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河清:“为民”——中国政治学的智慧

2012-03-08 14:06:29 作者: 河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作者在绪言中说:都说“民主”是“由人民自己做主”。但纵观天下,号称“民主”的国家却没有一个真是“人民”自己做“主”的,都是国家管理体制在做主,或更往上说,是议会在做主,是总统(总统制)、总理(内阁制)这些“无冕之王”在做主。说是要让人民参政,但“民主”学说的老祖宗之一孟德斯鸠却有言在先:“人民完全不适合讨论(国家)事务”。听将过去是一片卢梭式“全民自决”的民主口号,但眼见到的却是孟德斯鸠式“间接民主”的代议制:挂的是卢氏的空牌,卖的是孟氏的实货。……

河清:《民主的乌托邦》绪言及书稿下载 

第四章“为民”——中国政治学的智慧

选自河清著《民主的乌托邦》

香港明报出版社1994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经过前面几章的论述,人们可以看到,民主(由人民自己当政)是一个虚妄的乌托邦。理想固然美好,但终无实现可能。

“民主”作为一种现代政治学说,不过两百年历史。其理论悖谬百出,其实践名不符实,甚至导致暴力和恐怖。“民主”可谓一种现代宗教,一种“迷信”。

而中国自有一整套完整而成熟的政治学说——“为民”。这套学说经受了两千多年的历史检验,被证明行之有效,代表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智慧。

中国政治学从来不相信“民”可以自“主”,而是从历史一开端就以一种实实在在的现实理性,信奉“主而为民”,荀子所谓“天之立君,以为民也”(《荀子•大略》)。

中国人没有把“民”捧到天上(1),尊为“最高主权者”,但始终认为“民”至关重要,以“民”为“君之本”,“国之本”。于是,为君之道,在于“为民”。

雷蒙•阿隆那句大实话——“政治的本质,乃在于为,而不在于由集体(人民)作出决策”,在中国两千多年前就已定论。

“由民自主”是空,“主而为民”才是实。这对于任何有一点现实感的人,是用不着说的。与中国“主而为民”两千年政治实践的深厚传统相比,西方的“由民自主”说可谓幼稚浅薄。

历史已证明“为民”说的价值。我们应当为这一中国古老的政治智慧正名,恢复其应有的文化尊严,重新确认其伟大的历史和现实价值。

中国的“为民”学说, 是一种非常早熟的政治学说。殷商西周时代即已发端,到春秋战国已蔚成体系,臻于完成。

“为民”思想,在《尚书》中就多有表述:“用康保民”(《尚书•康诰》),“王启监,厥乱为民”(《尚书•梓材》)。《左传》的“天生民而立之君”(襄公十四年)和“天生民而树之君”(文公十三年),已含有君是“为民”而立之意。到了荀子便明确点出:“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荀子•大略》)。

“民”不是“为君”而存在,但“君”却是“为民”而立身。为了“民”的利益,为了“民”的福祉……构成了君主施政的根本。君只有通过“为民”,才能真正“为己”。

荀子有一个政治学上的千古妙喻:“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荀子•王制》)舟只有与水保持平衡,水才“载舟”;如果舟无视水之性,肆意荡水,水就会“覆舟”。这十七个字,形象地把“政治”的终极真谛揭示无遗。

中国政治智慧的伟大之处,在于中国人自历史一开初就意识到,君与民是一种相对的、互为依存的关系。君既位于民之上,但不得胡作非为;民既位于君之下,但力量可畏,是“君之本”,“国之基”。中国人没有把“君”绝对化,像西方“绝对君主制”理论那样,也没有把“民”绝对化中国既有“臣轨”,也有“帝范”,即君王也有君王的规矩,不可以为所欲为。,像西方“民主”学说那样。(正因为君权的绝对性,无视“民”的利益,才导向了另一个极端:绝对“民权”——“民主”学说。在中国人看来,两者都未得政治智慧的真谛。西方人至今都没有明白“为民”也是“为君”,“为君”只能“为民”的辩证道理。)

中国人从一开始就具有深重的历史感。夏桀商纣为什么亡国?《尚书•多方》就已进行总结:“有夏诞厥逸,不肯戚言于民”,夏桀的高官又“不克明保享于民,乃胥惟虐于民”,所以天降大命于汤,灭了夏桀;商纣“厥命罔显于民祗”,“诞惟厥纵淫于非彝”(《尚书•酒诰》),设酒池肉林,荒淫无度,民怨载道,所以周兴商亡。历史像一面镜子,告诉后世的君王要“为民”。“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尚书•酒诰》的这段警言,与《诗经•大雅》的“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互为呼应。

这面桀纣“失民”而亡的镜子,两千多年来,一直高悬在中国历代帝王头上,使得他们在为自己利益着想的时候,也同时要“为民”着想。他们不敢像西方绝对君主们那样视民如草芥。中国的帝王,始终对“民”怀有某种“敬”意。即便以蒙满人武力的绝对优势,元清两朝也都不得不为获取“民心”而最终采取汉化政策。

与暴君昏君的镜子相对,有先古圣王的楷模。唐尧虞舜,夏禹商汤,周文周武诸王,都以“为民”业绩,两千多年来一直受到颂扬。

“为民”的圣王从正的方面相感召,“失民”的昏君从反的方面相警诫,构成了中国政治史的两条基本脉络,也决定了中国政治智慧“为民”的根本特征。

“为民”之说,可以有一系列同义或近义的说法,诸如:“保民”,“养民”,“利民”,“爱民”,“得民”,“庇民”,“安民”,“恤民”,“宽民”,“仁民”,“泽民”,“富民”,“顺民心”,“视民如子”,“视民如伤”……

“保民”一说,始于《尚书》。周公谆谆告诫康叔,要“用康保民”(《尚书•康诰》),“欲至于万年,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尚书•梓材》)。保护、爱护人民,是王朝久远的先提条件。春秋时人富辰,是用“保民”来解释“仁”:“仁所以保民也。”(《国语•周语》)

责任编辑:张亚西
来源: 乌有之乡
1 2 3 4 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