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陈忠林:刑诉法修改不能破坏律师伦理底线

2012-07-24 15:05: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此次刑诉法修改在不少地方都存在不合理地缩减律师义务,扩大律师权利的地方,特别是草案第46条将律师职业的基本义务改为权利,必将破坏律师职业的基本伦理底线,考虑到多次建议均没有得到答复,特再次提出紧急建议。

这次刑事诉讼法修改幅度大、亮点多、刑诉法中的证据制度、辩护制度、审判、执行等基本制度都有进一步的完善,特别是把尊重和保护人权写进刑诉法之中,是我国刑事法治进一步完善的重要标志。但是,也存在过分扩大律师权利,缩减律师基本义务等重大问题。考虑到《修改草案》第46条中关于“辩护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信息,有权予以保密”的表述,破坏了律师职业的基本底线,可能会抵消这次修改的全部意义,而且会从根本上影响到刑事诉讼的公正性,将会为法治建设留下极大的隐患,特向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与大会主席团紧急建议将其中的“有权予以保密”改为的“应当予以保密”。

理由如下:

1.应当为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客户(当事人)有关信息予以保密,是所有社会公共服务行业赖以建立的基础(如银行、医院应当为储户、病人的信息保密),也是包括律师在内所有从事社会公共服务职业人员必须遵守的基本执业义务。

2. 由于法律中的“有权”这一表述意味着“做与不做”都是行为人可以选择的权利,草案第46条中关于“辩护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的信息,有权予以保密”这一表述,将辩护律师在刑事辩护活动中必须遵守的基本执业义务,变成了律师享有的可为可不为的权利。就如将公务员“应当廉洁”改为“有权廉洁”就意味着公务员可以不廉洁,将“应当遵守交通规则”改为“有权遵守交通规则”意味着可以不遵守交通规则一样,必将从根本上破坏律师职业赖以建立的根基,极大地威胁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3. 律师法第38条本有“律师应当保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不得泄露当事人的隐私”,“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和其他人不愿泄露的情况和信息,应当予以保密”等规定,草案第46条的表述不仅与律师法相关规定冲突,同时由于这次刑事诉讼法是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在效力等级上要高于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律师法,而且在在修订时间上也要晚于现行律师法,不论根据我国立法法规定的法律效力等级还是“新法优于旧法”的一般原则,都会产生实际上废除现行律师法规定的律师基本义务的效果。

4. 据说草案采取“辩护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的信息,有权予以保密”这一表述的理由是:为了辩护律师能够拒绝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司法机关的相关要求。这一理由是根本不成立的。因为即使在公安、检察院、法院的要求面前,辩护律师对于“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的信息”,在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也负有“应当予以保密”的义务,而不是可以向相关司法机关提供,也可以拒绝的权利。

以上建议事关重大,特请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或全国人大主席团考虑。若有必要,本人愿列席相关会议并作具体说明。

全国人大代表  陈忠林

2012年3月11日

附:2011年向全国人大提出的《关于正确理解刑法第306条 保障律师合法权益的建议》

1997年刑法施行后,据说全国大约有200个左右的律师被控触犯刑法第306条规定的辩护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被告人毁灭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其中90%以上最终经法院判决无罪。这一事实说明:尽管的确存在少数律师执业不规范的问题,但是相关公安、检察机关对刑法第306条的错误理解的确严重地妨害了律师合法的执业活动,从根本上威胁着刑事司法的公正。 

为了保障刑事司法的公正性,保障律师合法执业的正常进行,特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提出以下建议:

1. 认真研究全国各地律师被控触犯第306条最终被判无罪案例,找出律师被错误指控的共性,由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制定相关司法解释,或者发布公检法联合会议纪要等方式,保证刑法第306条的正确理解,从法律上保障律师合法的执业活动。

2. 对于明知律师的执业行为没有触犯刑法第306条,仍然以触犯立案侦查、批准逮捕、提起公诉、作出有罪判决的,应根据刑法第  条规定的徇私枉法罪追究刑事责任。

3. 对于无确切证据,仅因证人改变证言,就以刑法第306条为根据对律师执业行为立案侦查、提出指控、作出有罪判决的,应当根据徇私枉法罪追究刑事责任。

4. 对律师协会提出的,律师因执业活动而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应由原办案机关的上一级公安检察机关侦查起诉。

(2012-03-12 14:32:11)

责任编辑:罗娇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