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曹久强:官僚集团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2)

2012-05-17 15:28:0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今天中国社会有很多种矛盾,其中官民矛盾是最为瞩目的,也是很多人对于今天中国不满的一个重要根源。是的,我们说到今天中国工人与老板的矛盾是主要的,很多人就会不同意。在他们眼中私人老板养活工人,给工人发工资,尽管还有些血汗工厂,但是,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合理的。毕竟老板养活工人,对工人苛刻点也是正常的。而且在他们眼中,血汗工厂也似乎是少数,即使存在,也是政府的错误,谁要他拿着纳税人的钱不进行严格监管,反而充当一些血汗工厂的保护伞。所谓的猫鼠同眠就是这个现实。

 

毫无疑问,他们的子女与自己都是在公有制企业上班或者曾经在上班,然后转变为官僚,这也不是又印证了一个时代的官僚总是与一个时代的最强势经济力量是一致的吗?当今中国最大的经济力量就是公有制,居于主导地位。这就是中国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他们这些官僚私人身份的切换,也正好说明了,映证了这一点。虽然他们这种裙带关系让人不满,毕竟没有自己开办私人企业,这才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要是他们不是裙带关系当国企高管,说不定就去自己办企业,当私人老板去了,这才是最不幸的。要是这样,那中国才真正出现了官僚资产阶级。

同时,我们要看到当前中国政府的腐败是社会主义处于初级阶段不成熟造成了,社会机制不健全造成的。世界近代史来看,每个发达国家都经历过这样一个混乱,腐败严重的时期,是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得到抑制。这就是说,一定时期官僚内部的腐败具有一定的时代必然性,并不以我们的人为意志为转移。在后面,不断完善机制,抑制腐败就行了。

对于现在国企掌握在少数高干手中,似乎成了他人的私产。但是,要看到国企改革从来没有停止过。要是他们的私产,他们还会进行国企改革吗?我想是不会了。而且国企法律上还是公有制,从来没有成为他们私产,这种私产并不是现实,而是可能。而且随着政府换届不断进行,高干子弟也是在轮换,他们说到底是高级工人,有着特殊关系的高级工人。一定任期到期,他们就得滚蛋。

因此,官僚不是一个独立阶级,也不具有独立的经济形态,更不是一个社会最为主要的矛盾。如果一个社会把官民矛盾当作最为主要矛盾,这就是在转移人民的视线。就好比把奴隶社会奴隶主对于奴隶的残酷剥削与压迫视而不见,而鼓吹社会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一样,这种否认阶级存在,无视一个社会民间中最为广泛经济力量对于社会另一部分人的剥削与压迫,这种做法无疑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因为,我们知道,罗马帝国要不是内部奴隶不断起义,奴隶不断消极怠工,从内部削弱了罗马帝国的实力,那么外部蛮族以及政府腐败等问题都不足以导致罗马帝国覆亡。中国历代封建王朝不是因为土地兼并,过分集中,从导致农民起义,任何政府腐败问题也都不足以导致历代王朝的覆亡。

因此,冲垮一个政权的从来不是政府腐败,政府腐败,官僚堕落最多是一个原因之一,从来不是最具有决定性的力量。对于社会最具有决定性的力量还是来源于覆盖全社会的经济力量本身的对立与冲突,也就是那句老话,来源阶级矛盾。

从这点上来说,当前中国最为激烈的矛盾不是官民矛盾,相反是最近十多年,极右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盛行,大量的公有制被私有化,而且被不公平的私有化导致了社会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工人与私人老板矛盾开始明显显露出来。伴随着私人企业遍布几乎社会经济领域,这种矛盾凸显出来。而官民矛盾只是这种矛盾激化的一个附带品。但是,国内的那些先生们从来是不承认这点的,他们掩盖矛盾的方法就是把人民的视线引向另一种矛盾。

那么,社会主义国家,他们不满政府对于他们的限制,又害怕大家明白他们与工人的矛盾。于是,社会主义官僚就成为最容易实现他们这个转移目标,实现他们一箭双雕目的的绝好对象。

我们知道,即使在最伟大发达的美国,官民矛盾也不是不激烈。但是他们的私人媒体从来不把问题引向他们的制度与政府,而是引向与他们竞争的政党。因为他们可以说一切恶不是政府制度与本身的错误,而是政党的错误。这样就能巧妙移开视线,打击自己的竞争对手。这也是他们理想中的一箭双雕的好办法。

所以,那些认为中国是资本主义,是权贵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人,你们错了。中国是社会主义,一个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不成熟的社会主义而已。官民矛盾就是社会主义不成熟状态下加上私人企业遍地引发的综合症。

当前,我们要警惕的是,政府内部一些人,拿着权力自己暗中开办私人企业,或者接受私人企业老板贿赂,为私人老板代言,或者私人老板自己入党,进入权力阶层。这些是需要注意的。一旦人大代表,党的中央委员私人老板占据大比例,或者被私人收买的人大与中央委员占据大比例,那个时候,中国才会变色,那个时候官僚资本主义才会到来,权贵资本主义才会到来。现在有危险,还没有实现这个转变。

来源: 四月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