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陈文玲:世界经济风声鹤唳 中国怎么办?

2020-11-02 22:52:29 作者: 陈文玲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因为我们面临着百年不遇的疾病大流行,而且全球性的经济停顿,全球性的人员往来停顿,全球性的国际线下的合作停顿。所以,这真的是百年不遇,除了疾病本身之外,包括战争都没有造成这么严重的阻断。

陈文玲:世界经济风声鹤唳,总体特征“四负”“四高”,中国怎么办? 

作者:陈文玲

1.webp (21).jpg

【编者按】2020年10月20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133期“经济每月谈”。本期论坛邀请嘉宾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刘元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三位嘉宾就1~3季度国内外经济形势进进行深入解读,姚洋院长、刘元春院长重点就国内形势进行解读,陈文玲总经济师就国际形势发展趋势进行分析研判。

2020年世界经济风声鹤唳总体特征是“四负”“四高”

——陈文玲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第133期“经济每月谈”上的发言

对今年的中国经济,刚才两位院长都进行了分析,一至九月份中国经济增长来之不易,总体上交出了一份非常漂亮的答卷。因为我们面临着百年不遇的疾病大流行,而且全球性的经济停顿,全球性的人员往来停顿,全球性的国际线下的合作停顿。所以,这真的是百年不遇,除了疾病本身之外,包括战争都没有造成这么严重的阻断。

今年的国际经济形势,可以说风声鹤唳,一片萧条。中国从2020年1月23号开始武汉封城,到4月8号解禁,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取得了战略性的成果。紧接着中国复工复产,二季度主要打了复工复产这场硬仗,三季度开始复商复市,到近期陆续复学。可以说,中国经济已经基本上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状态,但并没有完全回归,而是基本恢复。特别是在国庆期间,中国六亿多人出行,经受住了疫情考验,疫情反弹看来从境内发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了。但是境外输入的风险还是很大的,包括这次青岛发生疫情,其实也是境外输入,医院胸片拍摄环节的消毒、防疫没有做好,变成一个感染链条。

但是中国不管是前几个月的北京,还是大连、新疆,还是现在的青岛,都是迅速查到了源头,迅速阻断、迅速治疗、迅速恢复常态,积累了一整套非常成熟的、快速的、有效的防控治疗体系,形成了工作机制。中国现在一手抓抗击疫情,一手抓经济复苏,进入了一种抗击疫情的机制化常态。经济复苏正在加快,昨天下午央视制作一至九月份中国经济解读,请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司长、我和林超所长做了一个小时的电视联线,分析了今年一至九月份的经济形势。

从国际上看,一些国家和中国形成了鲜明反差。全球经济进入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大衰退,IMF、OECD、世界银行都作出了同样的判断。10月13日IMF调整了对世界经济的增长预期,从原来的-5.2%,调到了-4.4%,但这是基于全球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大幅度刺激得来的数字,因此这个数字不代表真实的、真正的、可持续好转的实际状态。从世界经济来看,总体上是“四负”“四高”。对中心每次的《经济每月谈》大家都很关注,这样大家比较好记,也给大家一个比较清晰的信号。

一、世界经济将会呈现“四负”“四高”的总体特征,而且起码会持续到2022年

所谓“四负”:第一,负增长。IMF、世界银行、OECD三大国际权威组织对今年世界经济作出了预测,全部都是负增长,而且是深度的负增长。最乐观的预测是IMF10月13日作出的预测,是-4.4%,比6月份提高了0.8个百分点。世界银行、OECD还没有修正他们的预期,都还在-5%以上。按照IMF最新预测,美国2020年将是-4.3%,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预测是-8%以上。全球大的经济体,唯一实现正增长的是中国,全年将增长1.9%。今年六月份IMF预测,中国经济增长1.2%,这次调高了对中国的预期。在世界大的经济体里边不是之一而是唯一,四月份IMF预测,大的经济体还有印度会增长1.9%,六月份预测印度经济转为-3.2%。这一次IMF对印度经济预测,负增长的程度更深了,预计在-10%以上了。

