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从佛解版毛泽东思想谈青年应如何立志(二)

2012-06-26 10:35:04 作者: 韩德强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哲学王的逻辑才能解释党的合法性

提问:现在提倡的军队国家化背后的东西是什么?

回答:军队国家化这件事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跟着民主这个概念来的。国家是人民的,应该是人民民主选举形成的,为人民服务,属于人民,由人民来统治。既然 国家是这样的国家,那军队 当然应该属于这样的国家。军队独立于国家之外,军队属于党,那党是什么呢?党不是人民选出来的呀!党是一个非民主的存在呀!卢梭的想象中,民主必须是直接 民主,通过政党来表达民意, 民意就会被政党强奸。因此,政党政治从头就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

这个逻辑对普通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也是 非常自然而然的。既然,检察院属于国家,公安局属于国家,水利部属于国家,农业部属于国家,难道军队可以不属于国家吗?如果军队不属于国家 ,那不就是意味着国家之外有一个什么机构吗?这样国家不就被某个机构给统治了吗?不就被某个党派给统治了吗?那我们人民还算什么?整个的这套逻辑就叫做民 主,就是民主思想在国家机构 设置上的表达。

但是,问题就在于我们党不会应对、解释。本来就应该说:“国家里面有大民、小民、贵民、贱 民之分。我们为什么要军队由党来领导?因为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党相当于柏拉图设想中的“哲 学王”。只有党来领导军队,才能调节贫与富、贵与贱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如果没有一个公正无私的、为人民服务的、超越于国家之上的党派,阶级与阶级之间发生 冲突了怎么办?那就没法调 节呀。美国这样的国家是富人的国家,军队就是为富人服务的军队。”这样一说,党和军队就都变成了超越于党派之争、超越于阶级之争的为人民服务的工具,道理 也就讲通了。按此逻辑, 美国也必须出现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拥有军队的党。这就叫普世价值。

国务院发言人就没学过这套东西,同时也没有 这个自信。因为这套东西一说,那就得罪美国了。当然,他们可能也确实没有学过这个。因为我们党的最高领导层都受五四运动的影响,五四运 动最根基的就是民主与科学。话语权的制高点在那个时候就让给西方了。所以,“为人民服务”这个口号只能是在中国国内的各个办公大楼上写,而没敢在国际外交 场合去讲。实际上这个东 西完全可以在外交场合讲,这样就把另一套价值观、另一套话语体系带进去了。毛主席时代,我们跟美国在军事实力方面是差一个数量级的,但是用的是这套“为人 民服务”的话语体系,就 能赢得朋友遍天下。所谓的“解放全人类”,那不就是为人民服务吗?那时我们也真的是无条件地支持人家修铁路、修水电站、派医疗队,这都是干什么呀?就是为 人民服务呵!它就是没有边界 的。这就叫“为人民服务的外交”,我们是有这个外交传统的。当我们医疗队派多了,工程技术人员派多了,那人家就有可能说“你们再给我们派几个领导来,行不 行?”你看,这世界不就归 我们领导了吗?这就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为什么现在军队国家化的呼声这么高?首先就是因为党已经不再 主张为人民服务了,本身已经腐败了,成了“富人党”。既然党不为人民服务了,那么军队就应该归国家领导。如果要让党继续 指挥军队,那就只有恢复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且还要切实地做到,这样才可以实实在在地继续领导军队,而不需要军队国家化。假设你做不到,那么军队国家化就 阻挡不住。为什么军队国 家化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因为党丢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人民不相信党了,因此才要军队国家化。

性善论与性恶论

阶级斗争和民主,都基于性恶论。

提问:我听到还有这样一种声音:军队国家化其实涉及到中央和地方博弈的问题,地方好像有一种独立的意识,就是把中央的权夺了,然后自治。有这个可能吗?

