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曹久强:官僚集团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

2012-05-17 15:28:0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今天中国社会有很多种矛盾,其中官民矛盾是最为瞩目的,也是很多人对于今天中国不满的一个重要根源。是的,我们说到今天中国工人与老板的矛盾是主要的,很多人就会不同意。在他们眼中私人老板养活工人,给工人发工资,尽管还有些血汗工厂,但是,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合理的。毕竟老板养活工人,对工人苛刻点也是正常的。而且在他们眼中,血汗工厂也似乎是少数,即使存在,也是政府的错误,谁要他拿着纳税人的钱不进行严格监管,反而充当一些血汗工厂的保护伞。所谓的猫鼠同眠就是这个现实。

在今天中国社会有很多种矛盾,其中官民矛盾是最为瞩目的,也是很多人对于今天中国不满的一个重要根源。是的,我们说到今天中国工人与老板的矛盾是主要的,很多人就会不同意。在他们眼中私人老板养活工人,给工人发工资,尽管还有些血汗工厂,但是,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合理的。毕竟老板养活工人,对工人苛刻点也是正常的。而且在他们眼中,血汗工厂也似乎是少数,即使存在,也是政府的错误,谁要他拿着纳税人的钱不进行严格监管,反而充当一些血汗工厂的保护伞。所谓的猫鼠同眠就是这个现实。

对于很多人来说,不仅痛恨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腐败等等,也痛恨国企的高管都是一些高干子弟,说什么巨额的国有资产成了少数人的私产。所谓国家资本主义,官僚资产阶级就是很多人对于当前中国的判断。似乎这些官僚集团成为当今中国的最大利益集团。

在此背景下,很多学者都是认为,当今中国最大的矛盾是官民矛盾,是少数官僚资产阶级对于大众的剥削与统治。于是,在很多人看来,官僚似乎成了一个独立的阶级,创造了一个独立的经济形态。因为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中国是什么社会呢?大家否认了社会主义社会,就只能归结于官僚权贵资本主义社会了。

这种判断我觉得是有问题的。尽管很多人指出的那些现象确实存在,但是,现象下面的本质却并没有像他们指出的那样。

在我看来,官僚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也不可能具有独立的经济形态。因为,官僚不是今天才有,自从人类建立了国家之后,官僚就诞生了。奴隶制国家有奴隶制国家政府中的官僚,封建国家有封建政府中的官僚,资本主义国家有资本主义政府的官僚,社会主义国家也有社会主义政府中的官僚。如果,官僚是一个独立的阶级,那么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再说了,在以往哪个社会不是官民矛盾激烈呢?今天我们把中国的问题不是归结于私有制,正如奴隶社会不会把社会的问题归结奴隶制,封建社会不会把社会问题归结于地主土地制度一样。因为,不管是什么时代的政府,都是社会的公共权力机构,作为运作政府权力的官僚都是掌握着公共权力。这就是他们本身能够激起全社会对于他们不满的根本原因。正所谓身处怀疑之地,要让别人不怀疑自己就很难避免了。于是,身处于公共权力机构当中,既没有表现出圣人般的人格魅力,又拿着国家巨大的权力,谁都难免被别人认为是贪官污吏。于是,官民矛盾从来就是激烈的。对于中国来说,虽然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公有制没有成熟,私有制遍地。自然大家不会对公有制辩护,于是,给私有制辩护就是民间的一种共识,自然在这种情况下,也把不受欢迎的官僚,而且社会主义的官僚引入大家的视线。

因此,官僚从来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群。尽管他们地位高,权力大。由于,他们的收入来源大家,又从来没有让国家纳税人满意过。那么,社会对于他们的不满从来没有停歇过。做好了,那是理所当然的,做错了就是混蛋,分文不值。也正是这样,古往今来的官僚在人们心目中从来没有好过。即使历史上出现了一个海瑞,在我们当今一些右派眼中也是不对的。说什么,这样的人不爱钱、权、色,也是可怕的,是人性的极端扭曲,甚至比其他贪官污吏还可怕,是社会极端主义的代表。如果这样,我就无话可说了。因为,似乎作为官僚无论怎么做都是错误的,似乎大家就没有给官僚一个正确的出路。

从这里来说,官民矛盾非常激烈,最让人瞩目也不是今天才是这样,古往今来很多时候都是这样。要是把官民矛盾作为当今中国问题的本质原因,那么今天的中国与古代社会还有什么区别呢?要是这样,描述古往今来就是一个句话,都是官民矛盾最为激烈。那我就要问了,古往今来的国家覆亡都是官民矛盾导致的吗?如果有人认为是,那我觉得就未免太浅薄了。

因为,一个社会时代,国家的官僚都是这么一群人。他们与当时社会的最强势的经济力量都是一致的。比如,奴隶社会的国王与官僚都是奴隶主,或者说在奴隶主民主国家是奴隶主为主。在封建社会国家的皇帝与官僚都是地主,皇帝是全国最大的地主。资本主义社会的总统与官僚很多时候都是私人老板。显然一定时代官僚从来与一个社会最强势的经济集团是一致的。这也是我们把他们化为一类,组成一个阶级的原因。而且,一个社会奴隶制,奴隶主最为强势,一个政府的主要官僚都是奴隶或者平民。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封建社会也是如此,资本主义社会更是如此。我们看到现在美国权力最大的少数官僚,很多都是百万富翁,企业私人老板。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通过他们的政治制度实现了政府官僚与私人老板身份完美切换,这种旋转门是我们当今亲眼目睹的。

由此,官僚不可能是一个独立的阶级,也不可能代表另一种经济形态。他们总是一个阶级的公共代表,在私人身上就是这个阶级本来的属性,从一个阶级本来活动。

对于中国当今来说,我们也存在官僚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的官僚,少数掌握巨大权力的官僚私人身份是什么呢?是私人老板吗?显然不是的。他们的私人身份很多都是国企高管,知识分子。这也就是说,中国的官僚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官僚是完全不同的。至少我目前认为,掌握着国家最高权力的九大政治局常委没有自己与子女是私人老板的。

来源: 四月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