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赵树凯:充分相信农民是搞好村民自治的基础

2012-06-11 21:54:00 作者: 赵树凯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民众的民主素质和要求在提高,民主的能力在提升,所以民主一定会往前走。如果国家的制度供给不能同步跟上,肯定要起冲突,出问题。当然我们可以说制度已经完备了,民主的领域也增加了,但还是存在一个平衡的问题。如果人们民主的愿望、要求、能力提升得很快,但制度进步得却很慢,肯定还是要出问题。现在民主力量在成长,民主要求在提升,但政府在制度上的有意识的调整却偏慢。通常是到了出问题的时候,才想到需要完善制度。这是我们现在制度建设面临的一大挑战。

村民自治的问题在于政府干涉了过多的自治事务

记 者:我国的村民自治带有明显的国家推动特征,从村庄内部动力来看,农民是否具有强烈的自治愿望,其动力来自哪里?

赵树凯:村民自治的动力来自农村基层社区的需要,农民有表达利益、维护利益、改善生活的需要。农民有利益需要,就希望能参与到公共决策中来。比如,土地如何承包,农民需要参与,撇开他们只由干部来定或由国家来定都不行。而且基层的公共服务,像水利建设、电路改造、宅基地分配等问题,农民也都希望能参与,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由此,农村基层社区就需要一套机制对各种利益要求加以协调、整合,维持基层社会的秩序。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中国的基层民主被称为国家主导型的民主,准确地说,其实是国家对农民的需求做了呼应,从外部供给一些制度安排、规则设计。这两个方面是相互匹配的,村民自治不是农民没有需要由国家强加给农民的。从村民自治制度的发生和发展过程来看,这套制度实际上是农民根据自身的要求进行的创造、最后被国家政权加以认可并推广的。

当然,国家在供给规则的时候也存在一些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国家把好多属于自治范围内的事情当成了行政管理的事情,过多地干预了自治事务。比如对村干部的管理,应该由农民来做,但现在村干部的工资制定、考核评价等,都是政府在做,村民没有多少发言权。再比如,县乡政府给村里派了很多活,又是达标,又是考核,很多都和农民无关,但政府逼着农民做。国家干预了过多自治的事务,引起农民的反感,于是,农民在拒绝这些东西的同时可能把一些不该拒绝的也拒绝了。比如有些政策、法规的落实,像计划生育,有些人竞选时就许诺说自己当选后就不搞计划生育。这种例子有很多。

记 者:政府的干预是否可以说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毕竟很多人对农民的自治能力并没有信心。如何看待中国农民的自治能力?

赵树凯:自治是要分层次的,有社区自治、村庄自治、村民自治,还有乡镇自治、地方自治。美国的民主就是从乡镇自治发展起来的。日本是地方自治,日本有市、町、村三级自治单位,互不隶属,都是向下负责。日本的这种自治制度是明治维新之后不久就发展起来的,而美国的自治则要更早。我们到今天难道连个村庄自治都做不到?中国老百姓不会笨到这个程度。这是从国际经验来讲的。

从现实情况来看,农民也是完全有能力的。自治本身和文化程度没有太大关系。在村里谁当干部能公平一点,不需要有多少文化也可以判断出来。村里的那些事,像修条路、修个水渠、宅基地该怎么分,村民是完全能够做出正确判断的。从历史上看,早在土地革命、土地改革时,农民就有很高的觉悟,现在更应该有。村民自治,首先是相信不相信农民的问题。不能用农民素质不够为不搞民主或者把民主层次压得很低找借口。

这也正呼应了韦伯所说的,一国政治落后不是其民众落后而是其精英落后,而精英落后的突出表现就是不断指责“民众落后”。我们不能用农民的自治能力不足来合理化政府的微观干预。政府的责任是通过提供法治规范和制度保证,以确保村民自治能够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