1.webp (22).jpg

【世界银行对2020年世界经济的最新预测是-5.2%。(图源:世界银行官方网站 worldbank.org)】

我们可以看到,发达国家经济体全部都是负数,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只有中国是正增长,其他国家,包括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这些金砖国家也都是负数,其他的贫困国家、发展中国家也都是负数。世界银行预测,全球170个国家收入会大幅度下降,综合收入会下降3.6%。世界银行在六月份作出预测,190个国家经济会进入负增长。所以,可以推断,世界经济负增长已经成为定局。

我个人认为,如果疫情不能得到控制,世界经济明年出现反弹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现在全球第一波疫情还没有结束,一些国家第二波第三波又卷土重来,全球已经超过4000多万确诊病例了,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112万人。欧洲一些国家现在是第二波疫情,美国是第三波疫情。印度直追美国,美国确诊病例已经超过800万人,印度超过750万人,巴西排在印度之后。这三个大的经济体,包括美国、印度、巴西确诊病例占的比重,超过了全球确诊病例的50%。

负增长是不是明年能够由负转正?我认为由负转正没有问题的是中国,大部分国家都不好说。最近欧洲分析,德国可能会由负转正。其他大的经济体,美国能不能转正?取决于美国疫情控制到底怎么样,也还有其他的情况和变量。

第二,负利率。实行零利率、负利率的国家已经超过40多个。3月13日美国实行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美元利率首次降为0以后,当月就有35个国家跟进,实行宽松货币政策,汇率成为零利率或者负利率。日本央行、欧洲央行等国家和地区早在疫情之前就实行了负利率,日本学者分析,日本未来会进入“深负利率”。美国前联邦储备局三任主席格林斯潘、经济学家罗奇几次指出,2021年美元将会出现负利率。货币长期负利率,是经济景气萧条的重要标志性表现,已经违背了金融的基本规律。众多经济体的负利率和宽松货币政策结合起来,像潮水一般涌来。

第三,负收益率。负收益率主要是一些国家的10年期国债、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负。美国去年出现了3次10年期国债、30年期国债和2个月、3个月国债倒挂。现在不仅是一个倒挂的问题,而是这些长期国债陷于负收益,而负收益的影响是非常大的,2019年就从2018年的13万亿美元增长到17万亿美元,2020年一些国家的长期国债现在也出现负收益率,到目前全球负收益率的中长期国债仍然在16万亿美元左右。例如10年期国债日本是-0.1%;欧元区-0.48%;美国现在是0.66%,前几天是0.67%,美国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未来很可能会出现负收益率。伴随着负利率,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也会从现在的零利率,或者几乎为零的收益,会转为负收益。

这是特别违背金融客观规律的。因为一个国家长期国债和短债如果出现倒挂,就意味着经济将要进入衰退或者萧条。现在不仅美国去年出现了三次倒挂,而且今年从美国扩大到四十多个国家,几乎扩大到了除中国以为的主要经济体。所以,负收益率对这些国家实行积极的货币政策造成了非常大的挤压,或者说,这些负收益率的国家,实行货币政策已经没有多大空间。

第四,负能量。所谓负能量,就是说一些国家和政客太多地释放了负面的东西,影响到世界经济的复苏,影响到一些国家抗击疫情和救助经济。比如,一些国家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极端的保守主义、民粹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这些东西在疫情中不是在收敛,而是继续地发展或者放大。继续推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极端的保守主义,坚持一个国家的利益至上。一个国家再伟大也不能不允许其他国家发展或者超越,在抗击疫情中,如果全球不能共同抗击疫情,不能采取共同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宏观经济政策来救助经济、恢复经济,包括本国的经济,也包括世界的经济都将难以恢复。