回答:有这个思路呵。从逻辑上讲,民主需要人少,人越少民主的可能性就越大。13亿人,分成130个共和国的时候,民主的可能性就大了。因为每个国家都 容易贴近民众了。当13亿人有一个 共同国家的时候,就不容易民主,容易脱离民众。所以民主的思想其实意味着小国寡民,或者说真民主往往需要小国寡民。卢梭当年提倡民主的时候,他的梦想就是 日内瓦共和国。其实那就 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但是因为卢梭离开日内瓦的时间比较早,青年时期就离开了,因此,那里的腐败、黑暗、权钱勾结的事情就都不为他所了解。他实际上是在小 时候留下了一个关于日内 瓦共和国的美好印象,于是就把这个美好的印象幻想成后来契约论中的那个版本。所以,卢梭实际上是对这个世界所知甚浅的一个人,但是,恰恰是这样一个人是整 个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 的祖宗,因为他能最通俗简单地表达下层民众的感情和主张。

中国国内思想界中有一个人很接近卢梭,清华大学的旷 新年。我体会他的心态最接近卢梭,也真的是非常强烈地代表被压迫、被剥削阶级的立场。黄纪苏曾经写过一个话剧叫《我们走在大路 上》,讲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是如何两极分化、道德沦丧的种种问题,但是结束之处所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我们要一起走,我们生要生在一起,死要死在一起,烂 要烂在一起。虽然有种种 问题,但是中国这艘大船我们还是要一起撑过去!”也就是说,黄纪苏讲了中国这艘大船的种种分裂,但最后的结论还是“要一起走,要解决问题。”薄熙来的主张 就是“还是要一起走!”而 旷新年的主张则是:“我们”是谁呀?“我们不是一个人类!”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我们是被压迫、被剥削的,而他们是压迫剥削者。因此我们不是一个人 类,怎么可能一起走呢?这是非 常强烈的底层呼声。当我们说“要缩小贫富差距、反贪污腐败、中国还有希望、还要确保十八大的顺利召开”的时候,他就会说“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跟他们就不 是一回事!”旷新年的这个 思想非常强烈地代表了被剥削阶级、被压迫阶级的直接感受,倒不见得真的能解决问题,但是表达了一种心愿,表达了一种情绪。他可能就会批评我:“你这种人, 往好了说叫‘阶级调和’ ,总是想在不同阶级之间进行调和;往坏了说就是麻痹人民!”旗帜网的很多网友都批评我“改良、投降、麻痹人民。阶级斗争斗定了,就不可能阶级调和!”他们 是这个逻辑。

立足性善论,才能摆脱轮回

提问:这个是不是“极左”呀?

回答:不是“极左”,左它的正宗就是这样的。但我的意思就是:行,可以按照你“正宗的”来。那你准备干啥?你有什么?今天的现实与井冈山时期相比,革命 的可行性确实是要小一点。同 时,你还要知道,我们今天这个政权就是从井冈山来的,一方面它对那套路子熟悉得很,另一方面即使你再上井冈山,还会再一次变质,那就是不停地轮回!为什么 我们今天在这里思考问题? 就是因为我们确实希望不要走进那个怪圈里面,确实希望去理解这样一个变了质的共产党,并争取让它再变回来。你会发现这个共产党只不过是变质了而已,而不是 说她本来就是阶级敌人, 不是这样的!她原本就是我们自己人,只不过贪图享受,只不过贪图特权,只不过贪图安逸,逐渐地就走到了对立面去。她是不是还有可能哪一天就调整回来了呢? 咱“和平演变”她一把行不 行?

提问:如何实现您的这个设想呢?

回答:这其实是要从诸位做起的!因为当初1921年 的那批共产党员,他们要搞革命,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那也不是假的,也是真的;只不过“为共产主义奋斗,同时还要克服私心”这一点, 他们的认识是不够的。今天诸位想要一个美好社会,估计这种愿望也是真诚的;只不过“这个美好社会同样需要克服私心”这一点,你们的心理准备也是不充分的。 如果我们把这一点做好了, 将来就一定能够实现一个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甚至能够实现一个比它美好百倍的社会。而且也不见得说一定得是在“未来”,因为只要你放下私心,就会轻松自 在,那也就先上了天堂了!逻 辑就在这里。这一点跟这个片子中所讲的也就接近了。

提问:这个视频当中提到了“面子”,它跟尊严有什么区别?

