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赵树凯:农民“新命”(4)

2012-06-11 20:13:00 作者: 赵树凯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国农民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农民问题在中国的解决,就是中国农民的终结,也是中国农民“新生”的开始。 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中,借用黑格尔对人和历史的理解,认为自由民主制的社会使人获得了普遍的相互承认,人们“被承认”的需求获得充分满足,历史已达至目的地而将不再发生变化。作为中国农民,他们真正“被承认”的需要将怎么实现?这对于更宏大的中国社会和中国政治又意味着什么呢?这正是我们的研究关键所在。

从公民权利到政治权利

现代民主国家的社会基础是“公民”。“公民”是无所谓乡下农民、或者城市市民的,公民在制度面前是平等的,他们具有平等的发展机会和选择权利。

在中国,农民“公民身份”的追求体现于改革开放以来,追求经济发展和富裕生活的自由权利。从最初的“盲流”“遣返”“民工潮”,到现在的“民工荒”,他们用辛勤的双手实现了经济地位的改变和自由。不可否认,逐步健全的城乡社会福利体系对农民参与和分享社会发展成果提供了可能。然而,这种缺乏以政治权利为基础的“赐予”式社会身份权利,是存在问题的。为什么城市政府更在意自己治下市民的教育、住房和养老等问题,而农民工子女流入城市却无法获得与城市市民平等的教育,农民工住房条件无法保证,养老保障迟迟难以全国流动??因为,对城市政府,农民既无法用手投票,也难以用脚投票,在现有的制度框架下,城市政府的政治合法性和政绩评价并不来自这些人。而个体的、缺乏组织性的农民无法通过既有的利益表达渠道去反映和传输自己的正当利益。政治权利的缺失是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

可以预见,争取和维护政治权利,进而保障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将是未来农民发展的方向。实现政治权利,如果没有妥当和良性的渠道,激烈的斗争和博弈将不可避免。一般来说,“权利的获得总是斗争的结果”。农民正在觉醒,他们在与既有制度的拉锯战中实现着从传统“农民”到现代公民的转变。这种历史性转变,正是我们期待的“农民新命”。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