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徐贲:穿上学位服的时刻

2012-07-03 13:14:00 作者: 徐贲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不同样式的学位服饰聚合了“学子”这个小群体,但同时也隐藏着等级森严的习俗秩序。在局外人眼里,它们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同;但对体制中人来说,每一种区分都代表了不可逾越的等级界限。一切仪式化服饰,军装、警服或其他制服,都具有这种既聚合又区分的作用。

毕业的季节到了,我在苏州大学的校园里散步,随时可以看到一小群一小群的学生身着学位服在一起照相留念。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但是,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特殊的学生,他叫林水金,台湾新竹县人,今年67岁。2008年,他考上了苏州大学金融系,念金融学博士;今年,他取得了学位。苏州的报纸上刊登了他身穿红黑二色博士服的照片。

正好又在网上读到这样一则消息,一位49岁名叫黄金焰的安徽农民,儿子是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的毕业生,正好带队去参加墨西哥机器人足球世界杯。黄金焰和妻子特意从打工地新疆克拉玛依来京,替儿子“毕业”。他代替儿子穿上了学士服,从校长手中接过毕业证。在千千万万身穿学位服的毕业生中,农民黄金焰的学位服是特别有意义的。

美国的毕业季节来得比中国早一些,一般是五月中旬,我和妻子同去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参加我们孩子的医学院毕业典礼,也见到了特殊的一幕。今年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有150名医学博士和50名哲学博士获得学位,他们穿着学位服坐在会场中央,家长们则在四周就坐。当学院的领导讲话和为一些教授和学生授奖时,会场响起阵阵短暂的礼貌掌声。但是,有两次的掌声则完全不同。

在这150名医学博士中有一名罹患了血癌,另一面则因为恶性脑瘤刚刚动过手术。前一位无法亲自来到会场,他发来了一个视频。他身上插着许多输液管,但却穿上学位服,站起来向人们招手。后一位亲自来到会场,和其他学生一样,身着学位服,从院长手里接过学位证书。当这两位学生出现在会场的大屏幕上时,全体毕业生和全体家长从座位上站立起来,长时间地热烈鼓掌。

在今天的校园文化中,对于学生们来说,穿上学位服是一种仪式性的行为,表示他们在学习生涯中已经取得了某种成就,或标志他们学子生涯的结束。大多数的学生是幸运的,学校生活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自然阶段。而学位服不过是毕业仪式中的一件道具而已。但是,对于67岁的台湾人林水金,49岁的安徽农民黄金焰和那两位罹患了绝症的哥伦比亚医学生来说,学位服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责任编辑:王翔
来源: 四月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