再比如说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特别是法西斯主义卷土重来,这是美国战略家福山提出的观点。他最近在疫情期间多次发表言论,他的言论集中是两点:一是西方新自由主义已死;二是法西斯主义卷土重来,特别是在美国。现在民主主义、民粹主义、法西斯主义的苗头,在这些国家形成了一种社会的主流民意,形成了一种社会的主流认知,这样的社会认知是非常可怕的。我曾经在2016年到德国柏林参加中德经济学家对话,当时去参观了二战纪念馆,看了二战时期希特勒的城堡遗存。我当时一个感受,希特勒发动二战,当时就是个人民粹主义绑架了国民民意,由个人民粹主义成为国家民粹主义。当时几乎德国全体人都是拥护希特勒的,他坐着敞篷汽车走过沿途街道的时候,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人们向他挥舞着鲜花欢呼。他在演讲的时候,和现在特朗普总统在演讲的时候一样,群情振奋,大家都高呼着口号。当时的德国认为,日耳曼民族是世界最优的民族,所以未来世界要由日耳曼民族统治。现在我们也看到,美国总统强调美国应该再次伟大永远伟大,必须坚持美国第一,美国利益至上。特朗普竞选下一任总统竞选纲领中一项主张就是排干沼泽,即排干全球主义的沼泽,去全球化。而这些主张居然能得到美国很多社会民意的支持,所以,美国为首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卷土重来,会对世界经济复苏发展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1.webp (23).jpg

【特朗普一直以来坚持“去全球化”和“美国至上”。(图源:marxist.com)】

再有,负能量还表现为反智主义。反智主义的程度也超出了人们的认知,难以想象如此的愚昧和愚蠢,竟然在一些国家变成了堂而皇之的国家行动。比如,美国有11个州戴口罩还是违法的,特朗普总统去参加所有的竞选活动,即使自己患上了新冠肺炎,现在仍是一天跑一个州,天天在发推特,他的女儿也天天发推特。而且他参加所有的集会都是不戴口罩的,他每天推特上的这些照片里面,人山人海、密密麻麻,戴口罩的人没有几个。美国800多万人感染了新冠,二十多万人死亡,竟然认为不戴口罩是合法的,戴口罩是非法的,可见反智主义到了什么程度。

再比如,我们亚洲的一个大国也非常神奇,竟然认为牛尿和牛粪可以治疗新冠肺炎。最近成立了一个“全国牛粪委员会”,是一个政府批准的组织,组织为在印度排灯节生产3.3亿盏的牛粪灯,并且宣传这是环保灯,可以抗衡中国的产品。为什么要抗衡中国的产品?目前为止,印度所销售的灯具中,90%来自中国制造。所以,印度人的脑洞大开,要用牛粪来制造灯具,过排灯节,并且替代中国产品。更为可笑的是印度向全世界宣称,说印度准备用牛粪制造芯片,向美国出口,每个芯片卖9块钱人民币。我不知道美国是不是进口这种牛粪芯片,但是印度已经在媒体上公开宣布牛粪芯片马上就生产出来了,然后向美国出口。印度每天生产19.2亿公斤的牛粪,有500个大的牛厂。作为印度这样的一个国家,本来一开始是没有疫情的,6月疫情发展得比较快的时候,封城封国21天,莫迪提出要用21天封国换未来21年的安宁。最后这21天白费了,21年的安宁也没有换来,当前印度每天增加七万到九万例的确诊病例。下一月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应该没有悬念。印度一个邦的女卫生部长,竟然说我从小都生活在牛粪里面,我绝对不会感染新冠病毒。我认为,当前出现的这种极为愚昧的反智主义,在美国表现特别典型,在印度表现特别典型,而这两个国家都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这不仅令我们难以理解,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新冠疫情不能得到解决,反智主义使疫情加速蔓延,经济谈何复苏?

除了“四负”之外,就是世界经济的“四高”。对于“四高”我在上次“全球智库峰会”上谈了一些观点。这次每月谈时间比较充裕,我想把它谈得更加详实一些。所谓“四高”:

第一,高债务。债台高筑,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到2019年三季度的数据,全球总债务已经达到252.6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332%。2018年同期,全球的债务是188万亿美元,占GDP226%。大家可以看到,由于当时的中美贸易战,对世界经济已经带来很大影响,债台高筑从188万亿美元上升到252万亿美元,占GDP达到332%。

