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刘梦熊:新特首建立爱国爱港政治伦理势在必然

2012-06-11 12:37:27 作者: 刘梦熊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爱国是最基本的政治伦理。爱国、富国、强国、报国、救国都是世代称颂的高尚道德伦理;而卖国、辱国、祸国、乱国、叛国则是为世人所不齿的丑恶行为。因此,爱国主义是深厚的道德感情、基本的伦理规范和重要的政治原则。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只有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才能理顺政治伦理。但是,香港回归15年来,体现爱国爱港的政治伦理,已经成为稀缺资源。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中国最早的政治典籍《礼记》就强调必须选拔道德高尚及能力出众者为公众服务。政治伦理是所有政治制度都必须设立的道德底线,古往今来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所有政治集团,无论他们实际的政治立场如何,都要高举神圣的政治伦理大旗,绝不会把“过桥抽板”、“用完即弃”等写在政治伦理大旗上。中央一再强调要发展和壮大爱国爱港力量,笔者以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必须建立爱国爱港的政治伦理,因为一旦爱国爱港政治伦理丧失,爱国爱港力量的发展和壮大必然受到阻碍,回归以来这方面的教训十分深刻。新一任特首宜认真汲取教训,在建立爱国爱港政治伦理和壮大爱国爱港力量方面作出贡献。

在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爱国是最基本的政治伦理。爱国、富国、强国、报国、救国都是世代称颂的高尚道德伦理;而卖国、辱国、祸国、乱国、叛国则是为世人所不齿的丑恶行为。因此,爱国主义是深厚的道德感情、基本的伦理规范和重要的政治原则。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只有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才能理顺政治伦理。但是,香港回归15年来,体现爱国爱港的政治伦理,已经成为稀缺资源。

应改变爱国爱港政治伦理稀缺局面

爱国爱港政治伦理的稀缺,使爱国爱港者在香港的形象被贬低,出路狭窄。香港社会爱国爱港政治伦理的稀缺,首先体现在“一国”与“两制”之间关系的错位与颠倒。传统爱国爱港人士为香港的顺利回归与平稳过渡做了大量工作,到香港回归了,岂料一切轮不到他们,特区政府收编大批的港英精英,那些爱国爱港人士却闲置废弃,“上位”的反而是一众港英精英,老爱国在特区建制只能拿个虚有其名的勋章,甚至连勋章也得不到。不少爱国爱港人士抱怨回归之后被边缘化。

香港特区人事由前朝遗臣全体过渡,客观上是抛弃了数以千计长期支持“一国两制”的爱国爱港人士,这些人当中不乏德才兼备之士,在过去15年被投闲置散,导致他们无所作为、隐于人间或垂垂老去,无形中浪费了一大批爱国爱港精英,以至于竟还出现“爱国爱港阵营无人才”这种倒果为因的谎言。

反对派不择手段抹黑爱国爱港人士

爱国爱港人士回归之后被边缘化,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反对派不择手段抹黑爱国爱港人士,将其标签化和妖魔化,极尽污蔑、污辱之能事,爱国爱港人士被打上“土共”、“左仔”、“保皇党”、“保皇派”等负面标签,反对派对自己则冠以“民主派”、“泛民主派”等美称。反对派在今次特首选举期间,一再强指梁振英是“中共地下党员”,声称香港在经历了“商人治港”、“公务员治港”之后,过渡到了“土共治港”时代。反对派针对梁振英当选特首和到访中联办,掀起港式麦卡锡主义闹剧。激进反对派议员陈伟业提出“反对港共治港”议案,竟然按所交来的原有措辞印载在立法会议程上。

政治伦理颠倒如水银泻地

另一方面,爱国爱港政治伦理的颠倒如水银泻地,既体现在授勋制度和礼宾待遇上,也体现在香港特区政治领域的各个方面。毋庸讳言,回归以来,特区政府管治团队离爱国者治港要求一直存在距离固不待言,就是特区政府每年花费数以亿元计的公帑,设立无数的委员会及法定机构,都是以高薪厚禄酬答西方政客和港英精英,爱国爱港人士却大都被排除在外。其中,平机会、申诉专员公署、审计署、廉政公署、私隐专员公署先后落入现任或退休高官手中,特区政府五大监察机构成为清一色的高官俱乐部,蔚为奇观。2008年特区政府扩大政治委任制度,8名副局长和9名政治助理中,竟有9人持外国居留权,市民对这种视“爱国者治港”原则如无物的做法极为反感。

在特区政府2006年公布的授勋名单中,身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前行政长官董建华在三名获授大紫荆勋章的人士中,竟然排名最后。全国政协副主席享有国家领导人的尊贵地位,董建华之所以出任这一职位,是国家对他为成功实践“一国两制”所作的开创性历史贡献的充分肯定,特区政府有关方面怎么可以一句全国政协副主席“不视为香港公职”,就视董建华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职位为无物?

“打完斋唔要和尚”亵渎政治伦理

在反对派不择手段抹黑爱国爱港人士,以及特区建制对爱国爱港人士“另眼相看”的情况下,新一届特区政府建立爱国爱港政治伦理已势在必然。反对派逼迫梁振英为“避嫌”而对德才兼备的挺梁精英弃如敝屣,逼迫梁振英与爱国爱港精英们切割,逼迫梁振英对自己的人格进行谋杀。若梁振英落入其圈套,与支持他的爱国爱港精英划清界线,“打完斋唔要和尚”,而迎合与重用反对派政客,这是对忠诚者最残酷的惩罚,也是对最起码的政治伦理的亵渎和悖逆,只会自毁长城!

新一任特首绝不能放弃爱国爱港政治伦理,必须激浊扬清,弘扬“爱国爱港无罪”、“爱国爱港光荣”的政治伦理。在组班和用人方面,不应该为避嫌对才德兼备的“拥梁”精英弃如敝屣,或者是“狡兔死,良狗烹;飞鸟尽,梁弓藏;选举胜,功臣弃”,这是对政治伦理的亵渎和悖逆。因此梁振英用人应有大局观念,如果认为“拥梁”的爱国爱港人士一钱不值,而去重用一些有才无德的政客,到头来必然众叛亲离。

避免政治伦理颠倒而导致管治危机

政治伦理问题本来不应该成为问题,因为它是古今中外所有政治集团自觉遵守的共同约束,政治伦理决定社会道德伦理,一旦政治伦理丧失,政权管治的道德基础必然会随之崩溃。然而,回归后的香港没有很好地做到“选贤与能”,由于长期该奖不奖,该罚不罚,用人标准是非混淆,已经处于礼崩乐坏,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的状态,民粹泛滥,政客当道,政府动辄得咎,寸步难行,难以对香港作有效管治。

爱国爱港阵营期望,新一任特首认真汲取教训,树立正确用人导向,让能干事者有机会、干成事者有舞台,不让老实人吃亏,不让投机钻营者得利,形成以德修身、以德服众、以德领才、以德润才、德才兼备的用人导向,努力建立爱国爱港政治伦理,壮大爱国爱港阵营力量。新一任政府具有坚实的爱国爱港政治伦理基础,才能避免由于政治伦理颠倒而导致的管治危机。

责任编辑:刘巧丽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刘梦熊爱国伦理政治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