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周小川:如果不用还中国债务,就能更好地应对疫情?

2021-04-22 21:38:57 作者: 周小川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4月19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可持续融资助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圆桌会”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认为,对“一带一路”沿线项目的评估,不能充满政治化甚至阴谋论式解读,而是要真正找到有针对性的解决思路,形成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局面。

周小川:如果不用还中国债务,就能更好地应对疫情?

1、  周小川: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

2020年受疫情影响,“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或多或少受到一些影响。与此同时,国际上也有一种声音,认为“一带一路”完全由中国政府指导,缺乏市场参与,沿线国家在疫情影响下也更容易滑落进中国债务陷阱。

在4月19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可持续融资助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圆桌会”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认为,对“一带一路”沿线项目的评估,不能充满政治化甚至阴谋论式解读,而是要真正找到有针对性的解决思路,形成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局面。

本文系观察者网白紫文由博鳌现场发回的报道,未经发言人审定。

2、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周小川。图片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周小川:

首先,“一带一路”取得了很多的成绩,一方面我们听到不少沿线发展中国家对“一带一路”高度赞赏,而且提出很多新的需求,强调它的重要性;但是另一方面,由于现在国际关系的一些紧张,对中国有很多怀疑的论调,也把很多怀疑的观点都放在了“一带一路”上。各种批评我估计大家也都看到很多,一个说是不是中国要借“一带一路”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另一个很重要的说法是“一带一路”可能造成了一些发展中国家不可持续的债务,因此要对债务做研究,要想办法重组,有一部分债要消债。

这里一个因素是由于疫情所造成的,应该说G20已经做了处理,这个处理就是缓债计划。缓债计划已经延长两次。如果说是疫情造成的问题,缓债就应该能解决问题。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提出缓债是不够的,还是要债务重组,于是G20前一段时间也通过了关于债务重组的共同框架。·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由于债务重组以及消债的可能性和各种负面的声音,实际上2020年至今为止,全球“一带一路”国家或者说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和工业化投资、贷款的金额,实际上是大幅下降的。这个大幅下降也引起各方面的注意,我个人也参加过一些和G20有关的议题讨论,大家感到一方面疫情所引起的困难需要重视,但是也有一种假设,有一些发展中穷国如果不用还基础设施等等这些项目的债务的话,他们就会有更多的钱来应对疫情。其实这个说法也不见得是真对,有了富余的钱究竟会去干什么,是很难说的事。

此外,对于这些国家给予缓债也好、债务重组也好,非常怕的就是国际上如果组织了一部分钱包括多边组织的钱,会不会用于偿还个别国家的还本付息,其中主要担心的就是还了中国的债务。此外,如果搞债务重组的话,大家很担心评级下降,因此尽管20国集团点出了73或者77个国家是符合这个标准的,是要进入缓债的,下一步可以使用债务重组的共同规则,但是这些国家也有好多根本不提出申请,一是担心它们所能得到的那点钱太少,解决不了问题,二是担心进入缓债后,它们的国际评级可能下降,在国际市场上融资反而融不来了,最后可能还是害了自己,所以有些国家权衡下来也不愿意去做这个事。

从中国角度来讲,外面主要的怀疑是说中国很多“一带一路”项目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政府主导型项目,我个人对这个方面也没有详细的研究,但是我希望有关单位能够拿出一些统计数字,说明其实相当多的项目都是市场化运作的,都是商业上可行的,都是各个方面有需求的,而且主要是自下而上产生的。

我的这个看法不见得对,但是我看了一些案例,包括商务部也写了不少好的案例,金融机构都参与这些融资,也都给出了不少案例。很多项目是基层觉得有机会,而且中国实际上积累了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能力和设备提供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过剩产能。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这个过程,需求一大了大家就都上,上到一定程度可能出现某种程度的过剩。过剩有多有少,多了以后大家就寻求在国际上找出路,这也是很正常的。

3、

“一带一路”沿线图

所以中国有许多建筑方面的公司,有些提供设备的包括发电设备、变电设备、交通、机场、公路的公司,就在外面找项目,而且对方也有需求。但话说回来,这些建筑型公司或者设备提供公司多数自己口袋里都没有大量的钱,中国这些公司就开始联系中国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丝路基金,当然也有工农中建交。

这些金融机构当然要算账,所以条件也不能太优惠,有时候希望对方有主权担保或者有矿产品、其他方面的出口保障。这些项目都谈完了,碰到国家高层访问或者是其他机会的时候,作为双边关系的一个重要成绩。但这样一做,外面很多人就把它解释为这都是中国政府预谋的、策划的、自上而下做的项目。实际上都是自下而上的项目,而且商业机构包括出口信贷机构都是自主决策的,都不是政府事先给的任务。

另外,这些项目基本上靠市场发展来筹资。从全球金融危机到现在为止,中国市场资金的价格比外面差不多平均高两个百分点左右,因为在国内发债券,是根据国内货币财政的情况进行融资,由国内通货膨胀率、国内储蓄者所拿到的回报决定的,跟量化宽松所导致的低利率、零利率市场上拿到的资金也不一样,这个资金也多数都是市场的资金。

西方有一些国家特别是一些阴谋论比较盛行的地方,把“一带一路”项目都归结为自上而下的政府“预谋的”,另外它又觉得你这个既然都是政府性机构,当然应该给优惠,怎么价格有时候也不够便宜等等。同时既然你是政府的钱,现在发展中国家需要债务重组,需要减债,那你们就应该减,所以这个声音就出来了。

说到股份,其实我们回头看一下,实际上国家也没有从财政上真正给予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很多的资本金,现在的这些资本金还有很多是过去业务发展起来由债务转的,也就是说过去都是在市场融资,最后资本金不够,有一部分转换为了股本金,所以这个性质要求我们要研究国际上所谓债务重组、减债的影响。

有一点是对的,国际评级机构如果一看到有债务重组、有缓债了,就开始降低借债国的评级,这样的话影响就会很大。但是即便说有人能够指挥动国际评级公司说你不能随便降评级,我看也不管用,所有的这些机构,商业性机构也好、开发性金融机构也好,都有自己的内部评级,都有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一旦减债、消债,不管怎么说从内部来讲都会降低对借款国的评级,下一步它们就不敢贷了,所以也不光是外部评级的问题,还包括自身的债务能力。

世界银行就非常明确地提出来,债是应该消,但是世行不参加,为什么不参加?因为世行还要继续给这些发展中国家做项目贷款,如果我参加了的话,评级下来了以后,下一步发债也发不出去了,或者是价格高了,下一步我怎么去履行?这个道理你一听也都对,所以新开发银行也是这样,如果消了债以后,下一步国内融资能够不受影响吗?资本金马上也就开始缺乏,所以这套运转过程没有真正找到出路。

从这个角度来说,“一带一路”还有很大需求,一定要进一步搞好,但是如果在债务重组上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出路,各种议论出现以后,有可能使“一带一路”可持续融资受到影响,还是要开动脑筋,真正找到出路。

另外,不应该背后藏有一些政治化的企图,不真正弄清楚是非曲折就忽悠,这样的话不利于发展。所以,一定要想出一些办法使得“一带一路”基础设施投资、工业化投资这些发展能够真正找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思路,并形成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局面。当然整个过程中也确实要注重全球气候变化,注重绿色发展。我就说到这里,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