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马乾宁:依照科学发展观和以人为本思想看三十年改革

2012-04-26 13:12:00 作者: 马乾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改开以来成绩巨大,大家有目共睹,所以也没必要我在这里唱赞歌。古语云:“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衰,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人类社会要进步,就要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在此基础上才能进步。所以这篇文章就是想总结经验找出问题,以利更好的发展。

一.依照科学发展观和以人为本思想看,改开三十年是对自然资源和社会人力资源过度的消耗.透支。人类社会的一切财富是由自然资源经过人类劳动而创造的。三十年的发展是建立在过去所谓“大锅饭”时期形成的人口红利基础之上。“有水快流”已经对将来可持续发展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人口老龄化影响了可持续发展战略。发展经济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生活,而错误的经济发展观却是以赚钱为目的。结果是耗费了人力和物力资源转来了美元的货币符号。在一个独立的货币体系内,钱是印出来的货币符号,促使经济流通交换的手段。经济发展应以人为本,不能以资为本,盲目的引进外资。如引进外资而不是对应着资源技术设备等的进口,单纯引进一个美元货币符号,而国内并不流通美元货币。央行收了美元要给外资方人民币在国内经营,而我们的美元呢?却用来买美国的国债。与其这样周折,央行直接放贷国内企业不就得了,凭什么让外资来搞?让外资赚走企业经营的利润?

二.改革以一种简单形式化的指导思想。缺少整理论和系统论观念。如主张把政治和经济分开,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等,所以在这种形式化的机械思想指导下所谓的改革就是大卸八块。他们所说的重组也就是在大卸八块而后的重组。这种重组在形式化改革思想指导之下简直就是玩拼图游戏。如现在有些人主张的铁路改革也是如此。这些人在他们抽象出的党.政.企.市场等形式概念上玩他们的形式推理,以抽象的形式逻辑推理为理由,找他们所谓改革,实际上是瞎折腾的理论依据。这些人忘记了一个根本问题无论党.政.企.市场都是人在里面活动。而人有是有能动性的,不是你玩的积木。而简单形式化的思维很显然就是把人当成了他们改革者手里的积木。把一群人分成是党,一群人分成是政,一更大群人是企。市场叫他是“看不见的手”。到此人的自主能动性彻底没有了,只有依赖“一只看不见的手”了。

三.信奉洋教条,照搬照抄西方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国家有计划的市场经济,计划和市场手段都是为了达到经济为人民服务的目的。应该以共有产权理论为指导。参与市场交易的主体应该是个个集体经济组织参与市场活动。而以私有产权理论为指导的自由市场经济都是个体参与市场活动。社会主义国家的共有产权谁来体现?人民共有财产的产权由谁来行使?应该由人民选出的代表组成的全国人大来行使。而不是由公务员组成的行政机关来代替。 有人说公有制变成了官有制。为什么?就是因为行政权力越俎代庖。过去的国营企业改成了国有企业。而国有企业谁所有?谁行使所有权?没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事,没有人民代表的事,是行政机关行使所有权。所以国有企业的利润都归了行政机关。全民所有的国有企业创造的利润人民不得利,但大都用来行政消费。

改变国有企业官营化,应该是让人民参与国有企业的经营管理。最好的办法就是工人参加管理,干部参加劳动的鞍钢宪法原则。再有就是国有企业的产权问题,国有企业的产权归全民所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有。而不是少数人所有叫民有。全体民的所有叫公有.共有。少数民的所有.个人所有叫私有。

人民共有财产的产权由谁来行使?应该由人民选出的代表组成的全国人大来行使。而不是由公务员组成的行政机关来代替。 我认为民主是人民参与国家的管理而不仅是通过票选管理自己的人。“民主人士”大都热爱一人一票的票选民主。在他们的逻辑里叫民不选官,官不为民。而同样一个道理也可推论劳动者如果不通过一人一票选老板,老板也不会为劳动者的利益着想。所以一人一票的票选形式也不能一概否定。要说票选我更赞成一人一票选“老板”——国企管理者。

我认为公有制企业.国营企业.国有制企业.集体所有制企业,不管它的叫法怎么变,都不是私有个人所有的企业。人类社会是世代交替的社会,公有制的意义就是共同拥有与共同继承制。对于归全民所有的企业怎样管理应该以共有产权理论来指导。企业的劳动者和管理者同样是企业的所有者的一个分子。怎样体现企业的劳动着所有?就是要靠劳动者一人一票,大家选老板,选企业的领导者。怎样体现企业的全民所有就是要企业劳动者选出的老板——领导者必须得到国家权力机关的认可和任命。而不是行政机关的指派。

四.我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践踏。改革是要解放思想调整发展思路更好的去实现为人民服务的目的。所以决不允许有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的特殊改革。改革要落实和实现的是人民更好的去当家做主。而看这三十年人民代表在社会各阶层比例的变化,工人劳动人民代表已经成了少数。

总结:必须把改革的指导原则由“利”字变成“义”字才能化解矛盾。

古语说:君子言义,小人言利。所以所谓自由市场经济学实质就是一门小人经济学。自私自立的小人们研究经济学缺乏系统论思想和整体观念,所以也就不会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看问题。而是为了他们能恣意妄为尽力去弱化国家职能。这些小人们只懂个人的发财致富的持家之道,而不懂为国以义为利的持国之道。更谈不上懂宏观经济。

经济学作为人类的一门学问必须要考虑两个重要关系。即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与人的关系。而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学很显然没有在考虑这两个关系上建立学说。他们不过是在以经济人假说前提下建立起来的一门学说。把人单纯的看成经济动物来研究。所谓的供求关系的市场运行机制不过是建立在利益驱动之上。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就是新自由市场经济学的本质。而且他们仅学来了私有产权理论,而没有共有产权理论。信奉一私就灵。造就市场迷信者不懂立人之道曰仁.义,眼里只有利,而没有义。所以在他们设计的市场经济里仅有利益这个驱动,而没有“义”这个制动。

如吴敬琏等现在大谈“顶层设计”。所谓顶层设计的说法不过是从建筑学上套来的。因为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都学的西方的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学。说学其实是客气了,他们不过是一群 西方的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学的贩子,而且是小商贩。 因为大商言誉,以誉为利。而这些人忽悠改革以什么为指导改原则呢?别管怎样花言巧语,其实质还是一个“利”字。再说白了是一个“钱”字。如此说来能不是见利忘义的小商贩吗?话说回来他们还不如小商贩,因为不是所有小商贩都是见利忘义之徒。而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呢,却大都是见利忘义之徒。所以奉劝那些想搞顶层设计者你们的德行还不够。基础设计出问题顶层设计也白搭。

来源: 四月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