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乌鸦校尉:印度恒河,史上最强病毒培养皿

2021-04-23 20:06:50 作者: 乌鸦校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印度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里,都堆满了尸体。放眼整条恒河,都已经被尸体塞满,不光是恒河,印度各地的所有河流都被死尸给堵塞,在长时间的浸泡下,这些尸体已经被泡发,开始发烂、发臭。

印度恒河——史上最强病毒培养皿

1、

印度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里,都堆满了尸体,几乎每一栋房子里,都有人在为死者悲泣,一种恐怖压抑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国度。

医院里的死尸已经放得满满当当,没有人过来把尸体抬出去,给将死之人腾腾地方,尸体就这么一摞一摞地堆在那里。

更令人绝望的是死神降临的速度,往往火车离站时车上还全是活人,到站时车上就已经满是尸体和垂死之人了。

再放眼整条恒河,都已经被尸体塞满,不光是恒河,印度各地的所有河流都被死尸给堵塞,在长时间的浸泡下,这些尸体已经被泡发,开始发烂、发臭。

一个22岁的印度青年绝望地说:“恒河里全是尸体,因为人们没有足够的木材来火化,我的妻子也在里面,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我的家人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整个印度的土地上,似乎只剩下了死亡。

哎......等等,这是一百年前1918年大流感时的印度。

虽说三哥最近疫情很严重,不过目前跟当年比,还是有点差距。

当时印度疫情多惨烈呢?据载,当时连“圣雄”甘地都感染了大流感,差一点人就没了。

但当时印度还是英国殖民地,因为各种原因政府一直没有进行过详细的统计,所以那时候印度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也不知道。

直到上世纪50年代,美国著名的人口统计学家金斯利·戴维斯根据印度历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估算出,印度在大流感期间丧生的人数大约为2000万人,是当时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而根据印度自己的估算,死于流感的大概有1700万人,占当时印度总人口的1/20,差不多相当于整个澳大利亚。

100多年过去了,如今再回想起1918年印度的那场浩劫,仍让人心有余悸。

1

十九世纪,是印度棉纺织业迅速发展的时代,当时作为印度纺织业中心的孟买,吸引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人口迎来高速增长时期。

但是这些迁移过来的劳动力,大多是印度低种姓的穷人,他们通常住在拥挤不堪的贫民窟里,有些人甚至连贫民窟都住不上,就在一些肮脏的小巷、马厩和仓库里苟且生活。

其实直到现在,印度穷人们的生活条件相比于那时都没有什么大的改善,这样拥挤肮脏的环境,和印度人普遍极差的生活习惯,为病毒提供了绝佳的传播机会。

1918年5月29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之时,一艘载有印度军队的轮船抵达孟买海岸,上面装满了从宗主国运回来的物资,同时携带着的,还有从远方带来的致命流感病毒毒株。

不久,孟买就出现了最早的大流感病例,城市里患发烧、四肢疼痛、支气管炎症的病人越来越多,但殖民政府以为只是一般的流感,并没有当回事。

第一波疫情的致死率并不高,加上普遍拥有“百毒不侵”的体质,第一波疫情没过一段时间就销声匿迹了,因此基本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

但是在人们以为病毒已经远去的时候,流感病毒已经悄悄完成了变异,潜伏期变得更短,致死率变得更高,一度高达10%,很多人仅一上午的时间就从感染走向死亡,至此,大流感开始在印度全面爆发。

正如我们开篇所说,有时候火车离站时车上还全是活人,到站时车上就已经满是尸体和垂死之人了。

病毒的致命性体现最为明显的,是在低种姓印度教徒身上。

根据当时的数据统计,大流感在欧洲每千人的死亡率是8.3,犹太人是14.8,但低种姓的印度教徒,则高达61.6。

为啥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极其热衷于参加宗教活动,造成了疫情的大范围传播。

而印度教最盛大的节日,同时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宗教集会——大壶节,在流感传播当中起到了极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2、

