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李玉昆:中国第一种被FDA承认的中药何时才会诞生?

2012-03-18 16:18:00 作者: 李玉昆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其实不仅仅是中药,我国的西药(化学药)的原创新药品种就很少,获得国际承认的就更是凤毛麟角。全国人大代表、石药集团董事长蔡东晨曾就国内对于新药概念使用的混乱专门提交过一份人大议案,指出多年来,我国市场上对于新药存在着多种含糊不清的说法,比如”国家新药“、”一类新药“、“自主创新药品”、“自主知识产权药品”、“创新药物”、“创制新药”、”专利药品“、“原研新药”等等,造成药业创新认定上的混乱。

前两天采访全国人大代表、天士力的老总闫希军,他告诉我:天士力开发的中成药复方丹参滴丸已经在美国完成二期临床试验(中等规模的药效试验,需要几十至上百人,方法包括应用安慰剂或已上市药物作为对照物的随机双盲试验, 重点在于测试药物的安全性和疗效),目前正在进行扩大性的三期临床试验(新药上市前的大规模临床试验,要求完成试验病例数在300例以上, 其用药方法类似于常规药物治疗方法,以最终确定新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一过程大约需要几年的时间,如果顺利的话,再过两三年,丹参滴丸将有望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FDA承认,进入国际医药市场的中药品种。如果他说得不错的话,应该说这是古老的中药争取现代医学体系承认(冲击FDA认证是其标志)的漫长努力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尝试。

其实不仅仅是中药,我国的西药(化学药)的原创新药品种就很少,获得国际承认的就更是凤毛麟角。全国人大代表、石药集团董事长蔡东晨曾就国内对于新药概念使用的混乱专门提交过一份人大议案,指出多年来,我国市场上对于新药存在着多种含糊不清的说法,比如”国家新药“、”一类新药“、“自主创新药品”、“自主知识产权药品”、“创新药物”、“创制新药”、”专利药品“、“原研新药”等等,造成药业创新认定上的混乱。

事实上,过去我国的药品法规对于新药的定义及其申报的标准本身就是不够严谨的。国际上,新药一般可分为两种知识产权情况,一种是你首先合成了某种化学结构化合物用于治疗某种疾病,还有一种是虽然化合物并不是你首先合成的,但是其生物活性的区别和医药用途却是你首先发现的。其中前者,也就是首次作为医药用途的新化合物,简称NCEs(New chemical entities),被认为是最有价值、最高层次的创新药品。而过去我国的所谓新药,是从注册的层面上讲的,凡是市场上没有出现过的药品,就是新药。这样一个定义其实是很不规范的,因为它没有强调药物原始创新中的三个最基本和最重要的内容:化合物化学结构、生物活性的区别以及应用领域的首创。于是长期以来,我国申报的大量所谓新药,不过是仿制药,也就是人家早已经研发出化学分子式,而我们拿过来,稍微在剂量上作一下调整、要么在生产过程中加上一些淀粉维生素糖之类的营养成分,取个别人没用过的药名就当做新药申请了。

为了改变对原创药物缺乏定义的局面,也为了与国际接轨,中国药学会提出了“中国化学原创药物”的概念:在世界范围内,首次基于医疗目的,对某一天然或人工化合物进行研究开发,获得中国化合物或医药用途发明专利保护,经药品监管部门批准上市,能够安全有效用于治疗或诊断特定疾病的化学药物。这一定义,强调了创新的原始性,而不是重复他人的工作,同时也考虑到我国的国情(比如中药),对化合物的概念包含了天然和人工合成两类。

公开资料显示,1985年中国第一部专利法诞生以来,我国已经批准的国家一类新药大约有40种,如果按照国际承认的NCEs原创药物标准,则仅有青蒿素、丁苯酞、双环醇、爱普列特、血卟啉、甘氨双唑钠、盐酸苯环壬酯等七种,而真正意义上在国际市场获得成功的中国原创新药还一个都没有! 在这七种新药中,属于中药类产品的只有青蒿素一种,这是1971年我国国防医学科研人员从黄花蒿叶中提取分离到的抗疟疾药物,也是目前为止中国唯一一个分子结构得到国际认可的中药。但遗憾的是那个时候,我国还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专利法,因此青蒿素虽是我国科学家发明(屠呦呦最近还为此获奖),但其知识产权却早已被瑞士和法国的企业抢注,中国虽为青蒿素第一生产大国,但同类药品的出口反而要向外国交纳专利使用费。

