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李玉昆:关于欧洲前途的三道选择题

2011-11-20 17:00:00 作者: 李玉昆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欧洲现在正面临着关于自身前途的三道选择题,一是对希腊等国,救,还是不救?这个问题似乎不难选择,回答当然是救。不过,接着就有第二道难题:怎么救?是像救儿子那样救还是像救邻居那样救,是直接把债务抹掉,还是印钱让欧元贬值,损失由全体欧洲人共同承担,印钱还是不印?现在争议最大的也正是这个问题。有人倾向于让希腊人降低生活水平勒紧腰带,有人倾向于多印些票子损失大家分担,最终的妥协结果大概是让希腊人把日子过紧一点,能免的债务免一点,能再多借点就多借点。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世界经济版图上,最大的新闻毫无疑问来自欧洲,这就是旷日持久的欧洲债务危机。2009年10月初,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新官上任,发现前任给自己留下一个烂摊子,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12.7%和113%,远超欧盟规定的3%和60%的上限,希腊债务危机由此拉开大幕。不久,其他几个欧洲国家也相继陷入泥潭,这些国家包括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有好事者将这几个国名称的第一个字母连起来拼成了一个小学生都懂的英文单词“PIGS”,号称“欧洲四猪”。最新的进展是,欧元区的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也卷了进来,让这个“欧猪帮”变成了“五猪”。

其实,这个“欧猪帮”的绰号也并非完全是恶搞,用猪这种动物来象征这几个生病的欧洲国家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因为猪这种动物的特点被公认是:懒惰、贪吃贪睡、好逸恶劳。而这几个国家发生危机的共同原因之一,恰恰是:享受太多,干得太少。用好听一点的话说就是:欧洲高福利模式负担过重。

以五猪当中状态最惨的希腊为例。这个位处东南欧却一向属于西欧阵营的国家,自从加入欧元区以来,过了十年的好日子,奥运会也办了,该花的钱和不该花的钱都花了,社会福利之多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例如希腊的公务员数量在过去20年间增加了2.5倍,达到77万人(要知道希腊人口不过一千万,这还不算有60多万人在大都亏损的国有企业上班),这些人拿着私营部门三倍的工资,每月可以享受到5到1300欧元不等的各种奖金,奖金名目相当随意,比如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准时上班等等(羡慕吧),而在去世以后,他们的儿女还可以继续领取其退休金(闻所未闻吧)。希腊财政支出的一半都用来支付这些人的工资和养老金了。

而与此同时,希腊的经济越来越依靠老祖宗留下的那些古董过日子,除了旅游业,除了生产些橄榄油,希腊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连过去擅长的造船生意,也被韩国人和中国人抢得差不多了。而与此同时,进入欧元大家庭后,希腊人民对生活的眼光和要求可是一个劲地向那些欧洲富国靠拢,政客们也不断开出各种高福利支票来争取选民,钱不够,债来凑,反正最后有欧洲大家庭埋单。

利用国家信用举债度日,对现代国家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一定程度上是现代金融技术的成就,它可以放大一个国家解决各种问题、实现特定目标的能力,也可以让人提前过上较富裕的日子。但问题是,这种做法必须有一个限度(最起码你向银行借的钱如果一百年才能还清,那就太过分了),另外还需要自己努力工作,不断提高挣钱的能力,让自己挣的钱除了满足生活以外,足够支付分期还款和利息。如果有人过度举债并且挥霍无度,那么他终将破产,甚至可能会因为恶意欠债坐牢。而如果一个国家滥用自己的信用,举债无度,将会受到什么惩罚呢?

国家债务危机的解决之道无非几种:第一是赖债不还,用今天的术语就是政府违约。二是印钱,用今天的术语就是量化宽松,利用通货膨胀来实质征税和降低人们的生活水平,而货币贬值也可以降低实际的债务。三是借新债还旧债,实在借不到新债就卖家当,用今天的术语就是债务重组。在过去,赖债不还后果很严重,甚至会引发战争(比如日本威逼北洋政府鉴定21条)。滥印钞票后果同样很严重,会引发革命(比如当年国民党倒台)。而变卖祖宗家当,更是饮鸩止渴,可能会亡国灭种(大清朝不就是这么完蛋的吗)。

今天欧洲的情况还远不至于到百年前的中国那么悲惨。一是因为世界大战以后人类知道打仗的后果不好,相对变文明了。二是成立了一些国际组织,大家互想帮助让承受损失的能力增强了。三是欧洲作为整体和美国一样,本身还拥有很强的挣钱能力,也还有很高的信用,能借得到钱,而就算多印些票子,大家也还认。

