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谢国忠:世界正在走向通胀危机

2012-06-18 14:33:35 作者: 谢国忠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债务危机源于以不断借债掩盖结构性问题。紧急财政救助最终将导致央行债务货币化和高通胀,令世界继续动荡。

美国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和西班牙迅速蔓延的银行危机可能会催生更多货币刺激计划。美联储可能会在夏天推出以别的名称命名的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欧盟可能会向西班牙的银行系统直接注资。这可能会在短期内引发市场的乐观情绪,但无法解决困扰全球大多数经济体的结构性问题。

债务危机源于以不断借债掩盖结构性问题。债务转滚只能缓解表面症状。金融市场 不会将更多的钱投入到不可持续的经济模式里。因此,紧急财政救助仅仅意味着债务转移,最终将导致央行债务货币化和高通胀,以及财富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再分配,令世界继续动荡。

全球化降低了国家影响民众收入的能力,因此,住房、教育、医疗和福利这类相对固定的成本就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只有当一国这类成本与其生活水平相匹配时,金融市场才不会有顾虑,才会愿意转滚其债务并投放更多的信贷。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政策无济于事。

近来,石油价格的下降使通胀有所降温。这给了各国央行再次采取行动的借口。全球通胀趋势仍然很高,发达国家通胀率在3%左右,发展中国家的通胀率是其2倍。通胀率在接下来的货币刺激后将会大幅激增。世界正在走向通胀危机。

欧洲乱局

希腊将于6月17日重启选举。如果它退出欧元区,可能会导致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银行挤兑。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市场将会持续动荡。

西班牙的新一轮危机是欧洲央行解决上一轮危机时种下的苦果。欧洲央行向欧元区的银行以1%的利率分两批借出了三年期1万亿欧元, 如此巨大的数目在短期内让市场相信了欧元区银行系统不会出现流动性问题。因此市场压力有所减弱。但是,流动性不会改变欧元区银行杠杆率过高、资本疲软的事 实。很多银行在技术上其实已经破产了。当市场发现脆弱的西班牙银行用这些钱来购买其政府债务时,西班牙近来平静无波的表象随之破灭,金融风暴随之而来。

银行挤兑可能会引发欧元区的大崩溃。2009年危机发生后,希腊银行存 款减少了30%。有迹象表明西班牙也正在发生银行挤兑。其银行存款在一季度降低了230亿欧元,4月减少了320亿欧元。如果储户的挤提行为令银行难以招 架,银行就必须向欧洲央行借钱。如果这一形势蔓延,欧洲央行就要负担整个欧元区银行体系的债务,这意味着欧洲的债权国要为整个欧元区银行体系的3.2万亿 不良贷款负责。鉴于这一后果,德国会阻止欧洲央行继续借贷,这将迫使西班牙等国关闭银行,阻止民众挤提存款。

欧 元区很快就将不得不对西班牙银行施以援手。Bankia是西班牙最大的政府银行,近来要求190亿欧元的额外援助,这引发了当前这轮恐慌。西班牙银行系统 2009年对房地产行业的敞口高达1万亿欧元,超过了GDP,西班牙房地产市场自此崩溃。根据其他有过房地产泡沫国家的经验,西班牙银行系统的损失可能达 到上万亿欧元。债券市场不会借给西班牙这么多钱。外界援助是必要的,但这将耗尽欧元区国家近年筹集的全部救援资金。西班牙银行危机现在处于危机的中心,比 希腊更棘手。

意大利正在再次推动发行欧元债券。欧元债券允许陷入困境的经济体以德国的 利率借贷,跟从德国直接借钱没什么差别,这将使得西班牙可以救助其银行体系。迄今为止,德国仍然反对欧元债券。过去,欧元区的救助力度仅限于让市场归于平 静,这次可能也是如此。德国可能会同意用当前的国家救助资金来救助西班牙的银行系统,数目应该足够大到让市场归于平静,但不足以永久解决西班牙银行危机。

希腊的债务重组计划将其债务账面价值削减了50%,净现值减少了70%。这是近年来最大的一次主权破产。显然,重组条件无法令希腊民众满意,他们在上个月投票反对政府实施这一计划。

6月17日的希腊议会选举可能不会组成政府,这就要求再次选举。如果支持留在欧元区的政党当选,那么危机可以暂时缓解;如果反对留在欧元区的政党组成了新一届政府,我相信,它们将会重新对重组计划的条件展开谈判,但是,可能不会另起炉灶,否则代价太大了。