回答:问得好!尊严有两类:一类是虚假的尊严,一类是真实的尊严。什么叫“真实的尊严”呢?比如革命烈士陈陈染然被关在渣滓洞监狱当中的时候,人家说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他说 “我不爬出来,我宁愿不要你给我的自由!”这是一种尊严。这种尊严来自于他的内心,别人是拿不走的,也无法诋毁和侮辱。敌人还真的拿他没有办法,因为那种 尊严特实在!还有一种尊严 就是“今天穿阿迪,明天穿耐克,后天穿彪马”,但是这种尊严是外在的。问题就在于:内在的尊严是别人看不见的,而外在的尊严则是别人看得见的。其实外在的 尊严也就是虚荣!我们很多 人都是受虚荣影响的,而且一路上很可能就是被虚荣裹挟着过来的。人一开始不可能没有虚荣,肯定有虚荣。老师表扬你,你高兴吧?实际上那就是虚荣。人不可能 从小就没有虚荣,而且虚荣 很可能还是孩子进步很重要的动力。如果说,孩子跑步时想,“无论是跑第一还是第二,不就是个虚荣吗?”这样一想,就不跑了!那能行吗?小时候,一定是有虚 荣的,因为那个时侯还分不清 现象和本质;而且人也需要靠虚荣去推动自己的成长和进步。但是,问题在于,难道你永远都不长大吗?难道你总是生活在别人的批评和表扬当中吗?那是不行的。 慢慢地就要放弃虚荣,去追求 世界的本质,追求有限的生命和无限的意义问题。这是实实在在的!这个转变是特别重要的,但是这个转变不容易完成。

提问: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得从自身做起,得“灵魂深处闹革命”,得自身先进行革命?

回答:对,把你的面子放下来。这个面子不仅是指吃穿住行的面子,比如你一回到家,父母就说“你怎么还穿着T恤衫回来呀?我可是指望你西装回来的!怎么去 年是一个人回来,今年还是一个 人呢?”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吧?如果你能够放下这个面子已经不容易,因为即使你自己放下了,你父母的面子还有可能放不下。这么多年过来,父母一直都觉得你这 个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结 果你说“要自我革命了”,那他们一定是接受不了的,就觉得“此前的投资不是白费了吗?”在这一关上,父母是不容易过得去的。也就是说,即使你想放下,但是 别人不让你放下,何况你自 己本来也有一点不想放下,于是就觉得“既然别人不让咱放下,那就还是别放下了。”所以,这第一关是不容易过的。

过了这第一关之后,还有其它的“关”呢。比如说,到了学习讨论的时候,同样也会有面子的问题:你的主张被别人认可了,那就很有面子;如果被别人否定了,那就很没面子。这样就把面子 观念又带到新集体当中来了!是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造反有理是西方思想,有理造反是东方思想

提问:刚才看的视频是“佛解版的毛泽东思想”,跟我们以前所理解的马列版的毛泽东思想是不一样的。您觉得这个版本有什么可取之处?

回答:“佛解版”的其实更突出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因为为人民服务思想是一个东方思想,而造反有理思想实际上是一个西方思想。法国大革命的思想、俄国十 月革命的思想,包括中国革 命的思想,其中主要相当一部分是来自西方的。“造反有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实际上是西方思想。西方人在评百年来的伟人时,把毛主席评到很靠 前的位置,指出毛主席最 伟大的格言是什么?就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但是,这个“佛解版”则说毛主席最伟大的思想是为人民服务。这两者实际上是有差异的。也就是说,如 果领导层大家都为人民服务 了,那也就不需要反抗了;当需要反抗的时候,那就说明领导层我们其实都是不为人民服务的。东方思想认为,当领导层不为人民服务时,造反才是合理的,这就叫 “有理造反”。西方思想则 认为人性自私,不可能存在什么为人民服务的领导,因此,只能“造反有理”。