在印度安拉阿巴德、赫尔德瓦尔、乌贾恩、纳西克这四个城市,大壶节每十二年分别举行一次,另外每六年在安拉阿巴德和赫尔德瓦尔举行半礼,每三年一次小礼。

届时会有数百万印度教徒到举办城市跳进恒河沐浴来“洗涤罪孽”,举行的周期可长达55天。

1918年的大壶节,在印度的安拉阿巴德举行。当时英国殖民政府为了避免疫情进一步传播到无法控制的地步,当时试图通过交通封锁来阻止朝圣者参加。

4、

但即便如此,也根本无法阻挡印度朝圣者的热情,仍有300万印度教徒参加大壶节。

政府封锁交通,他们就步行或者坐牛车来参加朝圣,这么长途跋涉一路过来,更是加剧了疫情的大范围传播。

除了宗教活动聚集导致低种姓印度教徒死亡率高外,极差的生活环境和薄弱的医疗系统也让他们面对疫情毫无招架之力。

当时在印度任职的英国男爵丁肖·马内克吉·佩蒂特爵士如此评价印度的大都会孟买:“这座城市隐藏在疾病、污垢和退化的深处,其卫生条件是欧洲一个三流城市也完全不能容忍的!”

5、

但尽管英国人对脏乱差的印度如此嫌弃,也根本不愿意去花费任何时间精力和金钱来改造这个巨大的“病毒培养皿”。

印度死多少人对于英国殖民当局甚至一些印度官员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数字,只要自己不染上疫,怎么都无所谓。

所以当时包括一些印度人在内的大多数政府官员为了自保,纷纷跑到山里避疫,把印度老百姓留在疫区自生自灭。

那有人问了,染上疫不是还能治吗?卫生防疫系统肯定要运作起来吧。

其实当时别说是印度了,全世界的卫生保健系统也都还尚未建立,哪怕是在经济实力强大的国家,公共卫生保健仍是奢侈品。

当时印度本就为数不多的医院早已没有床位,即便后来开始征用学校扩充床位后也远远不够接纳病人,大多数患者只能自愈或者等死。

但殖民政府完全不管也不行,兔子急了会跳墙,老百姓急了拉上这些“洋大爷”一起垫背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们就开给大家提一些奇奇怪怪的建议。

比如说建议大家多用消毒剂,并且尽量在户外睡觉,离开通风不佳的房间。不过大家要都去户外睡觉了,一起“同呼吸共命运”,难道不是更容易感染吗?

官方还建议老百姓用高锰酸钾漱口,跟懂王建议大家注射消毒剂的骚操作似乎也差不离。

6、

另外,洋大人们还有一个必杀技,那就是信仰。

英国人虽然治不了疫情,但是为了保证不乱套,他们要让老百姓相信别的东西能治,比如三哥日日膜拜的圣河里的恒河水。

老百姓连药都买不起,染了疫别无他法,只能仰仗依赖恒河水,恒河完全被神化,不仅能够洗涤心灵,还能超度灵魂,更能包治百病。

但是话说回来,除了相信恒河水能挽救自己的生命,老百姓还有别的办法吗?这已经是他们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他们心里最后的一丝丝安慰剂。

所以流感期间,除了喝恒河水和在恒河中沐浴,很多印度人没有钱来处理家人尸骨去火化,就直接把尸体丢进恒河,希望恒河水能够去除家人身上的病痛,来世能够更加幸福。

这些带着病毒的尸体被沉入恒河,细菌随着恒河水继续往下游流,下游的人还在毫不顾忌地拿恒河水喝,在恒河水里洗澡洗衣服洗菜,病毒传播得越来越广,造成了流感更大范围的传播。

两年后,大流感在全球慢慢消失,洋大人继续着他们的统治,印度老百姓继续喝着恒河水。只是随着流感消失的,还有2000万印度人的生命。

2

在殖民者的眼里,印度贱民的命当然是不值一提的。

但是100多年过去,在印度已经独立70多年后的今天,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三哥依旧信奉着头上的神灵,喝着恒河水和牛尿,一边载歌载舞,一边任由病毒肆意传播发酵,就怪不到大英帝国的头上了。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最让人担心的事情,最近还是发生了,印度的疫情,已经几近失控了。

连续6天,印度单日新增病例都超过了20万,最高时甚至一天逼近30万,三哥这波近乎疯狂的反弹,让在座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4、

