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全球荟萃 / 美国之窗 / 正文

拿铁与自由主义者

2014-10-24 01:36:4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在美国,“拿铁自由主义者”(latte liberal)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贬义词。那么,常与中左翼政治联系在一起的“牛奶咖啡”(milky coffee)到底是什么呢?

Woman drinking coffee

在美国,“拿铁自由主义者”(latte liberal)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贬义词。那么,常与中左翼政治联系在一起的“牛奶咖啡”(milky coffee)到底是什么呢?

保守党认为,拿铁里漂浮了轻轻的奶泡,听起来就是个外来词,又贵又容易上瘾。他们也不喜欢这种咖啡。

在美国政治话语中,在浓咖啡中混入牛奶正好被认为是另一个隐喻。这是进步主义的温暖饮品——更确切地说,众所周知,脱口秀电台主持人的抨击对象——来自富人阶层的知识分子住着海景房,开着普瑞斯,喝着加奶的浓咖啡,这一隐喻由此得来。

根据一个专供网友来发表对一些特殊的单词或短语的解释的网站www.urbandictionary.com ,“拿铁自由主义者”这一术语用于形容那些“坐在一起喝高价的星巴克咖啡并对穷人的困境表示悲伤的人”。

或许,共和党人更喜欢过滤掉咖啡中的奶泡。

自由主义者(和咖啡爱好者)可能会抗议这种陈腔滥调是粗鲁和不公平。但毫无疑问,它得到了人们广泛理解接受。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前往纽约参加联合国气候峰会时从“海军陆战队一号”直升机上走下,敷衍地拿着咖啡杯对着向他敬礼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回礼。为此,他因“礼节不周”而遭到批评。这一事件很快就被称为“拿铁致敬门”,却不管咖啡杯里装的是什么。就好像认定了这位民主党前大学教授不会喝别的饮品一样。 Mug with Joe Biden's face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咖啡杯图

纽约市长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就因他的所谓“小咖啡豆拿铁自由主义”而遭共和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嘲笑。这位市长曾告诉本市最富裕的公民们,增税计划将只花费他们很小一部分的钱,差不多是他们每天花费在蛋白质饮料上的一小部分。

最著名的是,2004年爱荷华州民主党预选会议上由保守党成长协会资助的一则攻击广告,敦促总统候选人霍华德•迪恩(Howard Dean)将他那套“增税收、扩政府职能、喝拿铁、吃寿司、驾沃尔沃、读《纽约时报》、刺纹身、看好莱坞系列的左翼怪异秀”带回他的老家佛蒙特州。

“拿铁”(latte)和“自由主义”(liberalism)的押头韵为二者的联系推波助澜。

但是,联合的力量在于这表明自由主义者是精英,难以企及。正如英国有其“香槟社会主义者”(champagne socialist)和法国有“鱼子酱左派”(gauche caviar),美国的保守党一直在试图嘲笑富裕的进步人士,将其视为一无是处的知识分子,认为他们不必忍受他们所支持的政策的后果(相比之下,“纳斯卡观看者”(Nascar-watching)和“宣讲福音者”(Bible-bashing)则用于形容共和党人)。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指责阿德莱•史蒂文森(Adlai  Stevenson)在1952年成为“书呆子”。种族隔离主义者阿拉巴马州州长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将他的批判描述为“尖端大学教授”。“坐着高级轿车的开明派”(limousine liberal)这个词在1969年首次使用。当时,纽约市长候选人,保守的民主党人马里奥•普罗卡奇诺(Mario Procaccino)用“坐着高级轿车的开明派”来描述他的对手共和党约翰•林赛(John Lindsay)。 Obama in June stepping out for a coffee

然而,在消费时代,食品和饮料尤其是强有力生活方式的象征。早在1937年,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哀叹“大胡子果汁饮者在拥簇中走向‘进步’,就像是青蝇走向死猫”。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的语言学家杰费里•纳恩博格(Geoffrey  Nunberg)认为,直到1990年代中期,中产阶级美国自由主义者通常与喜欢布里干酪和夏敦埃酒的人群联系起来。“他们总吃白色食物和软食物。”他说道。