但是,你会发现,“哪里有压迫, 哪里就有反抗”这句话确实比较解气:“明明是贪官污吏,敲碎他的脑袋不就完了,还跟他讲什么道理?还让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那个功夫我早就 干掉N个贪官污吏了!”但是,解气的东西不是能够根本解决问题的,而能够根本解决问题的可能就不太解气。问题就在这里。

提问:刚才听了您所讲的,觉得我们这个人体其实就是个共产主义。你看,我们吃的东西并不是为了哪一个细胞,而是为了整体的细胞共有,血液对于所有细胞的分配原则也是按需分配,而 不是按劳分配。

回答:说得很好!人体就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的血液分配机制就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头并不因为自己高高在上就去蔑视那个脚,脚也并不因为自己辛苦就去埋怨那个头。它们实际上 是有分工的。人体是一个小宇宙,是六千亿个细胞的小宇宙,是一个小共产主义。

承认差异与分工,但拥有共同的目标和追求,这才有可能成就共产主义。相反,不承认差异与分工,追求绝对的平等和自由,就只能导致自由地弱肉强食。前者是 东方思想,后者是西方思想 。有人说,西方也有主张利他主义的,东方也有主张自私自利的。对,东西方思想的差异是相对的。说“东方思想”是说东方的主流思想,主张利他主义,主张和谐 合作。说“西方思想”是 说西方近代以来的主流思想,主张恶是推动历史进步的杠杆,欲望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人类社会只能以恶制恶,不可能靠道德自律利。

古希腊时期的西方,罗马帝国时期的西方,中世纪基督教时期的西方,并不是同一个西方。所以,西方也是有其漫长历史的,并不是一个均质的、无差异的西方, 而是一个有丰富差异的西方 。罗马帝国就是弱肉强食,那个西方就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完全强调为强者服务,所到之处不是杀掉你,就是把你俘虏作为奴隶,你只有这两个出路。罗马帝国 的铁蹄所到之处和成吉思 汗是一样的,实际上就是一个野蛮国度,是没有文化的,也没有什么道德理念,只知道“我打败你,你就是我的;如果你反抗,那就把你杀掉,或者是你把我杀掉也 行。”

罗马帝国之前是古希腊文明,古希腊文明与罗马文明相比还是要好一点,因为它是一个农耕和商业文明。雅典就是个商业文明。这个经商 的群体怎么处理公共事务呢?那就是一人一票。逻辑就 是这么过来的。但是这一人一票不包括奴隶、女性和孩子,因此这个民主其实还是那些有影响力、有家产的那一部分人的民主。但是它也有一个问题:一部分人掌握 着权力和财富,因此就不 太想死,也不愿意打仗。比如,斯巴达要入侵雅典的时候,雅典内部就出现两派:富人的意思就是说,“斯巴达人来了之后,还不是要有人帮助他统治?那咱就当 ‘雅奸’呗!”也就是说,当 “雅奸”是能够活下来的,如果跟斯巴达对抗,那很可能是要死的。因此,那些富人主张投降。大家听说过《三国演义》的故事吗?当曹操要南征吴国的时候,吴国 内部就分成两派,一派是周 瑜和鲁肃,主张抗击;另一派是张昭这一派,主张投降。最后,周瑜他们是怎么说服孙权的呢?他们就跟孙权说:“张昭他们投降了之后还可以继续当大地主,可是 你投降了之后能当什么?你的 头恐怕是保不住的,所以你只能抗击魏国。他们倒是可以投降。我们现在本来也可以投降,但是愿意跟你一起抗击。”这样孙权就被说服了。所以战争一起来,富人 倾向于投降。今天南海、 东海的事件,是不是也体现出一个问题:富人倾向于妥协投降,喊打、喊杀的是我们这些穷人。千百年来这个基本道理是没有多少变化的。