2020年国际金融协会还没有发布数据,但是我们可以分析一下零散发布的数据。2020年10月13号,IMF有一个数字,主要国家财政在疫情中支付12万亿美元。2019年252万亿美元加上12万亿美元,就达到264万亿美元。其实还不止这个数,美国和一些国家财政借债还没有停止,高债务风险或者债务危机一触即发。尤其是美国,我看了10月2日的美国国债钟,它跳动的准确数字显示美国国债是27.02万亿美元。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官方公布的数字,过去27周,也就是说在接近七个月时间里,美国释放了16万亿美元流动性,非常可怕的数字。根据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公布从2009年到2020年的数字,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增加了612%,也是非常惊人的数字。当然,高债务不仅是美国的高债务,欧洲金融危机中的“欧猪五国”也是高债务。在这一次疫情中,一些国家采取财政政策货币化,进一步垒高了债台。

1.webp (24).jpg

【疫情期间,美国的国债占GDP总量已经达到了二战后的历史极值。(图源:manhattan-institute.org)】

第二,高杠杆。按照有关国际组织发布的数字,全球的杠杆率已经接近二战时候的水平。美国零售外汇的最高杠杆,现在已经达到了1:50;澳大利亚是1:20;以色列是1:100;日本是1:25;中国香港是1:20;新加坡1:20;马来西亚1:100;波兰1:100;塞浦路斯1:30;英国1:50;欧盟1:30。除此之外,房地产泡沫杠杆率问题非常严重。另外,按照IMF的银行,现在每天全球外汇市场日均交易额高达 6.6万亿美元。全球的货物贸易2019年39万亿美元,今年是不是能达到39万亿美元?WTO预测,全球贸易会下降13%-32%,下降幅度大的话,2020年不会达到39万亿美元。全球一天的外汇交易额接近7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全球一年的国际贸易量,不到6天的外汇交易量。我曾经在90年代中期写过一篇论文,当时用了英国经济学家阿莱计算的一个数字,他认为世界虚拟经济快速发展,和实体经济越来越脱离,他画了一个倒三角图,说现在这个倒三角越来越扁,和实体经济基本上快没什么关系了。按照当时数字,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只有2%。现在我认为连1%都不到。如果按照当前外汇交易的方式,就是货币到货币的交易量,虚拟经济和实物经济的差距是相当大的,市场1天的外汇交易额,就等于差不多2个多月的实物贸易额了。

第三,高强度政策刺激。2020年10月13日IMF数字,全球主要国家用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和纾困,已经投放了12万亿美元。今年召开的G20视频会议,提出各个国家要用5万亿美元救助经济和纾困,现在这个数字早已经大大超过了。货币政策的空间比财政政策空间还要小,中国十年期的国债的利率在3%左右,除了中国之外,其他的主要经济体的十年期的国债收益率都在1%以下。刚才我举了几个国家的负收益率,所以,货币政策已经没有多大空间,财政政策的空间也不大。美国财政政策货币化,因为美元是收割机,美元可以通过印钞转嫁危机。

但是其他国家,如果实行财政政策货币化,最后买单的还是这个国家自己,而不能向任何国家转嫁一点点的经济危机。高强度的财政刺激政策和货币刺激政策,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刺激力度要大得多。当时我和永军曾经对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做过一些分析。实际上,从美国2008年以来四轮宽松货币政策算下来以后,第一轮是17500亿美元,第二轮是6000亿美元,第三轮是450亿美元×10个月,第四轮是“扭曲操作”,加起来也就是3万多亿美元。2020年以来,美国印钞印了3万多亿美元,国债到了27万亿美元,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超过7万亿美元。这和一战、二战时期是不具有可比性的,1929年-1930年美国胡佛总统发起贸易战,对欧洲进口的商品加征66%关税,欧洲对美国反制也加征66%的关税,这导致了世界经济大萧条。但那个时候国际贸易额才306亿美元。也就是说,当时世界经济总量和现在不是一个等量级,国际贸易总量和现在也不是一个等量级,世界经济的关联度和现在也不是一个等量级。当时一年才306亿美元的国际贸易额,而现在一个大企业的贸易额可能都会达到300亿美元、500亿美元,甚至过千亿美元。这种高强度的经济政策,实质上是基于国家信用一种印钞行为。