大英相国小金毛约翰逊本来打算下周对印度进行访问,这两天也默默取消了行程,决定暂时还是不去送人头了。

如果仔细对比,印度这次的新冠疫情走向,似乎有要复刻1918大流感的趋势。

从数据上来看,印度疫情在今年2月份的时候似乎一度好转,从每天新增直逼10万直降到日增几千。

稀里糊涂地“消退”,这第二波疫情海啸就又来了,并且远比第一波凶猛得多。

5、

这个势头,跟百年前十分接近。而另外一个相似点是,卷土重来的都是更为凶猛的变异病毒。

目前印度本土出现的“双重变异”新冠病毒,被标记为B1617,在另外两种已知变体的基础上发生突变,传播变得更快,而且传染性更强,这是导致该国疫情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话虽这么说,但病毒传染性再强,只要隔离做得好,病毒拿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但架不住三哥不长记性啊,1918年造成流感大规模扩散的宗教聚集活动“大壶节”,在这次的疫情爆发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大壶节通常在1月份开始举行,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把推到了4月份,一直到5月份才结束。

第一波疫情还没过去,疫情刚得到缓和,三哥就放松警惕,开始欢天喜地把门出,一边奏乐一边舞来欢庆节日了。

有印媒预计,今年的大壶节会有1亿到1.5亿印度教信徒前来参与,并且几乎每天都有几十万人甚至几百万人集体浸泡在恒河水中“沐浴”。

4、

所以恒河,现在就是绝佳的病毒培养皿。

1918年的历史,又在印度这片土地上重新上演了。

除了在欢庆大壶节的过程中散播病毒这样的历史再现,印度人还添了新花样,比如说“泼粪节”。

近日在印度印第安得拉邦的一个叫Kairuppala的村子里,“泼粪节”也拉开序幕。

数千村民无视政府规定,违反限定的社交距离,举办盛大的泼粪大战,现场牛粪满天飞,人们相互扔粪扔得不亦乐乎,希望用这样的方式祈求得到健康繁荣......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内味儿......

这期间印度政府有采取什么防疫措施吗?

还真有,印度政府规定了,所有这些参与大型活动的人,必须要有新冠检测阴性证明才能去参与集会,但实际在落实层面上,完全形同虚设,参加集会的印度人民如入无人之境,甚至得了新冠还跑去参加活动的也大有人在。

你说100多年前的英属殖民地政府,为了管控印度疫情还知道有点作为,比如说切断交通防止老百姓乱跑,这印度政府是吃干饭的?

5、

还别说,真情有可原。这春天里教徒们的宗教活动热闹,各个地方政客们的选举活动也热闹啊,各种大型竞选活动此起彼伏。你说政府要是严格管控宗教集会了,地方选举是不是也得管管,至少明面儿上得看得过去吧。

但政客们的选票能耽搁吗?不能,所以干脆一视同仁,都不管了呗(反正管也管不住)。

也不光是宗教集会,平日里的封锁也不敢管的太多,要管的太多,经济也绷不住啊。

之前几次封城,印度的经济已经吃不消了,比政府更吃不消的,还是占印度人口绝大多数的低种姓和底层人口。

6、

很多印度底层人民常年处于贫困状态,基本没有存款,更没有其他社会保障,一旦封城,这部分人一天不工作就要饿一天肚子,穷人呆在家里就要活活饿死,只能出去外面工作。

而往往这类人的生活环境和卫生条件又极其恶劣,通常居住在人口密度很大的地方,所以当中只要有一个人感染,那传播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也很难控制。

100多年过去,对于印度底层人民来说,生活条件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改善。当疫情再次来临之时,影响最严重的,还是他们。

3

不过暂且抛开疫情聚集、政府管理和人民生活条件不谈,相比于这些,三哥有一样可比100年前强多了,并且和人民福祉息息相关,那就是名声在外的制药业。

三哥作为世界制药产业大国,号称“世界药房”,长期是全球最大疫苗生产国,其疫苗产能占全球近60%。

所以疫情来了也不怕,三哥有这么强的疫苗生产能力,只要给老百姓全接种疫苗了,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当时莫迪老仙也说了,要在印度实施世界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疫苗接种计划,目标是一天注射500万针,所以大家莫慌,该吃吃,该喝喝,疫苗人人都有哒。

6、

而且,给本国国民注射还只是个小目标,达则兼济天下嘛,莫迪更是打算把印度疫苗推向全世界,拍着胸脯保证友好邻邦的疫苗印度全包了。

但是啊......就在三哥想要以主角身份拯救全世界的时候,自家后院起火了......