当雅 典进行投票的时候,又都是那些富人拥有投票权,所以富人们就决定“算了,咱甭打了。”于是,雅典就分裂成两个雅典,主战的雅典和主和的雅典。当主战派和主 和派议论不休的时候 ,军队就不容易动员和组织,就缺乏统一的意志。军心必须统一,军心一旦不统一,士兵就没法服从命令。当是“战”还是“和”不定的时候,两军相争勇者胜。那 斯巴达可是统一的,说要 打雅典那是没商量的,结果雅典就被灭了。雅典灭亡之后,柏拉图,他当时就是一个重装士兵,他就感觉到很被动,觉得“我热爱的祖国怎么就是这德性呢?”他深 刻地检讨了一番,认为问题 就是出在民主制度上;当然更深层次的问题就在于人人利己,只要人人都是利己观念,那就一定分裂。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国家不是利己主义呢?如果要让所有人都不 利己,这在柏拉图看来是挺 难的;但是至少可以让执政者不利己,就像片子中所讲的党员干部要不利己,要为人民服务。普通人是可以为自己服务的。当党员干部为人民服务的时候,这个国家 就已经非常好了,人民倒是 可以“不太为人民服务”的。柏拉图其实就是这个思想,这个思想就叫做“哲学王”,就是希望出现一些从全局、从长远来考虑问题的人。

提问:“哲学王”不是一个专制的概念吗?

回答:当初就没有“专制”这个概念,因为它是跟民主相对应的,如果民主是绝对的好,那么专制就是绝对的不好。可是在柏拉图的思想里面,民主就不一定好,而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在柏 拉图归纳的政体演变的六个阶段里面,民主其实是属于那个比较不好的状态。

我们今天其实很难理解,民主怎么可能是比较不好的状态呢?“老百姓当家做主有什么不好呢?甭管是什么三权分立,多党轮流执政,还是人民民主专政,我们都 要民主。西方说要民主,我们 中国也没说要独裁呀!我们也说要民主,民主是一个不可置疑的词汇。”但是,这里的主要问题就在于:它假设“民”是一个均质的、无差异的民。如果真的是这 样,那么我同意,民主一定是 好的;而实际上我们现实生活当中的“民”,是有大民和小民、强民和弱民、富民和贫民、贵民和贱民之分的。现在还有“屁民”,而屁民的对立面是“屎民”。为 什么叫“屎民”呢?所谓“ 屁民”的意思就是没有分量,那屎总是有分量的吧?当那些人说老百姓是“屁民”的时候,你知道他们是谁?其实就是“屎民”,有分量、有臭气的民。

当这个社会当中有种种“民”的时候,你就需要去思考,所谓的民主到底是谁做主?是“屁民”做主还是“屎民”做主?是贫民做主还是富民做主?是贱民做主还 是贵民做主?这就是个极大的问 题。那些富民、贵民就极有可能伪装成“民”来替我们做主,而他一旦替我们做主,制定的游戏规则就对富民和贵民更有利。最后,按照民主的游戏规则,我们的钱 却又都跑到他们那里去了! 但是,人家说,这就是民主,这叫宪政民主!美国的老百姓就有这个感受:他们明明知道这个国家不是自己的,但是人家却又非说国家是属于大家的,因为四年一 次,自己还去投票了。至于说 选出来的那个总统是奥巴马还是“奥巴牛”,其实跟自己都没有关系。但是,一旦自己投票,那就确认了制度的合法性。最后就相当于是“股市风险莫测,请君谨慎 入市”,当你遵守了他的 游戏规则,就等于是开了一个账户,最后即使是把钱赔光了,那人家也会说“这是你自己认可的!”因此,民主制度下就有一个特点,就是即使你死掉了都不知道怪 谁。如果是专制,那就知道 该归罪于慈禧还是乾隆,反正是他们害死的,也就是说专制是“冤有头,债有主”的;可是民主却是“冤无头,债无主”,它跟市场经济是一个道理。因为那是大家 说了算,最后你死了就是活 该,而且你也是认可那个游戏规则的。