财政政策还可以说是各个国家真实的财力,但是如果一旦把财政政策货币化,就变成了用印钞转化为财政政策救助经济的无底洞,风险将无法锁定。美国因为美元特殊地位可以转移,我们是无法转移的。美元占全球储备货币按最新的数字,又恢复到了61%,在贸易结算货币分布中的比重又恢复到40%以上。所以我个人认为,其他经济体的高强度财政政策,将来如果没有国际协同机制,没有国际共同抗疫的行动,没有共同的政策取向,世界经济的恢复是非常困难的。一个国家单凭一己之力,或者靠印钞去救助经济,不仅风险是相当大的,甚至经济有崩盘的风险。

第四,高风险。世界经济的高风险交织,在疫情中又产生一个非常大的变量,释放了更多的风险。一是公共卫生的风险,即人的生命风险。二是金融风险,既包括很多国家都在印钞,加大宽松货币政策力度,美国无底线无限量的宽松。日本央行加快印钞,欧洲央行也在加快印钞,流动性的泛滥是金融风险最大的风险点。三是债务风险,一旦债台垮塌,一些国家经济就会垮塌。这些国家经济在世界经济中占得比重很大,比如美国占全球经济的24%,如果经济垮塌的话,对世界经济复苏将产生重大的冲击。中国即使今年明年占到世界经济增量的50%,也不能带动整个世界经济复苏。四是粮食风险,联合国粮农组织多次警告,2020年、2021年会出现粮食危机。中国粮食储备没有问题,连续十几年粮食丰产,有足够的储备粮。虽然每年进口粮食大约1.1亿吨,但是其中9000万吨左右是大豆,还有一些是饲料粮等,但是主粮品种掌握在自己手里,粮食储备没有风险。但是有些国家粮食还是有风险的。一些人有可能陷入饥饿之中,按粮农组织的统计,大约有6.59亿人会陷入饥饿之中。五是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断链的风险,这种风险是人为“脱钩”加上新冠疫情“断链”两种力量叠加的风险。美国发起的技术脱钩,阻断或力图切断全球供应链,现在是新冠疫情助了一把力,又推波助澜,造成了自然的、不可抗力的阻断。所以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断链也是非常大的风险。六是美国大选引发的突发风险,刚才姚洋院长谈到了美国大选,现在到11月3日没有几天了,这几天世界会发生什么样难以预料的事情?十月惊奇刚刚经历的第一个惊奇就是特朗普得上了新冠肺炎,第二个惊奇就是三天以后,72小时就出院了,第三个惊奇就是他每天一个地方去参加竞选。现在拜登的民意支持率高于特朗普平均10个点左右,欧洲民意测验90%以上的支持拜登。特朗普会采取什么行动,有什么样突发的情况发生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这种风险是很难预料的。七是欧洲变局风险,比如英国脱欧,原来说11月份达成协议,能不能达成协议?脱欧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八是战争风险,这个月已经有两个国家发生了战争,战争风险可能引发局部的战争。美国到中国南海挑衅,王毅部长指出美国军舰今年以来来了南海三千多航次,飞机还在我们的上空盘旋。这种突发的风险,也是我们必须要防范的。

1.webp (25).jpg

【美国的B-1B轰炸机于10月21日抵达关岛基地,25日现身台海东部,这是一直以来台海紧张局势的缩影。(图源:环球网)】

二、世界经济复苏的最大希望是全球合作,中国将是全球最稳定的根据地和经济增长引擎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世界经济到底怎样才能真正走出困境,尽快实现复苏,实现复苏后的增长?这不仅是摆在中国面前的问题,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中国已经尽全力了,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状态最好的了,中国可能未来是世界经济复苏稳固的根据地,但是仅靠中国是绝对不可能挽救世界经济于水火之中的。因为中国的经济体量还没有到美国那么大,即使达到美国那么大,也不可能一个国家挑起恢复世界经济的重担。世界经济的大船要靠世界各国共同努力,各个国家共同摇动船桨,才能到达胜利的彼岸。决定性因素或者决定性的东西有四点。

