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何怀宏:政治家的责任伦理

2012-06-13 21:00:3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政治伦理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政治制度本身的伦理;一是制度中人的伦理。所谓制度,也可以说就是有一套实力和观念支持的持久的、不断在重复实践的、人们可以对之有合理预期的规则。这些规则本身可以具有道德涵义。政治制度是所有制度中最重要的,构成社会基本结构的主轴。制度固然也是由人的活动构成,但“制度本身的伦理”强调的是对制度的总体判断,是综合了所有人的活动的,且所着眼的是那种规律性的实践。而“制度中人的伦理”则是着眼于一个个的人。一个人会负载多种身份:自然人、社会人、经济人、还有政治人等等。其道德要求或追求都是可以做出一些区分的。而我们这里所强调是作为制度中的人的伦理,当然,主要考虑的是作为“政治人”的伦理。
    

之所以要特别区分“制度本身的伦理”和“制度中人的伦理”这两者,一个原因是因为制度更基本,更优先:制度常常决定了一个人活动的道德性质、范围和可能性;依赖于个人——哪怕是很聪慧的一个人或一批人,常常不如依赖一种看起来有点笨拙的制度,除非这个人的最聪慧之处就在于他还着手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稳定可靠的符合其理念的制度。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两者还常常不一致,对制度的道德判断常常不同于对人的判断,两者甚至完全相忤:个别政治领袖乃至一个群体有可能是人格上相当高尚的,但其所创建或支持、或者所依托的制度却可能是不公正或不合理的。于是,这个政治家或群体就成了一个相当具悲剧性的角色。相反的一种情形则更常见,这在黑格尔所说的“理性的狡计”、或王夫之评论秦始皇建立郡县制度时所说的“天假其私而行其大公”的评论中可以见到。
    

而作为“政治人”的伦理大概也可以分为两个主要的方面:一是作为政治社会成员的义务,在现代社会也可以说是“公民义务”;一是担负一定政治职务、掌握比一般政治人更大的权力的人的义务,其高层可以说是政治领导人、政治家的伦理。这样,掌握权力者就除了承担一般的公民义务之外,还需承担更多的由权力引出的责任,且这种责任与权力的递增成正比:权力越大,责任越重。
    

讨论政治家的伦理一般都绕不开韦伯所说的“责任伦理” (ethic of responsibility),我在此也想从它展开。我在此关心的主要问题是:韦伯所说“责任伦理”最重要的含义是什么?这种含义对政治家来说是否合适或已经足够?在韦伯提出来作为对照的“责任伦理”和“信念伦理” (ethic of conviction)之外,是否还可以有另外的选择或补充等等。
    

政治家的伦理涉及到对政治行为的抉择。我们设想一个完整的行为过程可以区分为:1、行为者的意图(目的)——2、行为本身(手段)——3、行为的结果(它可以作为一种预见而预先存在与行为者的目的或意图之中)。政治行为常常意味着多个人博弈、多种意图互动的过程和影响到千百万人的结果。一般而言,尽管政治行为会影响到许多人,其最初的意图和直接行动却是由很少的政治家主导的。在此我们主要考虑少数政治家的“意图”和“行动”和对大多数人影响的“后果”。
    

在我看来,韦伯所说的“责任伦理”主要是指一种事先的行为选择,是自我的选择甚至斗争,和事后的对他人的动机论和效果论的评价不同,履行“责任伦理”最重要的就是要顾及后果或至少可预知的后果,这样,就要选择恰当的手段行事以达到或避免这后果。而韦伯所界定的“信念伦理”就是指主要考虑意图,而且常常是终极的意图、理想或信念而不管后果或不计成败。 
    

责任编辑:苏雪杉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相关推荐: 政治家责任何怀宏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