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对中国媒体的发展有警醒作用,在软文、车马费等问题上,欧美媒体的确比中国自律。但整个报道也试图“全面否定”中国媒体的国际公信力,这在整个中国软实力崛起的背景下,不排除有一定因素的媒体国际化竞争的战略目的。所以,不必把这篇报道捧得过高,欧美媒体同样存在着他们那个发展阶段的问题。

这些年,中国媒体在进步,从报道能力、多元化到国际视野、话语体系等与过去相比都有质的飞跃。当然还有许多需要提升的空间。新闻腐败是恶劣的现象,客观地讲,这也是整个中国社会急切需要扭转的“腐化趋势”的一个折射。如果非得比腐败程度,与官场、企业、教育甚至学术界相比,媒体领域并不是中国社会腐败最糟糕的领域,甚至相对还是较为“清廉”的领域。当然,我们绝不能为“媒体腐败”辩护,媒体人应当成为社会进步的先驱者。

责任编辑:罗娇
来源: 四月网
1 2
相关推荐: 新闻腐败伦理考核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