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科瓦契奇:中国10年后将凭制造业超越美国

2021-09-10 20:42:00 作者: 列昂尼德 •科瓦契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到2031年中国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经济领导者,这是彭博社采访的专家得出的结论。专家们认为,中国不仅将在GDP上超越美国,还会在全球价值链上取代美国。中国此前主要依靠房地产市场和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增长动力。如今正如“十四五”规划中所述,中国努力的目标是在制造业上取得世界领先地位。

1、

中国10年后将凭制造业超越美国

作者: 列昂尼德 •科瓦契奇 

到2031年中国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经济领导者,这是彭博社采访的专家得出的结论。专家们认为,中国不仅将在GDP上超越美国,还会在全球价值链上取代美国。中国此前主要依靠房地产市场和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增长动力。如今正如“十四五”规划中所述,中国努力的目标是在制造业上取得世界领先地位。

尽管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但近年来制造业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一直在稳步下降。如果说五年前制造业占GDP的比重超过30%,那么2019年这个数字只有27.7%。根据中国国家发改委的数据,2017年至2019年制造业新注册企业数量年均下降5.2%。与此同时现存生产企业经常停工停产。同一时期离开制造业的公司数量年均增长 24.6%。

这些趋势的背后有一个简单的经济逻辑。事实上中国几十年来一直充当“世界工厂”。然而这只涉及成品或低技术行业的最终组装。总体而言,本世纪初中国创造的产品附加值占比尽管不断提高,但在大多数产品类别中,附加值也没有超过 20%。尤其是在高科技行业,这个数字还要低得多。例如,iPhone X 定价为 1000 美元,中国企业仅占附加值的 10.4%。 iPhone X 生产中使用的所有组件中约有 40% 不是来自美国或中国,而是来自日本或韩国等第三国。

随着整体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作为拥有过剩廉价劳动力的全球工厂的竞争力开始下降。中国人均GDP在二十年间增长了十倍,达到1万美元。就这一指标而言,中国已经超过东南亚的许多发展中国家。但到2035年中国的目标是达到发达国家平均收入水平。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这一水平定为30000美元。这项任务可谓是雄心勃勃,但到目前为止中国已成功实施了看似困难的任务。例如,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让8亿人摆脱了贫困。

自新千年头十年后半期以来,中国一直通过投资房地产市场和基础设施建设来解决增长问题。这在当时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案。随后进行的土地改革允许地方政府将土地出租给开发商。由于朱镕基的税制改革给予了地方政府更大的自主权和更大的社会支出责任,土地成了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贾晋京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解释说,中国城市化的快速步伐也推动了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需求。贾晋京专家说:

“中国自改革开放后一直处在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2000年中国人口城镇化率为38%,而2020年则超过了60%,这种快速的城镇化必然要求大量的住房建设。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土地金融。在开发的过程中,土地由无法参与现代产业链变成了能够参与现代产业链。这不仅体现在住房需求,也包括土地开发后的城区建设,比如写字楼和商场都陆续出现,这又会进一步产生经济活动、价值链和税收。”

基础设施建设也符合城镇化的客观要求。此外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进一步加剧了这些趋势。之后为了支持经济发展,中国政府分配了规模前所未有的流动资金——超过中国 GDP 的 12%。这些资金用于基础设施项目以及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基础设施项目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并产生强劲的 GDP 增长。这在当时发挥了很大作用——中国是少数几个在 2008 年危机中幸存下来并保持积极活力的国家之一。

然而不可能无限期地依赖这些刺激措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过热的威胁。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造成了根本性的失衡。经济中的债务水平上升。显然,增长模式需要改变。

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强调刺激国内消费作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的必要性。这是合乎逻辑的——随着人均 GDP 的增长,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福祉的提升,其购买力也随之增加。此外,与一些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矛盾表明,中国已不应过分依赖国外市场,而应挖掘“内循环”的潜力。贾晋京专家指出,事实上新的五年计划主要旨在实现中国的技术和生产独立,填补生产链的空白。他说:

“目前主要是大数据合作以及与自动化有关的行业,比如智能制造。可以说中国有较强的大数据基础,这是一个重要的方向。另一个重要的方向是补短板的领域,即突破过去一些的瓶颈,比如芯片以及一些关键领域的基础零部件。”

、未来几年中国将重点发展自己的生产链,培养高级人才,不仅在工业领域,而且在其他领域,包括在基础科学领域。研发支出预计每年增长 7% 以上。同时基础研究投入占研发投入总额的比重由6%提高到8%。特别强调芯片生产、量子计算机、基因工程和生物技术等颠覆性技术。众所周知,早在与美国技术对抗开始之前就开始实施的“千人计划”等计划就是旨在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最优秀的专家创造一个有利的研究环境。

有专家担心,注重内循环发展的中国会放慢改革开放的步伐。而与美国在高科技产业的对抗只会愈演愈烈。贾晋京专家认为,这些担心是没有根据的。在他看来,中美两国是在不同的领域打交道,两国互不影响,而是相辅相成。贾晋京专家接着说:

“美国可能在政策方面会这么表态,但实际上中美间制造业的抗衡大概率是不会发生的。因为中美与制造相关的发展方向不同,统计体系也不同。美国以信息化为主,很多相关产业与传统制造业相距甚远,甚至是去制造业化的。并且美国目前仍然在继续这一过程,若想回归传统制造业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美国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将传统制造业转移出本土,随着制造业的发展,现在的美国缺乏不少产业环境。而在新兴制造业方面,中美的发展方向又太一样。因此总体来看,两国间在制造业领域是互补性大于竞争性。”

中方愿意参与多边贸易自由化倡议。中国加入了RCEP,还正在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另一个问题是,这是一条双向道。而美国目前并不去迎合中国。尽管美国本届政府,与接连退出多项国际协议的特朗普政府不同,整体上坚持恢复美国在全球经济和贸易领导地位的战略,但拜登仍不急于重返 CPTPP协定。相反,华盛顿正在推动《亚洲电子商务协定》,以此作为对中国在亚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某种制衡。随着美国政治精英对中国增长的日益担忧,中国的任何产业战略都会被美国人带着可能侵犯自身利益这个棱镜去看待,并被视为对美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主导地位的威胁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