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李玉昆:让渡一部分出行隐私权换取不限行不摇号你干不干?

2012-01-19 16:22:57 作者: 李玉昆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今年的北京市两会,正好赶上春运,也没有爆出特别大的新闻,但有一个突出的感觉是经济话题的退潮。无论从政府工作报告还是代表、委员们的发言中,以往占据最大比重的往往是有关上项目、搞发展的经济内容。但在今年,有关这方面的讨论虽然仍有不少,但比重下降很多,大家关注更多的是文化、民生、分配、环保、城市管理等内容。

今年的北京市两会,正好赶上春运,也没有爆出特别大的新闻,但有一个突出的感觉是经济话题的退潮。无论从政府工作报告还是代表、委员们的发言中,以往占据最大比重的往往是有关上项目、搞发展的经济内容。但在今年,有关这方面的讨论虽然仍有不少,但比重下降很多,大家关注更多的是文化、民生、分配、环保、城市管理等内容。

城市交通依然是热点,在解决交通问题上明显出现了两种思路。一种是汽车派,一种是限车派。或者说一种是技术派,一种是规划派。所谓汽车派就是说基本上立足于以小汽车为主要工具解决交通问题,提出的建议和提案基本上是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和方案让开车者更方便、更快捷。比如扩大和增加停车场,多划停车位,多修路,增加路况提示,让立交桥和高速出入口更合理等等。其中有一种方案将这种路发挥到了极致,这就是有关推行电子车牌,借助智能交通系统来治理交通拥堵。在两会上,廖晓钟等16位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了相关议案,在政协会上也有朱良等委员提出类似的提案。

所谓电子车牌或者叫“机动车电子标签系统”,都是一个意思,就是要在每一辆汽车上装上一个电子信号装置,将车辆的位置等信息实时传递给交管中心。安装了这种系统之后,从理论上讲交管部门就可以随时掌握任意一辆汽车的位置、车速和行驶轨迹等信息,从而为大大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提供了可能。比如,可以在一些需要的路段,通过设立高额拥堵费来控制车流量,在自动收费、停车管理、违章查处、出租车调度、车流量统计、预告公交车到站时间等方面等都可以更轻松地实现,甚至对限制公车私用也会有帮助。

很显然,实施这种电子车牌系统,最直接的受益者是交通管理部门,因为这极大地方便了他们的交通管理和指挥。而开车的人得到的好处有限,付出的却是出行隐私的暴露。因此,作为回报,朱良等委员建议取消摇号购车和尾号限行。

我觉得,一些代表和委员过分低估了实施这一方案的技术难度。五百万辆汽车,每天的实时信息,要建立非常庞大的数据库,具有超强的数据信息处理能力和信息安全保障能力,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铁道部的网络售票系统的软件曾获国际奖项,但真正面临大流量的考验时却发生意想不到的瘫痪。如果说,售票尚有其他方式弥补,一旦智能交通管理系统出现问题,是否还要另备一套人工的管理系统,如果需要两套人马运行,新系统的效率优势从何谈起?更危险的是,如果事关公民出行轨迹的信息被不法之徒亦或外国情报机构截取,对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都将构成严重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