问题在于,不是欧洲所有国家都出了问题,而只是希腊等一部分国家出了问题。如果是在一个统一的国家内部,比如美国一个州或者中国的一个省出了事,中央政府自然会用中央财政替地方埋单,还会通过转移支付将其他富裕省份的财富支援过来,无论出钱的省份还是受援的省份都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可是现在的欧洲却并不是这样,虽然有十七个国家统一了货币,但毕竟不是一个国家,日子还是分着过的。比如这次希腊等国出了问题,很多德国民众就问,凭什么让勤劳到67岁才退休的我们出钱去帮助那些懒惰的希腊人呢?

欧洲现在正面临着关于自身前途的三道选择题,一是对希腊等国,救,还是不救?这个问题似乎不难选择,回答当然是救。不过,接着就有第二道难题:怎么救?是像救儿子那样救还是像救邻居那样救,是直接把债务抹掉,还是印钱让欧元贬值,损失由全体欧洲人共同承担,印钱还是不印?现在争议最大的也正是这个问题。有人倾向于让希腊人降低生活水平勒紧腰带,有人倾向于多印些票子损失大家分担,最终的妥协结果大概是让希腊人把日子过紧一点,能免的债务免一点,能再多借点就多借点。

相信对个别懒惰的“小孩子”,欧洲大家庭还养得起。问题在于,一旦给希腊这样的坏孩子开了先例,会有更多的孩子来要奶吃,那么像意大利这样的大人也要按照希腊的标准要奶的时候,该怎么办?这就又引出对欧洲前途的更深一步的追问:欧洲究竟是要统一,还是要分裂?  

不得不承认,欧洲在历史上,除了罗马帝国统治的短暂时期,大部分时间在政治上是处于割据和分裂的状态,小国寡民一直是欧洲的特点。这种局面某种程度上成为欧洲各国之间崇尚竞争文化、尚武精神的动力,也成为欧洲各民族强悍的民族性格和强烈的民族主义的基础。这点上与中国历史上统一整合较早成功而民族主义并不强烈恰成鲜明的对比。因此,民族主义既是欧洲人自强奋进的动因,造就了一个大陆上群雄并起、群芳争艳的文明格局,同时也带来了惨烈内争和自相杀戮。近世欧人触发两次世界大战,痛定思痛,终于开始民族和解与欧洲整合的努力。从欧共体到欧罗巴,从共同市场到统一货币欧元的出现,欧洲正向着统一的方向稳进。然而,无可否认的是,各国根深蒂固的民族主义情结阻碍着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彻底整合。虽然欧洲的上层精英在欧洲整合的大方向上达成了基本共识,但对于这种整合与各国民族主义的关系上恐怕远未清晰。换句话说,欧洲人希望看到欧洲的团结,但还没有做好真正象一家人一样过日子的准备。说到底,各国之间的民族利益和民族情结,从根本上还是要远大于欧洲的共同利益,更不用说用新的共同欧洲的民族主义取代各自的民族主义。这突出地表现在欧盟在机制上有太多照顾民族利益的一票否决制度,难以达成共同的决定,另外其共富贵易而共患难难的特点也在危机中暴露无遗。

因此共同的民族主义情感的培养无疑是欧洲整合必不可少的基础之一,现在的危机既是对欧洲的考验,也正是培养这种共同民族主义的良机。德法等国的政治精英必须拿出远见和魄力,动员本国人民作出更大的奉献和牺牲,因为作为欧洲统一的发动者和实力最强的国家,它们对于欧洲的整合负有更大的责任。

当然,从另外的角度来说,欧洲也未必一定要统一。最终整合到什么程度,为了得到整合的利益肯在多大程度上放弃各自的民族利益,这都是欧洲人民自己的选择。毕竟,欧洲仍然是世界上文明最为发达、生活水平最高的大陆,目前的危机至多不过让欧洲人在已经很高的发展水平上停滞不前而已,还远没有导致亡国灭种的危险,因此改变现状与推进整合的动力不那么强烈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中国文明在历史上较早完成的整合,也付出了竞争心态下降和内部活力不足的代价,而强悍的民族主义恰恰曾给欧洲大陆带来巨大的活力。因此,在获得整合的巨大利益的同时,如何保持内部的个性与活力,这是对欧洲文明的考验,也是对人类文明的考验。

责任编辑:刘巧丽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