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专栏博客 / 正文

彭晓芸:【时代议题】没有体面收入,何来“体面劳动”

2010-06-11 14:07:00 作者: 彭晓芸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假如一代真的不如一代,那实在不是下一代的意志力的问题,更多的应该是问问社会有没有给予他们希望。 现在不是每个人回到农村生活都还能获得一个好生活。假如一代真的不如一代,那实在不是下一代的意志力的问题,更多的应该是问问社会有没有给予他们希望。

前不久,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时发表重要讲话,其中引人注目地提到“体面劳动”。国家领导人提出要“让广大劳动群众实现体面劳动”,可见劳动者尤其是工人群体的状况已经成为当下社会的突出问题,当劳动不体面,劳动者无尊严的时候,我们如何指望经济走出结构性失衡的困局?而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实体,必然附着于一个发达而开放的公民社会之上。工人群体的集体维权,昭示着当前日益突出的社会矛盾正在通过局部博弈获得自身的平衡。政府该做什么,不做什么,在蓬勃的社会面前,就显得尤为重要。前不久,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时发表重要讲话,其中引人注目地提到“体面劳动”。国家领导人提出要“让广大劳动群众实现体面劳动”,可见劳动者尤其是工人群体的状况已经成为当下社会的突出问题,当劳动不体面,劳动者无尊严的时候,我们如何指望经济走出结构性失衡的困局?而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实体,必然附着于一个发达而开放的公民社会之上。工人群体的集体维权,昭示着当前日益突出的社会矛盾正在通过局部博弈获得自身的平衡。政府该做什么,不做什么,在蓬勃的社会面前,就显得尤为重要。

最近,关于收入分配改革的话题频见诸报端网络,人民日报连续发文论收入分配,指出“莫认为国人‘能忍’,太晚解决可能错失很多机会,导致问题积重难返”。从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近日国务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意见,中央一系列涉及收入分配话题的密集表态,或促进收入分配改革早日步入实质进程。没有体面收入,就不会有“体面劳动”,但体面收入真的能光靠行政强力推行实现吗?各种措施如何避免“逆调节”,导致富者更富,贫者更贫?值得警惕。最近,关于收入分配改革的话题频见诸报端网络,人民日报连续发文论收入分配,指出“莫认为国人‘能忍’,太晚解决可能错失很多机会,导致问题积重难返”。从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近日国务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意见,中央一系列涉及收入分配话题的密集表态,或促进收入分配改革早日步入实质进程。没有体面收入,就不会有“体面劳动”,但体面收入真的能光靠行政强力推行实现吗?各种措施如何避免“逆调节”,导致富者更富,贫者更贫?值得警惕。

[时议]

陈志武:为什么劳动收入占比难以提升 陈志武:为什么劳动收入占比难以提升 

中国历来人口多而且勤劳又价格低廉,所以通过“勤劳革命”(industrious revolution)创造了17、18世纪的康乾盛世;而西方因为人口少、劳动力太昂贵,所以逼着他们创造出“工业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保留住低人权、低劳动力成本优势,会增加继续“勤劳革命”、抑制“工业革命”的动力。中国历来人口多而且勤劳又价格低廉,所以通过“勤劳革命”(industrious revolution)创造了17、18世纪的康乾盛世;而西方因为人口少、劳动力太昂贵,所以逼着他们创造出“工业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保留住低人权、低劳动力成本优势,会增加继续“勤劳革命”、抑制“工业革命”的动力。

[点到为止]

苏小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蛋糕真能越做越大吗 苏小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蛋糕真能越做越大吗 

充足的市场化竞争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均衡贫富差距,因此,还原每个人的市场权利,放开市场管制,制约政府官员的寻租空间,才是实现收入均衡的基础手段。在这样的基础没有夯实之前,单向度提出收入均衡的政策,新一轮贫富差距将粉墨登场。充足的市场化竞争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均衡贫富差距,因此,还原每个人的市场权利,放开市场管制,制约政府官员的寻租空间,才是实现收入均衡的基础手段。在这样的基础没有夯实之前,单向度提出收入均衡的政策,新一轮贫富差距将粉墨登场。

[非经济视点]

郭巍青:劳动者诉求—建构开放社会的契机 郭巍青:劳动者诉求—建构开放社会的契机 

新的社会力与新的组织技术,是自下而上涌现的改革动力与进步动力。在这个“无力感”蔓延的时代,它提供了新的激励。不仅如此,它也向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发出了强烈信号,它呼唤给工人以尊严对待,呼唤治理结构的改革。新的社会力与新的组织技术,是自下而上涌现的改革动力与进步动力。在这个“无力感”蔓延的时代,它提供了新的激励。不仅如此,它也向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发出了强烈信号,它呼唤给工人以尊严对待,呼唤治理结构的改革。

[访谈]

于建嵘:劳资博弈并不影响社会稳定 于建嵘:劳资博弈并不影响社会稳定 

集体诉求行动能够把工人从机器中解放出来,成为真正的社会人。在中国当下,集体诉求行动甚至是唯一有效制衡资本的手段。但一定要把集体诉求行动同“群体性事件”剥离开,我认为集体诉求行动实质上是一种维权活动,其并不影响社会稳定,反而为社会稳定提供有效的保障。集体诉求行动能够把工人从机器中解放出来,成为真正的社会人。在中国当下,集体诉求行动甚至是唯一有效制衡资本的手段。但一定要把集体诉求行动同“群体性事件”剥离开,我认为集体诉求行动实质上是一种维权活动,其并不影响社会稳定,反而为社会稳定提供有效的保障。

[延伸]

梁文道:这一代工人

现在不是每个人回到农村生活都还能获得一个好生活。假如一代真的不如一代,那实在不是下一代的意志力的问题,更多的应该是问问社会有没有给予他们希望。 现在不是每个人回到农村生活都还能获得一个好生活。假如一代真的不如一代,那实在不是下一代的意志力的问题,更多的应该是问问社会有没有给予他们希望。 

相关阅读:相关阅读:

姚洋:转变增长方式核心不仅在产业升级姚洋:转变增长方式核心不仅在产业升级

黄亚生: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中国模式” 黄亚生: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中国模式” 

“农二代”心灵之痛 

详细链接:http://www.time-weekly.com/show.php?contentid-7432.html

责任编辑:罗霜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