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河清:可叹的“狗不理学术”

2012-03-08 14:08:23 作者: 河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我发表了“可怜的一夜美国人”文章之后,王南溟先生又写了〈答河清:当艺术的‘接受过程’成为研究对象以后〉。南溟先生还要谈“抽表”,实在不想回应。但被他的顽固所感动,还是最后一次就“抽表”作答。

我与南溟先生分歧的焦点是:他认为美国“抽表”是先由格林伯格一个人研究推广出来的,然后才中情局介入,与国家行政政策形成互动。而我则认为,美国“抽表”不是格林伯格一个人推广出来的,而是1947年以后主要由中情局通过美国政府、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文化自由大会,以及众多艺术理论家(包括格林伯格)、画商、记者等的参与,共同推广出来的。

在进一步论述之前,有几个前提要点要明确:“抽象表现主义”一词,是1946年由艺术批评家科茨(R. Coetes)所提出;中情局成立于1947年;美国“抽表”作为团体,1947-1948年才开始零星显露端倪,1950年才正式成形。

我的论据在〈阳谋如何变成了阴谋〉一文中作了详细论述,此不赘述。

南溟先生在我的论据面前,已承认不是格林伯格首创“抽表”这个概念。但还是坚持认为格林伯格在中情局介入之前一个人“坚持推广抽象表现主义”。

那么我们看看格林伯格在1947年之前是怎样坚持推广“抽表”的。王南溟在文章中反反复复例举的论据只有两条:格林伯格在1939年写过〈先锋与庸品〉,1940年写过〈走向更新的拉奥孔〉两篇文章。他得意地说我“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反驳,可见拥有这么多资料的河清对史实也提不出反驳意见”。

真是天可垂怜!因为〈先锋与庸品〉一文,不仅“抽表”概念没有提及,“抽表”画家也鬼影都没有一个!该文只谈了毕加索,何从谈起推广“抽表”?〈走向更新的拉奥孔〉也只是阐述先锋艺术的进步观念,根本没有宣传“抽表”画家。南溟先生是学法律的,这两篇“与本案无关”的东西,怎么可以拿来做“呈堂证据”?

格林伯格确实在1940年代早中期与一些“抽表”画家有交往,给予一定支持鼓励。但至多不过是私人交谊而已,远谈不上在理论上独立推广出了一个“抽象表现主义”。

……

写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南溟先生个一个重大的概念混淆。这就是,他把格林伯格的“现代主义艺术”理论,混同于“抽象表现主义理论”。这是一个重大的学术错误,意味着南溟先生这几篇论“抽表”的文章,在基点上就不成立。

这之前,我一直善意地去理解南溟先生的意图:格林伯格虽没有推广“抽表”概念,至少很早在推广“抽表”画家呀。其实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南溟先生是受了常识的误导。一般常识都把格林伯格作为“抽表”的理论代言人。于是,南溟先生一个非常低级的学术大错误出现了:

因为:“事实上人们早已经习惯于将抽象表现主义与格林伯格联系在一起了”(王南溟语),所以:格林伯格的理论就等于“抽象表现主义理论”。

然而,常识不是学术!学术的价值,恰恰在于辨析常识中的谬误。

再次重申格林伯格自己的话:“抽象表现主义’一词,是一个非常不确切(inexect)的笼统称谓”。“抽象表现主义从来都没有一个纲领。艺术家们都是个体地自作声明,而从没有(共同)的宣言。他们也从没有‘发言人’。”(1)

这里人们可以明了三点:

1.格林伯格从来没有认可过,更不要说“坚持推广”过“抽象表现主义”概念。1955年他只是被动无奈地引用这个词。

2.“抽象表现主义”从来都只是一个画家团体或画派,而不是一个有统一“纲领”、“宣言”和“发言人”的“主义”!(2)即,从来都不是一种严密的理论。“抽象表现主义”作为一个画派或画家群体的说法,与格林伯格自己爱说的“美国式绘画”、罗森伯格的“行动画派”、“纽约画派”、“抽象印象主义”、“抽象象征主义” ……完全相同。只是“抽表”的称谓后来更常用而已。

3.格林伯格在坚持推广的,只是他个人的“现代主义艺术”理论。他定义的“现代主义”哲学特征是康德的“自我批判的倾向”。他定义的“现代主义绘画”是指绘画不断纯粹化、导向一种彻底的“平面性”。(3)

于是,就发生了我与南溟先生之间非常荒唐的概念错位:正当我说的“抽表”是指美国1947-1950年形成的一个画派或艺术家团体时,南溟先生谈的“抽表”却是更多地指格林伯格的“现代主义艺术”理论!难怪,南溟先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格林伯格完成了他的抽象表现主义的理论假设”。难怪,南溟先生老是振振有辞地反复引证格氏那两篇只是谈“现代主义”“先锋艺术”的文章,声称那么早格氏就在“一个人坚持推广抽象表现主义”。

不过,南溟先生是无辜的。这个错误应该算在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沈语冰先生身上。甚至认为“抽表”与中情局文化冷战没有关系的观点,也是来自语冰先生。南溟先生的全部“学术贡献”,只是复述了他的观点而已。(4)

为了进一步搞清格林伯格对“抽表”这个画派团体到底作出了多少理论贡献,我们不妨来清点一下格林伯格的文章。格氏最重要的理论著作《艺术与文化》共有文章37篇。写于1947年之前的有8篇(3篇谈法国现代画家2篇谈美国写实画家2篇谈文学,只有一篇谈“现代主义”),在其余的29篇里,谈“现代主义”还有2篇。而真正谈及“抽表”画家的,只有4篇:〈架上绘画的衰落〉(1948),〈美国式绘画〉(1955),〈30年代末的纽约〉(1957)和〈汉斯?霍夫曼〉(1958)。这4篇当中,真正全面、有分量地谈“抽表”的,其实只有一篇:即写于1955年的〈美国式绘画〉。就象我在答南溟先生的文章中已经指出,常识中把格林伯格与“抽表”联系在一起的,主要是因为这篇重头文章。

责任编辑:张亚西
来源: 乌有之乡
1 2 3
相关推荐: 狗不理河清学术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