莫迪夸下海口后不久,印度多地就传出了疫苗中心关闭的消息。在疫情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全邦71个疫苗中心,关了整整62个。

而在更严重的奥迪沙邦,一周内就关闭了700处接种中心。

啥原因呢?原因在美国。拜登可不是莫迪,什么事儿当然先紧着自家。

为了保障美国优先,拜登禁止了疫苗和疫苗生产所需的大量材料的出口,什么安瓿瓶、玻璃、塑料啊等等等等,这都是印度没办法自己生产的东西,美国这儿一卡,印度直接傻眼了。

印度最大的疫苗生产商“印度血清研究所”因为拿不到生产疫苗所需的原材料,都快急死了,直接在推特上喊话拜登放行。

但照着美国吃着占着还要拿着的尿性,在这时候给印度放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如果按照印度目前的接种速度,印度需要大约十年的时间才可让全国70%的人口接种疫苗。

虽说疫苗这块儿目前是没啥指望了,但是人印度政府在医疗制度上下了功夫啊,就比如说经常被印吹们拿出来说的“全民免费医疗制度”。

印度独立之初就在宪法中明确规定“所有国民都享受免费医疗”,并且“只要身处印度,到公立医院看病除了药费,其余包括挂号费、检查费、就诊费甚至营养餐都免费”。

在人口占比70%以上的农村地区,印度还构建了一个三级医疗保障网,包括保健站、初级保健中心和社区保健中心三部分,免费向穷人提供医疗服务。

当然,在公立医疗体系之外,政府也鼓励私人资本经营私立医疗机构,这样穷人可以免费看病,富人想花钱也欢迎,堪称“全民免费医疗”的一幅美好蓝图。

这看起来可是老百姓实实在在能得着的实惠,最起码染了新冠也不怕,可以花公家钱免费治疗,这可是1918年那会儿不能比的吧。

但是......这看似很美好的印度公立医疗服务体系,其实就是个糖衣炮弹......

真实情况是什么呢?

大约每10万名印度农村居民,才能配备1个社区保健中心,一般也只有30张病房和4名专科医生,医疗基础设施严重不足和落后是常态。

4、

5、

(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印度“断氧门”所在的戈勒克布尔县,一个有400万人口的大县,其最大公立医院的医疗供氧居然还在依赖最原始的氧气瓶......)

所以一旦疫情肆虐,这种社区保健中心基本是等同于无。

印度政府常年用于医疗服务的财政拨款约占GDP的0.9%,约为印度卫生总支出的18%。这样的财政投入,又能带来怎样的免费医疗条件呢?

跟我们国家对比一下吧,印度人均GDP仅为我国五分之一,医疗卫生财政投入占GDP的比例也仅为中国的一半……

中国公立医院里每个病人获得的资源除以十,就是印度病人能够得到的。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印度很多新冠患者根本排不上床位,印度的医院外面,多得是哭着喊着得不到床位的新冠患者。

有些好不容易弄到了床位,还要跟别人共享。除了床位,氧气和呼吸机供应也相当紧缺,基本上一个病人不行了,就得赶紧把呼吸机给另外一个病人使。

医疗系统已几近瘫痪,同样不堪重负的,还有火葬场。

因为尸体太多灵车不够用,有一些公交车都改为灵车拉尸体了。

尸体运到火葬场,可以看到的是尸体堆积成山,到处都是救护车和等待的家属。

4、

用来烧尸的木材价格蹭蹭上涨,排着火化的队伍都从火葬场排到了大街上,有些家属等不及,干脆直接拉着尸体偷偷找个没人的地方给烧了。

这样的状况,跟我们文章开头所描述的场景似乎也快差不离了......

这种情况下,无望的印度老百姓还能怎么办呢?

5、

可这样的聚众式的“疗伤”,势必又要散播更多的病毒和造成更加严重的疫情,印度的医疗系统势必更加瘫痪,然后人民更加无望,周而复始......

此题堪称无解。

参考资料:

新浪网:全民免费医疗的是与非

邓铂鋆:骇人听闻的不仅是“断氧门”,还有印度免费医疗的真相

One of the world's largest religious gatherings is moving ahead as planned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乌鸦校尉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