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无论谁赢 美两大政党选后都将面临清算和动荡

2020-11-03 09:13:4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据《纽约时报》报道面对国会参议员生涯最严峻选战,得州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在上周警告一小撮支持者,共和党长期以来在这个深红州的主导地位正面临风险。

无论谁赢得总统 两大政党在选后都将面临清算和动荡

1、

美国中文网据《纽约时报》报道面对国会参议员生涯最严峻选战,得州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在上周警告一小撮支持者,共和党长期以来在这个深红州的主导地位正面临风险。

然而,尽管这名得州三届国会参议员花大量时间谈论了民主党人,但他没有过多提及他的政党领袖——总统川普。

在被问及川普是否是他谋求连任的正资产时,科宁有些突然语塞。“绝对是的。”他面无表情地回答说。

科宁与川普轻微地保持距离并没有掩饰一场激励选战即将到来。无论谁赢得白宫,今年的大选似乎都可能使共和党和民主党陷入混乱的时期。民主党方面,温和派和激进派将互相争斗,共和党方面,一系列势力正在谋划后川普时代的景象(无论是在2021年还是4年后),两党注定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出现意识形态上的空白,并各自寻求自己的定义和优先事项。 

2、

共和党参院二号人物、得州国会参议员科宁

经过一年多的动荡的总统竞选,两党方面仍面临着许多未决的问题。在民主党人“倒退”了几代,选择了一个更温和的候选人之后,崛起的自由派是否能代表他们的未来?被总统民粹主义重新定义的共和党,以及像科宁这样被川普阴影笼罩4年后的政客将何去何从?

传统上,总统选举会清楚表明一个政党如何看待其政治前途。当奥巴马在2008年赢下白宫时,他为日益多元化的政党重新树立了公众形象。在往前八年前,小布什用“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的信息重塑了共和党主义。 但当今,由于两位总统候选人都满足于将大选看作是对川普的全民公决,围绕他的议题掩盖了两党内部有关如何在危机中治理国家的激烈辩论。

“两党都对让选举围绕一个人感到满意。”共和党战略家布拉德·托德(Brad Todd)说,“因此,国家发生的意识形态调整并没有得到很多焦点。”

争夺战已经开始。如果拜登获胜,进步派的民主党人正准备打破选举季休战,制定计划在政府的重要职位上推动自由主义者,包括让麻州国会参议员沃伦担任财政部长。如果拜登败选,进步主义者将辩称拜登没有足够地拥抱自由派平台。

雄心勃勃的共和党人,例如前联合国大使海莉、国务卿蓬佩奥和阿肯色州国会参议员寇顿等,已开始在爱荷华州露面。他们自称是为了该党面临激烈挑战的该州国会参议员候选人,但这也回响出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的余音。

“共和党正在推进清算,无论11月发生什么,因为党内仍然有很大一部分与总统2016年的胜利完全不相符的建制派。”经常被认为是2024年总统参选人潜在竞争者的密苏里州共和党国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说,“这些人在共和党中仍然非常有力量,我认为我们将为未来进行真正的斗争。” 新兴的态势在得州和阳光带的其他州尤为明显。阳光带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地区,体现了人口趋势,这最终将重塑整个国家。

对于像科宁这样的共和党人来说,战线已经画好了。四年前,川普通过敌意接管了共和党,通过在财政责任、外交政策和贸易等问题上粉碎主流保守派意识形态的方式,赢得了共和党基本盘的支持。

一些共和党老兵渴望将川普定义为一位畸变,偏离成为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阴谋论,而没有严肃政策基础的总统。

前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国会参议员杰夫·弗雷克(Jeff Flake)表示,他希望川普会输掉大选,他希望这次失败将使共和党把重心从“愤怒和不满”转向发展包容性,并在这个日益多元化的国家中获得胜利。 

3、

前亚利桑那州国会参议员弗雷克

“没有什么比大选失败更能集中思想了。”弗雷克说,“就总统而言,(失败)越大越好。”弗雷克是2018年退休的许多共和党人之一,并背书拜登。

“川普是人口统计的死胡同。”他补充说。 弗雷克希望共和党重新研究2012年所做的“尸检”,当时的评估是由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托进行的,旨在探讨该党为何在当年输掉总统大选。该报告敦促共和党更好地接纳有色人种和女性选民。

