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全球荟萃 / 今日民主 / 正文

香港反对派结束“北美求援” 称争取外国支持香港民主

2014-04-15 15:01:3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13日,香港反对派领袖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和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结束“美加汇报之旅”后返回香港。陈李二人虽与美国“一唱一和”,但走下飞机的那一刻,这场闹剧即在“卖港求荣”的非议声下黯然落幕。

今年3月末,两人即马不停蹄奔走在美加之间,自称“不是要邀请外国势力干预香港,而是想向外国讲述香港的情況。”香港《大公报》则无情地点穿此行实为“抹黑之旅”:抹黑中央、抹黑香港(特区政府)、抹黑普选。对此,美国慷慨“配合”,美国国会中国问题委员会应允陈李两人“要求”,会持续“监察”香港;美国副总统拜登“路过”会见陈李二人,强调“美国长期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满载而归”的两人返回香港当天,原本计划在机场举行记者会宣扬此行“成果”。不料,当晚近30名市民在机场手持“昔有吴三桂;现出李陈配”、“反中乱港,卖港求荣”等标语,高喊口号表达对二人的不满。香港《太阳报》14日更撰文嘲讽,“如果政改最终一拍两散,陈李两大‘汉奸’可谓功不可没。”文章不无愤慨,称“为什么回归后普选一拖再拖,民主举步维艰?与其说是中央不信守承诺,不如说是香港‘汉奸’太多太猖狂,令中央对普选结果心存疑虑。”

陈方安生李柱铭结束赴美加求援 称争取外国支持香港民主

陈方安生、李柱名13日返港,民众手持“卖港求荣”标语接机。

李柱铭求美国“审查香港”

香港《南华早报》14日报道,李柱铭透露,美国国会将重启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提交香港报告,但已经在2007年终止。美国媒体引述美国国会资深幕僚的话称,已经收到李柱铭建议,但碍于时间有限,短期内难以实行,恐怕要等到明年。

两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极力寻找说辞。陈方安生称香港是国际都市,争取外国支持香港民主自由很正常。李柱铭强调,今次出访不是要求外国向北京施压,只是希望将香港的情况告知其他国家,从而能够令中央让香港实现民主。

陈方安生称表示,从来没有人向她提及,若她出访美加,她作为召集人的“香港2020”普选方案就不会获中央接纳。她指方案不是她个人方案,希望中央对事不对人,若方案符合《基本法》框架和能凝聚各界共识,希望中央接纳。李柱铭就认为若中央不接受方案,“即使我留在家也不会接受”,相反若中央接受方案,“我上月球也会接受”。

陈方安生昨日抵达香港后,马上有市民到场批评。为了挽回形象,她昨日匆匆接受两个电台节目的访问,声称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与欧美有紧密经济联系,所以香港发生的事不只是“国内的事”,暗示外国有权就香港事务发声。陈方安生又声称,如果有机会,未来将会访问欧洲。

陈方安生李柱铭结束赴美加求援 称争取外国支持香港民主

美国配合陈李“抹黑之旅”,美国副总统拜登“路过”会见二人称“美国长期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陈李引外力干涉港事惹公愤

陈李两人的一番狡辩引起香港各界不满。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刚直言,外国工商界的利益无需陈方安生过分关心。他指出,政改是香港的内务,根据国际惯例,外国无论如何都不应妄加评论及插手。王敏刚又说:“与其为外国企业操心,为何不去跟进香港市民关注的问题。美国监控我们通讯的事件他们还没有给香港一个答复。如果真心为香港好,陈方安生和李柱铭就应该去向拜登为港人要个交代。”

工联会副会长黄国健斥责陈方安生的言论是“强盗逻辑”,反问:“中国在全球也有侨民和资产,是否代表中国有大条道理去干预外国内政。”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金融界立法会议员吴亮星指出,政改问题属于中国的内政,李柱铭和陈方安生跑去美国和加拿大“告状”,不会得到市民的支持,并且已经有市民痛斥他们是汉奸,不满他们赤裸裸勾结外国势力。吴亮星强调,李柱铭和陈方安生的所作所为,绝对不是为了保护国家利益,认为如果二十三条立法,李陈二人很有可能触犯国家安全。他又说,中央很担心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所以李陈二人的行径,只会破坏政改沟通的气氛。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鑑林强调,政改是香港内部事务,毋须美国横加干预。他指出,当下正值咨询期的尾声,陈李二人的所作所为并未是为香港争取民主,而是借外国势力,企图为香港的反对派造势。他批评二人缺乏民主精神,又无端生事,引入外国势力干预本港政制,“短期而言,不利于政改,长期而言,则不利于香港的民主发展”。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前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系主任郑赤琰表示,陈李二人的言行显示他们漠视“一国两制”在港的成功落实而刻意生事。郑赤琰质疑陈李二人声称可能访问欧洲的原因,他说:“英国人在港殖民统治超过100年,在民主化方面毫无建树,二人凭什么相信英国人今日能给香港民主?”

陈方安生李柱铭结束赴美加求援 称争取外国支持香港民主

陈李引外力干涉港事惹公愤

李柱铭曾自称“敢当殖民主义走狗”

1995年李柱铭乞求美英联手干预香港回归进程,对抗中国,表示“美国作为世界民主的旗手,英国作为我们的宗主国,应当站出来抵挡北京欺凌”。他并自称“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

1996年,他在美国华盛顿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说,指“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已名存实亡,97年后的香港会受傀儡政府控制。

2002年10月底,李柱铭到美国与高层官员会面,商讨反23条立法。同年11月又去欧洲攻击基本法,要求外国干涉23条立法。

2003年6月初,李柱铭率领一个“民主派”代表团去美国“争取民主”。他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乞求美国支持,声称:“香港遭受来自中国最严重的袭击”。

近年李柱铭或有感“一只手掌拍不响”,而陈方安生自从政坛退下后,一直不甘寂寞,仍以为自己有举足轻重之位,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由“老鬼”带“新丁”,齐齐以“唱衰香港”专员身份,到外国挑拨离间。

陈李今次报称“应”总部设于美国纽约的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及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邀请,访问美加两周。陈方安生声称,香港与美国及加拿大在经贸、文化及家庭联系方面关系密切,故美加十分关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情况;而李柱铭在出发时已急不及待“唱衰香港”,扬言“现时(香港)的情况这么恶劣,我觉得有需要将香港的情况,实实在在讲出来”。更说自己会“有碗话碗,有碟话碟”。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