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河清:中国文化不容多党政制

2012-03-08 13:56:00 作者: 河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当今之世,据说历史已经“终结”。自由主义民主的多党政制,据说最终赢得凯旋,从此将普行于全世界。“民主化”大潮,先是席卷苏东欧,最近十几年,一些以玫瑰、橙色、郁金香等美丽鲜花颜色命名的革命,把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斯吉尔斯坦,也卷入“民主世界”。

如今,“民主”大潮的舆论又汹涌包围了中国。国内知识界甚至执政党内,也出现了与之相呼应的要求“政治改革”,呼吁实行多党制民主。

世界被简单地一分为二:一边是民主,另一边是专制、极权。一边代表了善和进步,另一边代表了邪恶和落后。

中国实行了两千多年的中央集权政制,被认为是“封建专制”。半个世纪以来主政的中国执政党,继续中央集权的政制,也被称为“一党专制”,直接等于“落后”“不现代”,必欲改之革之而后快。普遍的观念是:唯有西方现代多党制,才是人类最先进的政治制度。

在中国实践了两千多年、被充分证明符合中国民意国情的中央集权政制,正面临被颠覆的危险。

中国的大一统中央集权政制真是“落后”“过时”的政治制度么?

每一种政治制度,背后都有一种文化。

中国文化从《易经》 的八卦四相二仪终归太极的宇宙模式开始,一直是“一元性”思维定式的文化。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纷纭,肇始于一,又终归于一,也是同样的“一元性”思维定式。

这种一元性文化思维表现在政制形式上,是大一统中央集权模式的长盛不衰。从秦始皇“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实行中央集权的郡县制,一直到满清,到民国再到新中国,两千多年来,无不实行大一统中央集权的政制模式。这不是一种偶然,而是受中国一元性文化制约的历史必然。

事实上,实行中央集权,是中华民族经历了血与火的浩劫之后作出的智慧选择。中国人很早就明白了有无中央集权的利害福祸。

东周时期,由于周天子地位衰落,形成一种天下无“共主”的局面。由此,天下大乱,战争频仍,生民涂炭。整个将近五百年的东周即春秋战国的历史,就是一部不计其数的战争的历史。据统计,战国248年间,大小战争222次。所谓“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孟子·离娄》)

正是在这个中国历史上最战乱、最惨痛的时期,中国哲人们彻悟了拥有大一统“天下共主”的好处。只有大一统中央集权,才能给国家带来繁荣,给社会带来安定,给人民带来幸福。几乎当时所有的思想家,都以不同的说法,向各自的主人进献统合中国、一统天下的谋略。他们很早就理解了,政治上的大一统定于一尊,符合宇宙秩序,符合天理人情。

老子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老子·三十九章》)

孟子引孔子曰:“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天下“定于一”。(《孟子·万章上》)

墨子建议天子“壹同天下之义,是以天下治也。”(《墨子·尚同》)

管子曰:“使天下两天子,天下不可治也。一国而两君,一国不可治也。一家而两父,一家不可治也。”(《管子·霸言第二十三》)

《礼记》也有:“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家无二主,尊无二上。”(《礼记·曾子问》)

到了汉代的董仲舒,大一统中央集权更已经成为中国政治思想的天经地义了:“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春秋繁露》)

中国人很早就用最朴实无华的日常自然现象,比喻一个国家不能有两个国王,一个家庭不能有两个父主,就像天上不能有两个太阳,一山不容二虎一样。

天无二日是天道,地无二王是人德。天道人德,天人合一,是谓道德,宇宙人世的最高道德。

在中国,政治需要一元性,需要大一统中央集权,道理非常简单,非常浅显。中国老百姓人人都懂。只要不迷信西方多党制,谁都能懂。

中国辛亥革命,中国人第一次迷陷于宪政共和的民主化浪潮,学习西方政治制度,革了皇帝的命,成立了民国,以为中国可以跟西方一样不再“君主”行“民主”了。结果呢,哪有什么“民主”?一个皇帝倒下了,无数个军阀冒了出来。民国成了“战国”,最终仍然走向了中央集权。只是不再集权于一君,而是集权于一党。现代中国人迷信西方政治制度,自毁自宫以求脱胎换骨,却付出了千万人的牺牲(内战),换来一个“一党制”的结果。

责任编辑:张亚西
来源: 乌有之乡
1 2 3 4 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