第一,全球各个国家什么时候能真正的战胜疫情,走出疫情,而不仅仅是中国。不能满足于中国现在取得的成就,中国控制得很好,我们当然应该有自豪感,但是如果外部环境不改变,只有以国内为主体的大循环还是不够的。还必须有国际的大循环,两个循环相互促进,才能真正形成基于国际环境优化、国际环境支撑的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外部环境。

第二,全球什么时候能形成共同抗击疫情的共识与行动。共同恢复经济,共同发展经济,共同解决全球治理中难题,能否形成这样的共识,是当前决定性的因素。只是中国一个国家,无法使世界经济恢复常态。中国在尽最大努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有14亿人的一个大国能够稳定,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但是中国作出的贡献,不意味着中国就能够解决全球治理问题,就能够解决全世界那些棘手的难题,就能够解决贸易战、科技战和金融战的冲突。特别是现在一些政客打击中国、遏制中国、污名化中国、索赔中国、讹诈中国,中国靠一己之力,也很难使这些政客停止野蛮、无理、无知、无耻的行径。所以世界必须合作,世界必须回归和平,必须回归理性、秩序和善良,才能走上经济发展或者经济复苏的道路。

1.webp (26).jpg

【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为代表的西方政客抹黑中国,严重阻碍了全球合作抗击疫情。(图源:彭博社)】

第三,推动全球经济的复苏,大国要起模范带头作用。一些大的经济体,包括美国、欧盟、日本、俄罗斯、印度等,这些对在世界上影响最大的国家和经济体,应该在抗击疫情、救助世界经济方面起到模范带头作用。联合国193个国家,排在第一位到第十位国家的GDP,占总量的80%。排在第十一位到十二位的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0%,剩下的170个国家才占到全球的10%。所以全球经济能不能真正复苏,取决于在世界经济占分量最大的一些国家。如果这些国家中只有一个国家复苏,其他国家如果没有跟上的话,世界经济就不会走出低谷。

昨天央视记者问我,你认为中国经济是不是会实现“V”字型反弹,我说中国目前的“V”字型,还不是一个等量的“V字”,这个“V”字体右边可能要高一点,“V”字的左边则比较低一点,刚刚开始向上攀升,还有很大空间。但是世界经济的“V”字型反弹,还真正看不见希望。要实现世界经济的“V”字型反弹,今明两年几乎是不大可能。“U”的反弹有没有可能?我觉得“U”型的反弹底部会持续一段时间。目前世界经济看起来还是一个“L”型,是从高处直接跌入谷底,然后会延续一段时间,才会缓慢实现复苏。但是世界经济复苏如果没有国际合作,如果一些国家不能改变他们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刚才我说的这些负能量的东西,那么世界经济也不可能真正走出低谷。

今天我们分析国内外的经济形势,对于中国经济取得的这些成就,我们固然应该自豪,但是也要有危机意识。因为整个世界还处在风声鹤唳之中,我们还要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还要有战略耐力和定力,来等待世界一些国家的觉醒,等待一些国家的复苏,等待一些国家走出疫情、走出困境,携手实现世界经济的真正复苏。

主持人:刚才文玲从全球视野介绍了她对国际经济环境一些变化的看法,特别是对未来的一些走势的判断,对当前不确定性谈了她的一些看法。现在经济日报向陈文玲总经济师提了一个问题。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实现由负转正,进出口投资等多个分向指标也实现了由负转正,你认为中国“一枝独秀”的重要经验有哪些,在全球疫情仍在蔓延的环境下,这一恢复性的增长态势是否可持续?请文玲同志给予解答。

