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胡懋仁丨一个笑话:民主=竞争

2021-05-03 19:16:11 作者: 胡懋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大量的事实已经证明,要想在历史中找到正确的结论,唯有唯物史观才做得到,而唯心史观不过使人们从一个迷思进入另一个迷思,而且永远走不出来。

胡懋仁丨一个笑话:民主=竞争

作者:胡懋仁

攻占巴士底狱

【说明】本文为昨天发布胡懋仁教授《阶级、阶级斗争与所谓“人类之爱”》一文的续篇。

那篇涉及到易中天的文章中,提到据说是易中天的一个观点。易中天表示说,所谓规律就是:民主=竞争,同样面对垄断为本的“特权阶级”造成的社会不公,竞争为本的“资产阶级”才能推动民主,而暴力为本的“无产阶级”再怎么造反与革命,都只会重蹈专制。

或许我们从这个西方民主的由来考察一下资产阶级民主是怎么诞生的吧。在十八世纪的法国,易中天所谓的特权阶级,其实就是王室和贵族这样的大地主阶级对于新兴的资产阶级确实打压得很厉害。在这样的情况下,按照易中天的说法,法国的资产阶级应该通过所谓竞争去争取民主。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法国资产阶级能跟谁竞争,是在资产阶级内部竞争吗?这在法国革命前就已经存在了,这种资产阶级内部的竞争并没有给法国带来民主,而不过只是相互之间利益的争夺。那么是资产阶级同所谓特权阶级即同王室与贵族竞争吗?王室和贵族大权在握,资产阶级怎么竞争?刀把子枪杆子都在统治者手里,一个所谓竞争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吗?所以,法国资产阶级也只能通过革命,攻占巴士底狱,把国王和王后送上断头台,彻底打碎了封建专制制度的国家机器,建立起资产阶级专政(请注意,这样的专政到底算是民主还是专制,请各位看客自行判断)。1793年,在法国大革命中出现的最典型的资产阶级专政就是雅各宾派专政。

然而仅有这样的专政,法国的大资产阶级并不放心。因为雅各宾派专政与下层民众的关系有点过于密切。这种密切的关系会影响到法国大资产阶级的利益。所以法国的大资产阶级搞出来一个热月政变,推翻了雅各宾派专政。几经波折后,最后法国大资产阶级把拿破仑请了出来,给了他一顶皇冠,让他以皇帝的名份来实行资产阶级的统治与专政。这时的法国有民主吗?在雅各宾派专政被推翻,以及在热月政变之后的那段时间,那个所谓代表法国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国民议会,在拿破仑时代不过成了摆设。

然后,法国几经折腾,直到十九世纪后期,巴黎公社被镇压之后,法国才逐渐根据法律实行起资产阶级的民主来。这与所谓“民主=竞争”有什么关系?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用这样的话语来骗人,道行也实在是低了一点吧?

英国在十九世纪实行所谓普选时,是需要有财产资格的。广大工人正是因为财产不达标,所以既没有选举权,更没有被选举权。这才有了英国工人阶级的宪章运动。美国的女性,直到1921年,才获得了选举权。这是竞争得到的民主吗?开哪门子国际玩笑?

罔顾历史,信口开河,这是这篇易中天这篇文字的基本表达方式。为了证明其观点的正确,文中引用的洛克的一句话: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否则人类必将进入灾难之门。我不想在这里对洛克的这句话进行学理上的分析,我们还是只看历史事实好了。为什么洛克会讲财产不可公有,并不是因为那时的英国有了什么财产公有制,而是因为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在封建制度下没有什么保障,而所谓那时的财产充公,就是资产阶级的财产落入封建贵族以及王室的腰包。这是财产不可公有的本质思想。权力不可私有,是说,在封建专制制度下,权力不应该是只归于王室与贵族,而是资产阶级要来分一杯羹。如果不让资产阶级分这杯羹,那就是权力私有。只有资产阶级过来分到这一杯羹,权力就不再算是私有了。然而,事实是,最终资产阶级并不是只是来分这一杯羹,而是把这杯羹都夺走了。英国的王室和贵族成了配头和摆设。所以实际的结果是,封建贵族与王室的权力私有,变成了资产阶级的权力私有。而广大工人与劳动者,依然一无所有。

这篇涉及到易中天的文字是在2016年发出来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还有人把这样的文字称为深度好文,是不是太可笑了?我在昨天的文章中提到,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文字是易老师写的,因为作者署名是宋仁,但其标题中则是在易中天名字的后面有一个冒号,意思就是这些东西都是属于易中天的知识产权。而我也没有看到易中天对这种做法的否认。是支持?是赞同?还是默许?那就不知道了。

文字通篇是反对唯物史观的,文字只是从阶级斗争的某些表面的现象来下结论,用他们的唯心史观那一套来批判唯物史观。这样的批评实在是没有任何价值。如果这样的文字或者这样的观点真的是易中天所为,那么真的要请易中天补一下唯物史观的课。如果不补上这一课,易中天在文中说他要写一部《中华史》,肯定也一定是写不好的,一定是谬误百出,甚至千出、万出的。

对于中国的某些学者,特别是所谓公知来说,他们确实很缺少唯物史观的观点与方法。尽管他们可能都听说过唯物史观这个概念的名称,但是他们从来都是不信这一套的。他们对于资产阶级鼓吹的唯心史观总是趋之若鹜,欣赏不已。在他们看来,唯物史观就是老生常谈,殊不知,唯心史观的老生常谈之历史比唯物史观的问世要早得多,当然也就更为久远。大量的事实已经证明,要想在历史中找到正确的结论,唯有唯物史观才做得到,而唯心史观不过使人们从一个迷思进入另一个迷思,而且永远走不出来。

【相关阅读】

胡懋仁:阶级、阶级斗争与所谓“人类之爱”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转编自“北航老胡之闲话”)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昆仑策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