希 腊存在基本赤字,亦即除了还本付息,其支出超过收入。如果对重组计划做出较大改动,希腊就不得不发行货币来支付这些差额,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本国 民众)会向其提供信贷。希腊的储户们一直忙着从银行提取存款,如果新政府有意退出欧元区,提款将益发加速。因此,当希腊准备发行自己的国家货币时,可能不 会有多少银行存款留下来转换成德国马克。没有银行存款的基础,大举发行货币将导致超级通胀。政府必将随之垮台。

当前的重组计划将使希腊获得资金流入。如果拒绝这一计划,希腊一定是疯了,因为它想要更多,并且已经失去了一切。

美国乏力

美 联储一直表示,如果经济复苏缓慢或趋势逆转,将考虑实施更多的刺激计划。近来的数据就符合其标准,更多的刺激计划只是时间问题。一个简单的猜测就是它将实 施更多的扭转操作(Operation Twist)。去年9月,美联储推出刺激政策,将国债从短期转为长期,压低长期利率。但其影响有限。最近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5%。压低10到20个 bps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美国企业正在创造新的现金记录。只有投资才会降低失业率;只有看到未来的需求增长而不是利率降低,企业才会投资。由于破产,美国家庭部门的债务比高峰期下降了5%,但仍然超过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10%。这个水平很高,即使利率降低,也不会启动投资与消费之间的良性循环。

美联储只有通过美元贬值促进股市,才能在短期内改善美国经济。美联储在美元指数上升到82之后就表示担忧。美元现在已经升到了最高值,美联储可能早已焦虑不堪了。欧元危机会把美元推得更高,这对美联储来说可能是无法接受的。美国股市已从最近的高值下跌了10%。美国将极大地依赖于消费者的消费愿望。美联储的模型可能表明股市被低估了。这两点都表明美联储将很快启动新一轮刺激政策。

美联储这次需要有新的措施才能产生较大影响。比如,购买抵押票据就是一种可能。在将政府票据长短期利率压低到接近零以后,还必须要缩小非政府借款人的信贷利差以放宽金融条件。大多数政策观察家仍然觉得这样的政策是不可能的。我怀疑美联储已经准备好了让大家大吃一惊。

尽 管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可以短期见效,并帮助奥巴马再次当选,但不能解决美国的结构性问题。美国经济仍在增长,其他发达国家很少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美国 的预算赤字高达1.3万亿美元,占GDP的8.5%,可能会对美国经济稳定造成威胁。赤字主要来源于高昂的医疗支出,占GDP的18%,是其他发达国家的 2倍,其中一半是由美国政府支付。不把医疗成本降下来,美国的经济问题就不会结束。美国的政治体系已经显示出无力解决医疗成本危机。

刺激无效

全球化大大缩小了国家管理经济的空间,降低了个人收入与其环境之间的关联度。跨国企业打破了国家层面的供求关系。在当前这个相互连通的世界里,跨国企业可以在世界各地任意转移办公室里的工作。

国家没有能力控制收入,就必须控制支出,使其和收入相匹配。如果收支差距不断扩大,国家必将受到金融市场的惩罚。救助只会延误必要的调整。

很 多著名经济学家都相信刺激政策的作用,在当前失业率如此高的情况下更是如此。理由是,如果政府扩大需求,政府支出将会变成某人的工资。就业者支出的乘数效 应给经济带来的好处将会超出政府支出的成本。但此观点没有把全球化所导致的需求缺口考虑进来。如果政府扩大需求,就业者就不是以真实的成本就业的。成本失 调越严重,需求缺口就越大。很难通过刺激需求来隐藏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货币调整可能使一国的成本与其竞争力相匹配。欧元区现在危机重重,原因就是其成员国没有自己的货币。但如果货币贬值导致通胀以及真实成本再度回升,那么它在长期来看就是徒劳的。大多数不实施结构性改革而只采取货币贬值政策的国家都以难逃脱这种命运。

重 新恢复竞争力需要有效地调整生活成本。住房、医疗和教育这类相对固定的成本大约占一个典型家庭支出的一半。如果这类成本过高,就很难通过货币贬值提高竞争 力,因为通胀将会导致对工资的需求上涨。德国在控制上述三类成本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同时还降低了工资,延长了退休年龄。对于发达国家来说,德国应当是它们 提高竞争力的榜样。

(作者为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财新网-新世纪
相关推荐: 通胀危机世界谢国忠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