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储贺军:尔曹不废万古流

2020-10-14 17:39:00 作者: 宜兴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最近,金灿荣家办个喜事儿,遇到了一帮存心来野蛮闹洞房、砸场子的泼皮无赖。我和灿荣属于同学、私友、战友,见不平,一声吼,两肋插刀,三生快意。灿荣也并不孤独,不少人都被类似地、无端地围殴过。这次一起咱刨刨老根儿吧。司马南:造谣胡锡进,围猎金灿荣,“定点拔旗”的背后…

金灿荣.

资料图:金灿荣

储贺军:尔曹不废万古流

储贺军(宜兴紫)中国未来研究会智库专家

最近,金灿荣家办个喜事儿,遇到了一帮存心来野蛮闹洞房、砸场子的泼皮无赖。我和灿荣属于同学、私友、战友,见不平,一声吼,两肋插刀,三生快意。灿荣也并不孤独,不少人都被类似地、无端地围殴过。这次一起咱刨刨老根儿吧。

灿荣这家人我还算熟。他家夫妻俩都是社科研院毕业的,我和灿荣同属改开朝甲子科进士,在一口大锅里盛过面。灿荣妻比我们小一级还是两级记不太清了,当时硕士还算稀罕物,女硕士更是凤毛麟角。灿荣当年在学校属于风云人物,有两件事比较出名。一件得用河南方言说:“我们也罢过课,我们也卧过轨!”这并不奇怪,当时连我在内,书生们几乎个个都是美国文化的信徒,恨不得每天早上狠狠地往外拽鼻子,以图高挑。二件就是灿荣穷追猛打,迂回包抄,终于抱得美人归。灿荣儿子我也见过几面,人高马大的挺帅气,挺阳光。人有一子,子肖其父,子承父业,快意洒脱。唯一的缺憾就是,假若当时政策允许,多生几个就更好了。

离开社科研院以后,我其实和灿荣联系并不多。前两年在一个“一带一路”研讨会上,才又见了面,恢复了联系。再次见面,猛然发现的,并不仅仅是当年周郎不见,都发福了,而主要是各自都已不再是迷信美国文化的公知,而且都在对美国文化进行不懈地系统性质疑与批判,将视野转向了中国的文化自信。

说我们反美,那是不着调的事儿。我们只是客观地看待美国,不再盲目崇拜美国,更不再把美国视为人类发展道路的模板,而且对于美国的问题提出直言不讳的批评。我们对美国的批评,也不是那种撒娇式的小骂大帮忙,而是一进门就要抓住问题的实质的那种真客观。身为中国人一直不懈地批评美国,倒也不是我们总爱四海买盐管闲事儿,而是美国被公知们用谎言抬得太高了,严重扭曲了,硬塞给中国一个公知们想象中的美国当模板。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们俩都挺关注美国的,灿荣是专业,我是业余爱好+切身体会。我曾经两次赴美工作。一次是1991年在纽约世达(Skadden& Arps)律师事务所,工作约一年。另一次是1999年在通用汽车(GM)的全球总部底特律工作约三年。在底特律工作期间,搂草打兔子,在办公楼隔壁几个blocks的一所非著名韦恩州立大学(WSU)的法学院,读夜校整来了人生第四个学位-LLM。在满打满算的这四年时间里,我零距离了解了美国的学术界、中介机构、制造企业,这些机构实体与金融、媒体等等关键领域都有密切交往。特别是在底特律的那几年,更让我在下班之后,和红脖子们朝夕相处,鸡犬相闻,了解最主流的美国人民大众。

这种完整、主流的美国经历,相当多数公知们都没有。我的美国经历不仅全面,而且效率颇高,从未把宝贵的人生,浪费在刷盘子这种简单劳动上,同时,也没耽误我在中国该有的生活与经历,没有和中国的进程脱节。效率蛮重要的,不少公知要么了解一些美国而完美错过中国的发展进程,要么在中国呆着捞钱但错过了美国的主流社会这几十年的演进。暂且将不同的观点搁置,大部分公知对美国和中国情况的了解程度,基本上是单打一,人生经历和知识结构上有致命缺失。

我和灿荣重逢之后,谈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各自什么时候在思想认知层面,和公知们分道扬镳的。他说他是看到苏联倒台,我比他晚觉悟了7、8年。我是在2000年美国大选时,向公司告了假,整天在家守着电视看戈尔和小布什大选投票日之后的法律战,晚上在法学院和美国同学聊一天的战况。最后,美国高院判词出来后,我心中供奉多年的美国法治神圣感,一夜之间掉下神坛。惊回首,美式民主制的程序正义变得和抓阄、搬大点儿,一个级别的解决方案。

许多公知们的人生经历跟我和灿荣其实差不多,我们见到的他们也见到了,他们读过的书我们只多不少,但是,对中国、美国的认识却大相径庭。原因只有一个:立场不同。同样一件事,站在不同角度,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东西,这属于常识级别的认知。读书人当中,任谁也不要虚伪地否认自己是存有立场的,一个人在认识问题的时候,要想做到真客观,必须先得有立场,而且不必也不能讳言自己有立场。所谓自己纯粹、抽象、绝对地客观、公正,绝无半点偏私与立场,那只能是一场企图垄断真理和话语权的骗局。

去美国访问也罢、留学也罢、工作也罢,目的何在?有些公知,自打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就是数典忘祖准备当奴才的。江湖传闻,有个公知曾在首都机场临别时说过,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坐着美国的航母,回来接管满目疮痍的中国,还准备磨刀霍霍向猪羊地搭棚舍粥做些善事。只可惜,刷了若干年盘子之后,在美国的主流社会根本找不到像样的地位,只能靠中国因素混口饭吃。白天和中国公司谈生意,晚上敲键盘恶心中国,把“爱国是工作,反华是生活”演绎得活灵活现。

中美代表着当下人类两大文明体系,是当今世界上最为显著的一对儿矛盾体。中国真正严肃的学者、思想爱好者,如果不去亲身了解一下美国,研究中美的博弈和融合都无从谈起。像我和灿荣这种,去趟美国主要是去了解真实的美国社会,站在中国发展的立场上认识美国。在公知们心里,美国那是他们家私宅,所有刷过的盘子都属于文物,您来美国就是要顶礼膜拜的,未经偶同意,您来美国就是死乞白赖地向偶靠拢。

当然,去美国留学,现在已经不是单单成年人的事情了,这次疫情爆发后,我们看到政府接回了不少还没有值机台高的孩子们。这么小的孩子去海外读书也不是绝对地不行,关键问题是,第一,家长不能放弃自己做家长的责任,更不能为了自己图省事儿,免头疼,把青春期的孩子遗弃在海外。第二,即或是家长由于种种原因不能亲自赴美陪太子读书,找好在海外当地负责任的host family了吗?孩子周末有固定的地儿去吗?孩子的成长需要关怀与陪伴,在这工业化X.0的时代,孩子长大之后,您想让TA回家住两天都难。您有的是机会打发空巢老人的时光,孩子还小,法律意义上还没有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家长还不能放弃自己监护人的义务。

有位和我跟灿荣同科的进士,定居芝加哥几十年,一直把美国奉若神明,试图把中国变成美国,坚称只有希望中国变成美国的人,才是真爱中国的人。他曾经感叹,不知他一生的努力会是什么结果?我曾明确地告诉他: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2020年10月14日记于西山

4

1

3

图片来自司马南频道《司马南:造谣胡锡进,围猎金灿荣,“定点拔旗”的背后…》视频截图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