该项目的联合主席阿里·弗莱舍(Ari Fleischer)表示,并没有回到过去的意思。他说,川普已经实现了报告的目标,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扩大了共和党。 小布什总统的前新闻秘书弗莱舍表示,总统没有让女性或有色选民参与,而是通过白人工人阶级选民扩大了共和党的席位。在2016年将选票留空的弗莱舍,已经开始接受川普。

曾担任小布什总统白宫政治主任的萨拉·法根(Sara Fagen)认同:“川普主义得到了巩固。”她说,“该党的基础已经改变;他们的优先事项与罗姆尼和小布什本来要赢下的国家不同。”

国会参议员霍利认为,共和党应该通过主张大型科技公司的解体,表达对自由贸易的怀疑,并让大学为其高昂的学费承担更多责任,来迎合选民的民粹主义能量。

“如果共和党要有未来,就必须成为工人党。”他说。得州可能会提供这些辩论的预览。随着民主党人继续在该州取得收益以及新冠病毒在该州肆虐,温和的共和党人试图让该州更接近中间派,而保守派则试图将得州推向更右的位置。

强硬的共和党议员、律师和维权人士已起诉共和党州长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正式谴责他,并抗议诸如全州面罩令之类的限制。整个夏天,该党选举了新任主席艾伦·B·韦斯特(Allen B. West),后者是前佛罗里达州议员,一名顽固保守派。

民主党人则在是否利用国家危机时刻推动在医疗保健、经济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进行深远的结构改革方面面临着分歧。

像2012年的共和党人一样,民主党在今年拥挤的初选中之后组建了自己的工作组,试图统一自己的政党。该小组提出的建议远远超过拜登在其竞选中所倡导的建议,拜登并未采纳关键的进步政策,例如“全民医保”,绿色新政和页岩气开采禁令。 

4、

华盛顿州国会众议员贾亚帕尔

华盛顿州民主党国会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是众院进步主义小组的联合主席,也是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盟友,她表示这些计划只是自由派要求拜登做到的“地板,而不是天花板”。她认为,白宫的胜利将使拜登获得授权进行更大范围的改革。

在得州,越来越多的年轻自由主义政客相信,他们可以通过进步主义平台,最终将保守的得州变成蓝色。

两年前,民主党人朱莉·奥利弗(Julie Oliver)在奥斯汀郊区的得州第25国会区竞选中输了9个百分点,这远比共和党众议员罗杰·威廉姆斯(Roger Williams)在2016年的20个百分点优势要小。今年的选战可能会更加激烈。

“两年前我们谈论的事情似乎有些激进,但今天看来并不那么激进。”奥利弗说,“全民医疗保健似乎并不激进。普遍基本收入似乎并不那么激进。这些已经是流行的想法。”她在上个月得到拜登的背书。

该州的其他民主党人担心他们的同事们忘记了最近的历史教训。2008年,民主党人赢得了国会和白宫的控制权。但是,在通过《可负担健保法》(Affordable Care Act)并通过众议院推动气候法案之后,他们在中期选举中失去了席位,而他们在众议院的多数党优势也因此消失。

“我们要记住,中期选举很快就要来了。”来自南得州的温和派民主党国会众议员库埃拉尔(Henry Cuellar)说,“如果自由主义者获得授权,那么伯尼·桑德斯或伊丽莎白·沃伦本该赢得党内初选。美国公众的要求是需要一个更中间派的人。”

然而,在日益分化的国家中,“中间”本身可能正在转移。

当马克·沃斯特(Mark Wurst)等待科宁向普莱诺民众讲话时,他说他来接受川普的保守主义。

现年74岁的伍斯特先生是一生的共和党人,曾在乔治·布什总统图书馆担任志愿人员多年。 最初,他对川普持怀疑态度,但对总统在移民和贸易的举动印象深刻。这些政策与布什的做法大相径庭。

“当时我不知道我与布什在一些事情上能有多少不同。”沃斯特说,“看看川普做了什么。我不喜欢他的语气,但有时你必须看结果。”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美国中文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