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瑞典共产党:社会主义是怎样的?

2021-09-23 20:47:35 作者: CCNUMPFC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社会主义引入市场改革来弥补经济不发达的措施,可能是一个短期解决方案,但长期依靠这种解决方案会带来重新引入和加强小资产阶级力量的巨大风险,侵蚀社会主义根基。

瑞典共产党:社会主义是怎样的?

作者:CCNUMPFC

编译:周慧

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发布时间:2021-09-04 18:56:44

社会主义引入市场改革来弥补经济不发达的措施,可能是一个短期解决方案,但长期依靠这种解决方案会带来重新引入和加强小资产阶级力量的巨大风险,侵蚀社会主义根基。

1.webp.jpg

图片来自“瑞典共产党”。

【原编者按】本文选自北欧共产主义评论网2019年12月1日刊文,瑞典共产党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角度阐释了资本主义的内生性矛盾,从而回答了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问题。

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一书中指出:“手工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

要知道社会主义是怎样的,我们必须明确资本主义的根本属性,了解其内生性矛盾是如何产生的,并比较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差异,从而来理解资本主义被社会主义所代替的历史必然性。

资本的逐利性要求资本家不断追求更高的生产效率。随着生产力的不断进步,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应用大大增加了工业产量,同时也引起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不变资本的份额(c)逐渐变大。

资本主义生产在越来越多的环节中用机器代替手工劳动导致对劳动力需求下降,也就缩短了产品生产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从而降低了产品的价值。新技术的使用在最开始为企业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但随着其他资本家竞相采用新技术和新方法,之前某个资本家的超额剩余价值就不存在了。

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可变资本(v)的比例不断减少,导致失业人口增加,同时降低了整个社会的购买力。资本主义进一步自动化的后果,导致整个社会平均利润率下降(r= m/(c+v))。这对资本主义制度提出了挑战,并为社会主义埋下了种子。

此外,生产过程中出现的信息很容易不费成本地在短时间内传播与复制。所以,能够暂时获得相对竞争优势的创新对于资本家获得更多利润变得越来越重要,这反映在限制知识传播的专利和知识产权的出现上。

对信息的垄断或私人占有是使信息价值不至于趋于零的唯一方式。近年来,资本主义国家试图通过专利法和知识产权保护法等手段人为地限制技术进步的同时,与技术进步本身产生矛盾便是例证。

马克思曾写道:“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

新技术的发明和应用应促进实现工人阶级的利益,而不是被垄断来造福少数资本家。资本主义世界大部分地区生产水平虽然在不断提高,劳动者实际工资水平却并没有提高。

假设以牺牲当前越来越大的经济体系总量为代价,生产自动化可能实现的唯一途径是在保持较高或更高生活水平的同时缩短每日工作时间、降低退休年龄。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这一切都可以成为并将成为现实,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仍然是不可能的。从历史来看,资本主义国家常通过发动战争的形式来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社会主义国家从来不需要依靠战争。

一方面,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新技术的解放潜力与其实际运用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尽管生产力取得了进步,但自动化迫使世界各地的资本主义政府不断试图通过提高退休年龄和延长工作时间的立法,以获得新的或额外的劳动力进行剥削,这比应用新的节省劳动力的技术更便宜。

因此,尽管新技术和自动化带来了更高的生活水平,但阶级斗争仍然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没有它,首先使用机器和自动化等新的节省劳动力的技术就没有意义了。

另一方面,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工人阶级的利益始终放在首位,任何经济和技术资源都是为工人阶级服务。此外,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用来解决“公地悲剧”问题(资本主义的社会和环境危机已经发展到威胁自身)的唯一可行办法。

然而,社会主义是否能在资本主义世界中的发展壮大最终取决于它是否能够以一种比危机重重的资本主义世界更有效的方式推进技术和提高生活水平。在这一过程中,社会主义不仅要承受经济危机和军事干预威胁带来的压力,同时还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使之超过资本主义世界。

苏联的计划经济表明,这在实践中是可能的,但还远远不够。目前的计划经济形势可能还不足以让所有社会主义都能在像古巴这样的现有社会主义国家长期独立发展。

社会主义引入市场改革来弥补经济不发达的措施,可能是一个短期解决方案,但长期依靠这种解决方案会带来重新引入和加强小资产阶级力量的巨大风险,侵蚀社会主义根基。市场改革在某种程度上将利润最大化动力重新引入经济,同时重新引入以参与资本主义体系为前提的力量和发展动力。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任何早期社会主义中的市场机制,或短期市场改革的重新引入,都应该以优化计划经济本身的进步来弥补,这使得上述市场改革在长期来看是多余的。

早在70年代,智利就进行了一场赛博“协同控制工程”实验,旨在使用类似计算机网络的系统来统筹管理国民经济。后来因智利发生政变而导致这一实验中断。

在最近参观中国阿里巴巴公司时,外国代表团看到了一张数字地图,在这张地图上,从个人到所有的经济流量全都显示了出来,并且实时监控。现代技术,特别是在计算能力和通信技术方面要大力进行这种“大数据”规划,收集实时反馈,并适应社会生产和消费的变化。这种数字规划可以大大超过70年代苏联曾计划通过发明计算机来管理经济的预想。

当前的关键任务是通过巩固工人阶级运用科学技术的基本能力和改善工人阶级的经济状况来建设社会主义,使其不受资本主义倒退和反革命倾向的影响,就像今天的资本主义再也不能倒退为封建主义一样。

通过让工人阶级直接参与社会主义的建设,获得工人阶级对社会主义的真正支持。为了实现这一点,必须有一个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系,它在所有方面上能够明显优于我们目前的经济规划

总而言之,社会主义意味着所有目前可用的技术都将被用来解放和实现人类的全部潜力,而不是限制它为少数人服务。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都将反映科学技术带来的新的、无尽的可能性。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有关机器部分中(第692页),马克思指出: “加入资本的生产过程以后,劳动资料经历了不同的形态变化,它的最后形态是机器,或者更确切说,是自动的机器体系,它是由自动机,由一种自行运转的动力推动的。这种自动机由许多的机器器官和智能器官组成,因此,工人自己只是被当做自动的机器体系的有意识的肢体。”

在《资本论》第一卷第15章中,马克思深入分析机器体系 “通过传动机由一个中央自动机推动的工作机的有组织的体系,是机器生产的最发达的形态。在这里,代替单个机器的是一个庞大的机械怪物,它的躯体充满了整座整座的厂房,它的魔力先是由它的庞大肢体庄重而有节奏的运动掩盖着,然后在它的无数真正工作器官的疯狂的旋转中迸发出来。”

就像手工磨推动了封建社会,蒸汽磨解锁了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的自动机似乎将是打开发达社会主义之门的钥匙。

(编译:周慧,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微信公众号;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WorldCommunistParties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