三、中国从中长期出发谋划未来,坚持着眼于四个方面做好自己的事情

陈文玲:感谢经济日报提出的问题。但是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我个人还不认为中国经济是一枝独秀,我觉得离“秀”还有很大差距。昨天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也说,虽然中国经济走出困境,但是毕竟到今年GDP才实现了0.7%,我们进出口才实现了0.7%,制造业实现了6个月的正增长,出口实现6个月正增长。虽然是来之不易,很了不起,但是我们还面临着很严峻的挑战。刚才姚洋、刘元春院长谈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实际上我个人也认为,我们对中国经济取得的成绩不能盲目乐观,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势那么严峻,我们国内还有那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央提出要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新发展格局提出来不见得就等于形成了,这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是面对新形势新变化作出的新战略部署,是着眼于中长期的应对战略。中国为什么能够这么快走出疫情,而且这么好地控制疫情?举目全球,中国可以说做到了四个最优,第一,我们抗击疫情做得最优;第二,我们经济恢复做得最优;第三,党中央、国务院各级政府组织协调能力最优;第四,作为一个重要的大国的精神风貌,人民对政府满意度和的自信心状态最优。取得今年一至三季度这么好的成绩,但不要忘记我们还有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也还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中国取得成就的原因,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了正确的决策和部署,使中国经济稳步地、有序地、有效地、有力地得到了支撑。主要有四点: 

一是着眼于中长期。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来,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重新加以认识。党中央对形势的判断非常准确,具有战略远见,不是说就当前遇到的这些事,头疼治头,脚疼治脚。而是以前瞻性、战略性思维进行中长期总体布局。

二是着眼于新的谋划和布局。比如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不仅是现在应对全球疫情蔓延要实现双循环,而是在未来一个长的周期也要如此。中国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有三十年,三十年前进历程不能被打断,国际风险有很多东西是难以预测的,而且我们还不能犯颠覆性错误。因此,中国的立足点就是要形成以内为主,以外为辅,在开放条件下内外结合的部署。中国既能够实现自循环,也能够继续发展国际大循环。

三是着眼于底线思维和危机的意识。比如中国社会基本矛盾的转化,中国发展阶段的转化,都是基于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作出的战略选择,体现了底线思维。面对国际形势发生的重大调整变化,大国之间的博弈加剧,中国设立了自己的底线,当然也有上线,也有下线,也有红线。而底线思维则是不管是疫情中,还是战胜疫情以后,在恢复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始终坚持的忧患意识和基本原则。

四是着眼于集中力量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中央十月下旬要召开会议,要对我们“十四五”规划、到2035年主要目标要做出新的部署。在今年抗击疫情中,中央从15个方面部署了当前的重点工作。所以,我认为国家决策是长短结合,既有当前解决问题的具体措施,也有面向未来长周期的战略谋划。经过新中国七十年,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实际上已经形成一个具有很高执政能力和治理国家水平的执政团体,从这次抗击疫情中可以看到,中国是优于很多国家的。

1.webp (27).jpg

【2020年10月26至29日,十九届五中全会在京召开,对未来目标作出新的部署。(图源:人民网)】

包括中国基层政府的创造、中国企业家的创造,也包括中国新经济在这次疫情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无接触服务、网上教育、网上医疗、网上销售、移动支付、远程教育、远程医疗等等。新经济、新业态出现爆发式的增长,未来将从抗击疫情中临时的一种需求,转变为常态化的业态。

中国现在的跨境电商试点城市,从疫情之前的59个已经扩大到105个。未来在数字化转型、数字经济发展、数字贸易、数字制造、数字服务等方面,在商业应用和场景创造方面都会走在世界前列。当然中国原始创新和美国还有差距,我们正在急起直追。

在上期中心举办的“经济每月谈”上也有记者问我中美关系。我说实际上在数字经济发展、数字化转型方面,中美两个国家是先行者,美国在原始创新方面走在前列,中国在商业应用、生活场景创造、商业业态创造、商业模式创造方面走在前列。实际上,中美两个国家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中国始终以一种大国的胸怀、大国的胸襟拥抱世界,同时希望和美国进行深度合作。可惜的是,一些国家对于中国的善意,对于中国的发展充满了敌意,我认为这将导致这些心胸狭窄的国家受到根本性的打击。不能说一失足成千古恨,但由于这种历史的误判,由于这种误判导致的错误行动,将使他们加快走向自己的反面,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会在衰退的道路上越走越快。

谢谢!

(作者:陈文玲,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南京大学华智全球治理研究院学术委员;转编自“华智全球观察”)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昆仑策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