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博尔达切夫:立陶宛不负责任行为的根源

2021-11-27 18:54:20 作者: 季莫菲·博尔达切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立陶宛的问题在于,它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国家,而是一个主权非常有限的地理区域,在国际竞争环境中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这块土地可以假装行使外交政策,甚至与既定的国际参与者保持关系。但它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方面存在严重的问题,并认为自己不会受到任何可能出现后果的影响。

【俄罗斯】季莫菲·博尔达切夫:立陶宛不负责任行为的根源

作者:【俄罗斯】季莫菲·博尔达切夫

立陶宛的问题在于,它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国家,而是一个主权非常有限的地理区域,在国际竞争环境中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这块土地可以假装行使外交政策,甚至与既定的国际参与者保持关系。但它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方面存在严重的问题,并认为自己不会受到任何可能出现后果的影响。这其中就包括它最近决定与台湾建立正式联系,这违反了国际公认的一个中国原则,当然也包括立陶宛政府以前在各个方向上与俄罗斯对立的尝试。

即使立陶宛政府最近的行为难以解释,甚至无法理解,但这种行为的来源相对简单。然而,为了了解未来最佳的行动方案,人们需要知道导致问题的原因和我们在与某些伙伴打交道时面临的限制。我们俄罗斯在与东欧的小邻国打交道方面有一定的经验,知道理性的争论或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并不总是有效。历史和地理环境也很重要。

立陶宛在15世纪末归附波兰,直到21世纪初才有了独立的经验。18世纪下半叶,这块土地作为被征服的波兰领土的一部分,成为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碎片。十月革命后,立陶宛获得独立,然而不久它的首都维尔纽斯就被长期以来的敌人波兰占领。1940年,立陶宛再次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然后是苏联,在那里,它享有特殊待遇。

苏联当局对当地政治和知识生活的许多特点视而不见。最后,我们可以看到,立陶宛基本没有机会学习什么是主权国家并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责任。同时,当地的精英们对外部世界,特别是对大国形成一种非常特殊的态度。几乎所有地方决策者都认为,只要是大国,都对维尔纽斯当局有所亏欠。生活在中国,甚至在俄罗斯,真的很难理解这些比一个中国二线城市还小的国家的心理。那些生活在中国小城镇的人都明白,他们属于一个伟大民族,但对于立陶宛的政客来说,他们生活的地方就是世界。

在这个国家加入以经济巨人德国为首的欧盟后,立陶宛失去几乎1/3的初始人口,这些人作为永久的劳工移民迁往西欧国家。由于欧盟共同市场苛刻的条件,立陶宛的教育系统已经衰落,经济也相对消亡。这个国家由前亲美派的代表和散居在美国或加拿大的立陶宛人后代管理。这两类人的动机都是为美国利益服务,而且很多时候是不请自来主动跪舔的。

最近与邻国白俄罗斯的冲突,导致通过立陶宛波罗的海港口的国际贸易急剧减少。立陶宛还关闭了用于民用飞行的空域,使其他欧洲国家和俄罗斯的许多人不得不延长飞行时间并支付更高的机票价格。由于这些行动,立陶宛当局也没有“余粮”了,只能靠他们对美国的忠诚和利用主权国家的地位承认与某些区域的外交关系换钱花。因此,它从行为上效仿那些在人口和对世界经济贡献方面与它相当的袖珍国家。

中国显然相信,任何个人或国家都不是无可救药的。然而,在某些情况下,不负责任行为的根源在于这个国家的本质。理性地判断行为后果的能力,需要建立在对自身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地位的理性态度上,由此而来的理性行为才是真正主权国家应有的品质。我们确实需要做大量工作来培养这些其实并不想真正独立的伙伴。(作者是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主任)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时报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