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杨帆建议:以超越左右的心态,以学术态度继续讨论重大问题

2012-02-27 14:05:54 作者: 杨帆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012.2.27.    

中国人缺乏理性与科学实证精神,遇事容易被感情所惑,不能准确 判断问题。这此关于王立军问题,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特别是左翼一方,表现出极为僵化的抗拒,完全不反思自己问题。有人劝我少说话,有人合伙排挤我。还有一个姓施的左派,到处发短信,造谣言,对我进行人身诽谤。网上匿名攻击我见风使舵。

这都被我坚决顶了回去。

基于信誉和学术水平的话语权,是历史形成的,是多年来不见风使舵,坚守底线形成的,是屡次能够正确判断形势,令人信服的 。这不是谁能够限制的。

去年以来极左绑架左翼,控制话语,必须结束。如中左不能代替极左,右翼将独占改革话语。

关于重庆问题,好心人认为两会前应有一个让各方面接受,稳定人心的说法,以免干扰两会。比如,宣布王立军严重政治错误,违反外事纪律,撤职。但肯定其历史功绩,不做刑事处分,继续从事自己的技术工作等等。阴谋论或者精神病之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流传,已被网络演习证明不妥,有进一步的副作用。不宜采纳。

鉴于目前开放的网络社会已形成,外部第三方已经介入,如此重大事件恐不能再以传统政治方式解决,也不能受各方面利益集团影响。因此我认为,还是要以查清并宣布全部真相为前提,才能进一步谈处理意见,谈其他人的责任。这大概还需要时间。大家静等真相。

关于重庆模式的是非,中国进一步改革的讨论,尽可以在学术层面上进行。不必等待此事件结果。  

我简单看了童之伟的文章,并不是调查报告,没有什么内部信息,却是一篇非常尖锐的法学理论文章,在法理上全盘提出了反对重庆打黑的理由,而且涉及我国司法的根本体制。应该引起重视和学术讨论。

改革如何进行,也是需要全民讨论的。新的改革必须吸纳 10年以来反思改革的人民群众的意见,吸收左翼思想成果。 王立军事件已从根本上排除了极左的干扰。这对形成改革共识,是一个好条件。

当然我们还要注意排除极右的,权贵资本主义理论家的干扰。重蹈2004年的覆辙。

不能排除一个极端再来另外一个极端。

超越左右,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张亚西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