1997年,保守派作家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在《标准周刊》(Weekly Standard)登载一篇文章,在文章中使用了  “拿铁自由派”这一词语,并从此得到广泛应用。在文章中,他将“拿铁镇”描述为“在这里,自由主义是这里主导的生活方式,是一种不受挑战的意识形态,而社会问题则采取具体行动解决。”

很快,这句话流行起来。纳恩博格在《Talking Rightreferences the anti-Dean ad》一书的副标题中说道:它爆炸性的流行起来,它变成了一个标准术语。这是一个白人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让人们联想到自由主义。”

首先,咖啡连锁店的繁荣与自由城市密切相关,如星巴克总部的西雅图,在旧金山和纽约。

其欧洲名称(从意语‘caffe  latte’来说)暗示着消费者疲惫的存在和非美国式的模糊。咖啡馆是人们围坐着谈天的地方,而不是做事的地方。 Man drinking coffee

事实上,端着相对昂贵铁咖啡也带着一丝虚伪——言外之意是,有关社会上的拿铁喜好者应该把他或她的备用金捐赠给穷人而不是浪费在昂贵的热饮。

这对政治对手有益,但听起来也很伤感虚幻。纳恩博格说:“拿铁是柔软的,白色的,黏稠的。”

然而,当每个街角都似乎有星巴克,而拿铁就在路边咖啡厅售卖时,拿铁咖啡象征着精英的饮品,而不是老古板。

加州波莫纳学院食品研究专家凯拉•汤普金斯(Kyla  Tompkins)认为,与此相反,现实情况是,“这是工业生产的一种产品,高热量、低成本、高利润、没营养”。  她表示,虽然这是真的,但是有些知识产品附着着文化资本,如咖啡。睡眠不足的工人阶级是拿铁咖啡的核心消费者,他们把它作为一种兴奋剂。同样,一般来说,调配拿铁的咖啡师也不是大把花钱的精英。

实证证据表明,喜欢喝拿铁的那些人属于自由政治派,显然不足为信。

根据“星巴克:沃尔玛比率”,在美国2008年的选举中,预测人士内特•希尔(Nate Silver)对美国各州进行了排名。希尔发现,咖啡连锁店的分店多于超市巨头的分店,而从数据上来说,预计美国更多的票数将支持奥巴马而非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但从未证实偏爱拿铁咖啡是否有利于选举,或说,美式咖啡是否对选举有重要意义。 Latte

奈尔大学学者迈克尔•梅西康(Michael W Macy)研究政治意识形态与社会普查中所列的生活方式偏好是否有相关性。在其即将发表于《美国社会学杂志》的论文题为《自由派为什么喝拿铁咖啡?》(Why Do Liberals Drink Lattes)中,梅西说道:“不幸的是,社会普查列表中不包括热饮料这一偏好。”尽管列表上三分之二的产品都确实与政治前景有关联,但是不可能说拿铁饮品是其中之一。

纳恩博格认为,2004年的选举周期代表了“拿铁咖啡自由”嘲讽的顶盛时期。这不仅是因为成长协会(Club for Growth)对民主党的经典攻击,最终总统竞选中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打败约翰•克里(John  Kerry)获胜。尽管布什具有富裕的背景,他还是总是被描绘成一个德克萨斯州普通人,而克里,一个经常因他的财富、贵族作风和对风帆冲浪运动的喜爱而遭保守党人士的嘲笑。如果真的存在这么一个咖啡自由派,布什的成功竞选在这里就成了例证。

不过,纳恩博格认为,这种攻击在2008年有所减少。他说道:“莎拉•佩林(Sarah Palin)是最后一届共和党平民阶级战士。”在2012年的选举中,局势逆反,所有的嘲讽言论都指向了克里,共和党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因其所谓的精英主义而受到抨击,原因是他的个人财富以及所有关“47%”的言论。

甚至更重要的是,拿铁咖啡存在已久,不再被视为一个特别奇异的物品。纳恩博格说:“现在麦当劳销售五个品种的摩卡。”现在,在美国,几乎每个人都是拿铁自由派,或是保守人士,或是独立自主者。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中国日报网
相关推荐: 拿铁自由主义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