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参考快评 | 投票日刚开始,美国大选最大输家已确定无疑?

2020-11-04 08:15: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当地时间11月3日,美国迎来四年一度的大选投票日。当美国选民在投票日开始走进投票站时,特朗普和拜登究竟谁能获胜,仍在未定之天。然而,这次美国大选乱象纷呈,最大输家其实早已浮出水面。

参考快评 | 投票日刚开始,美国大选最大输家已确定无疑?

当地时间11月3日,美国迎来四年一度的大选投票日。当美国选民在投票日开始走进投票站时,特朗普和拜登究竟谁能获胜,仍在未定之天。然而,这次美国大选乱象纷呈,最大输家其实早已浮出水面。

▲10月9日,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萨姆特,选民进行提前投票。(路透社)

在指明最大输家之前,我们不妨先看看此次美国大选呈现出来的四大乱象。

乱象一:鲜有理性的政策辩论,相互抹黑和人身攻击贯穿竞选始终。

在美国政客引以为傲的选举制度安排中,竞选理应是一个各方进行政策辩论,理性探讨,并进而寻求政治共识的过程。但在此次美国大选中,却充斥着低俗、抹黑和相互攻击。两位候选人甚至多次拿与美国大选风马牛不相及的中国议题说事,并以此攻讦对方。

▲10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参加最后一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尤其令外界讶异的是,本应以政策议题为焦点的电视辩论几乎完全沦为人身攻击,特朗普与拜登的首场辩论尤其如此,给所谓的西方式民主做了最坏示范。《华盛顿邮报》称之为“最糟糕的辩论”,“是个耻辱”。《华尔街日报》则直言辩论场面荒唐,“令人沮丧”。

乱象二:民意“最大公约数”未见踪影,美国社会空前撕裂。

在任何一个政体当中,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都应是从政者孜孜以求的目标。而按照美国的制度设计,寻求民意“最大公约数”的目标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选举来实现的。然而,在本次美国大选中,两党之争使美国社会的撕裂程度空前。

▲10月31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附近的一家花店用木板加固了门窗。(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华盛顿邮报》注意到,美国左右两派的对立似乎已经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均将对方视为“恶魔”,“在许多美国人看来,如果对方(在此次大选中)获胜,前途将一片漆黑”。《俄罗斯报》认为,“撕裂和两极分化的美国社会实际上正处于一场严重的内部冲突边缘”。德国《商报》则认为,“(美国民众)充满仇恨地与所谓精英划清界限以及对民主制度的不信任,是一场现代文化战争的征兆”。有舆论称美利坚合众国有变成“美利坚分裂国”之虞,绝非信口开河。

乱象三:金钱政治愈演愈烈,普通美国选民影响愈发式微。

美国政坛有云:“金钱是政治的母乳。”在这次美国大选中,金钱政治表现尤甚。据法新社1日报道,今年美国大选的竞选活动已打破以往的开支纪录,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支出已达到66亿美元,比四年前特朗普与希拉里的竞选支出多出20亿美元。据统计,在11月3日投票日前夕,竞选开支总计已超过140亿美元,其中70亿美元用于国会选举。

6、

▲美国人排队投票大选 (新华社)

美国向来以“民主灯塔”自居,宣称美国人民拥有参与公共事务、选举和监督政府的权利。但在金钱政治大行其道的情况下,富人阶层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普通选民的影响力则愈发弱小。金钱政治剥夺了普通美国选民的民主权利,压制了美国人民真实意愿的表达。

乱象四:美式民主合法性显著削弱,民众信任度急剧下降。

正如《俄罗斯报》所注意到的,质疑本次美国大选透明度的美国人已达到前所未有的数量。据盖洛普10月的民意调查,只有59%的美国人相信选票会得到正确统计。2004年这一指标是76%,2016年是66%。由此可见,美国人对本国选举制度的信任度急剧下降是非常明显的。另外,据舆观调查网资料,只有十分之一的欧洲人相信此次美国大选是完全自由和诚实的。毫无疑问,这些数据已从根本上动摇了美国“自由世界”的形象,甚至有人将此次大选称为一场“美国民主的祭奠”。

▲10月31日傍晚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白宫,铁栅栏上挂满抗议标语。(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吊诡的是,就连此次美国总统选举的其中一位候选人,在投票日之前已多次对本次大选的公正性表示怀疑。这引发了人们对美国大选后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群众运动的担忧。选后骚乱本来是美国政客眼中的“第三世界”才会出现的现象,但现在越来越让美国精英为之担心。

在如此乱象丛生的美国大选中,外界很难预料驴象之争的结局。但不管如何,美国民众或沦为这场大选的最大输家。这是美国民众的悲哀,更是美国政治人物的悲哀!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参考消息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