在1985年以前,中国是没有专利法的。那个时候,我们在认识上否定知识产权制度,认为它会人为阻碍科技成果的普及,是资本主义制度腐朽性的体现。那时,中国制药企业可以仿制任何药品,而基本上不在新药研制上进行投入。1985年中国有了第一部专利法,但只保护制造方法,而不保护药品本身,中国制药企业依然可以合法仿制国外的专利药品。1993年,中国修改了专利法,首次规定了药品或化合物是受保护的。从此原创新药的研发就成为中国制药业必须认真面对的难关,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中国药业出现了新药研发和申请的高潮。

复方丹参滴丸正是诞生于这股创新大潮之中。1992年还在部队254医院工作的闫希军和吴乃峰夫妇研制成功了一种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的中成药,因其主要成分中含有丹参素、原儿茶醛和丹酚酸B等多种成分,因此取名为复方丹参滴丸。1993年获得国家药监局生产批文,1994年投产上市,自2002年起成为国内药品市场单品销售额最大的品种,国内心血管中成药第一品牌, 也是闫希军后来创立的天士力公司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2011年销售额突破20亿元,每年服用患者人次在1000万以上。

就在复方丹参滴丸在国内市场初获成功之后,闫希军等人就将眼光瞄向了国际市场的通行证——美国FDA新药认证。FDA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严格、最有威望的药监机构,一种新药如果获得了FDA的批准,基本上意味着在其他国家会畅通无阻。 早在1997年,复方丹参滴丸就获准在美国进行临床试验,是中国首例通过美国FDA 临床用药申请的复方中药制剂。但是FDA闯关之路绝非坦途,因为以前FDA的新药标准,基本上是针对化学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西药,必须是合成的或提纯的单一活性成分),而中药大多属于天然物及其提取物,不符合FDA有关人工化合物的标准,甚至根本没有新药申请的资格,于是复方丹参滴丸的FDA之路一度受阻。FDA的这样一个标准虽然严格,但显然对于中医药等各国传统医学是不公平的。随着世界各国传统医学的复兴和越来越受重视,从2004年开始,FDA放松了对于草药的申请要求,草药不必把活性成分提纯,甚至不必鉴定出其活性成分,只要能通过做安慰剂对照的随机双盲试验等科学程序证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也可以申请新药。第一种被FDA批准上市的草药制剂就是由德国公司开发的从绿茶提取的治疗性病的一种外用药。

目前,我国医药业正经历一场由仿制向创制的重大历史转变,原创新药的研发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对拥有得天独厚的传统医药资源的中国来说,天然药物将是未来药物研发的一个重要方向,屠呦呦等科学家从古籍中发现青蒿素就是一个利用中医传统资源进行现代创新的成功范例。

众所周知,在国际上一种原创新药的研制成功都是很难的,药物在实验室研制出来以后,还要经过多次的试验淘汰。动物试验成功,不代表人体试验成功,小范围试验成功,不代表较大范围的临床测试成功,即使测试药效很大也不代表就负作用就不大。有统计显示,新药申请的失败率是很高的,其中二期临床失败率约为40%,三期成功率更低为11%,也就是说在获得初步实验成功的新药当中,最终只有大约不到5%的申请者能够成功进入市场。

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到2010年初,复方丹参滴丸克服重重阻力和巨大偏见,终于在美国完成了二期临床试验,成为我国第一例通过美国FDA二期临床试验的中成药。目前,全球规模的三期临床试验已经启动,这使复方丹参滴丸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成为第一种出现在欧美主流医药市场的中药原创新药。当然,复方丹参滴丸能否走到最后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闫希军等人的努力,并不仅仅对天士力一家企业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而且代表了中医药这样一个古老的传统产业有可能走出的一条通过现代科技的改造实现产业化和国际化的发展道路。正如闫希军希望的那样,过去二百年,对人类健康作出重大贡献的新药全都是西方人发明的,今后的二百年,该是中国人为世界贡献新药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刘巧丽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中国中药李玉昆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