这就是民主这个概念的悖论。它的出发点本来是为人民好的,这一点我再一 次予以确认!因为民主这个概念的提出者是一个穷人,是一个外国人,是一个边缘人,他就是卢梭。卢梭来到法国, 实际上是一个流浪汉,他没身份、没地位,又不被主流认可,但是他又有知识、有文化,因此就特希望要平等和民主。他的《契约论》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其主观动 机绝对是好的,我不加丝 毫质疑。只不过他把“民”想象得太好,不知道富人可能会混进他所谓的“民”里面,打扮成“民”,一样来跟你做主,这样你就死定了!这个就是不懂辩证法。辩 证法的逻辑就叫“物极必反 ”。当你以为民主真好的时候,它物极必反,有可能变成“真不好”。

跟着而来的就是专制。我们都认为专制不 好,独裁不好,对吧?可是按照物极必反的逻辑,它也可能好呵!比如毛主席,我们固然认为他好,可是就有人认为他专制独裁。他独裁没有?看来是独 裁了。他专制没有?看来是专制了。毛主席也并不避讳这个问题。建国初期有很多民主党派批评共产党专制独裁,毛主席说:“先生们,你们说对了,我们就是独 裁。我们对敌人独裁,对人民 民主!”他这个说法是很有底气的。今天如果有人指责总书记独裁,他就会辩解说:“没有呀!你看我哪里独裁了?”这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于是,人家就会接着 说:“你这里独裁了,那里也 独裁了。”他就会说:“那我赶紧改正。”结果就失去了主张,失去了主见,让出了国家权力。

“独裁”这个词 是西方对我们进行批评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词汇,我们总是要在西方面前辩白“我们不是独裁的,我们是民主的。”你越是这样辩白,人家就越是抓住你进行指责;如 果你说“我 就是独裁,你们的民主才不好呢,你们看,民主有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这样我们就掌握了话语的制高点。如果你先认定民主是好的,独裁是不好的,你就失去 了话语的制高点,那就输 定了。如果你说“我们就是独裁,是为人民独裁。我们这个独裁者没有私心,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应该这样做,你们也该这样做!如果 你们美国也这样做了,那也 就和谐了。”假设我们是这样说的话,那我们在外交场合就拥有主动权了,就拥有了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和解释权,就可以批评他们了。这就叫软实力,这就叫文化自 信,文化自觉,文化自强 。

美国人当然不相信了。人,怎么可能为人民服务呢?怎么可能扬善抑恶呢?那我们就可以告诉他们:“如何才能为 人民服务呀?那就得从小立志为人民服务。像你奥巴马这样的,就不行呀。”那 他马上就得来取经了。这样就会使得他们非常被动。然后我们就告诉他,民主也有民主的问题,什么“富民、贵民、大民、强民”欺压“贫民、贱民、小民、弱 民”,这套逻辑就出来了。他 们会辩解说:“我们这是民主还不够完善。”那我们就告诉他:“怎么样才能完善?就是要让这个社会没有富民、贵民、大民、强民,让人人都没有私有财产,财产 都公有化,这样就可以有真 正的民主。所以,你们美国还是消灭私有制吧!”也就是说只有消灭私有制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保留私有制怎么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你这样一说,他们就晕了。

不要小看了语言,语言是极其重要的东西,语言背后跟着的是行动。言行一致,东西方都欣赏。如果我们的为人民服务做得不好,那我们就承认:“是的,我们的 确是有贪官污吏,我们正在 改进,正在惩处贪官污吏。但是你们也得改进!”这样就打平手了,甚至还有可能已经占据制高点了。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去论证到底是为人民服务好,还是为人民币 服务好。这样,人民币就国 际化了(开玩笑)。

责任编辑:zoushicheng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毛泽东思想青年解版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