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林耶:这样批判蓬佩奥,尴尬了谁?

2020-09-12 19:11:48 作者: 林耶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准确来说,蓬佩奥的言论不仅仅是“好战”,真实的内核是反华反共,而反共又是最其用来反华的一大法器,这已为中国广大人们所知。

林耶:这样批判蓬佩奥,尴尬了谁?

作者:林耶(原创)

1.webp (55).jpg 

巴西的朋友跟我提到了一篇文章,在摘录了两个片段之后评论说:“如果这样的政治路线占了上风,中国将被打败”,“这样的文章我们应该很严格反对”。

一个外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得出这样的看法,倒是挺有意思的,同时也引起了我的兴趣。从他摘录的片段来看,我大致已经预感到了这篇文章是个什么情况,于是让他转来了文章的链接。他是在巴西共产党的网站上看到的这篇文章,原文是葡萄牙文,我只能先把它翻译成了中文(部分字句可能不是十分准确,链接和原文附后)。读完全篇,特别理解巴西同志的心情和担忧,谨写下一些浅显的体会。

文章题为《共产主义中国是包括巴西在内的“自由世界”的敌人吗?》,在巴西共产党网站上的发布日期为9月2日,作者为中国驻巴西大使馆政治顾问,文章主体内容是对蓬佩奥一次演讲的驳斥。蓬佩奥在那次演讲中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说成是“自由世界”的敌人,作者即对此展开了相关批驳。文章具体内容在此不做赘述,仅针对文章中一些奇妙的观点谈一谈看法? 

一、蓬佩奥是四十年前中国的翻版? 

在第一段简单介绍了7月24日蓬佩奥演讲的内容后,作者在第二段紧接着就把歇斯底里的蓬佩奥跟四十年前的中国放到了一起比较: “蓬佩奥先生和特朗普先生的话在我看来似乎很熟悉,我1973年出生于北京,同我和我父母这一代的许多中国人一样。是的,这使人想起了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当时我国处于封闭状态,探索一条有自己特色的发展道路十分困难。在人们的记忆中,广播中总是听到这样的口号:‘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就像蓬佩奥先生一样,充满了活力和好战的语气。”

在此之前,这种说法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以前华姐曾把蓬佩奥比作祥林嫂,是从蓬佩奥整天唠唠叨叨自说自话像个怨妇似的这个角度来说的,当然,祥林嫂之所以变成怨妇般的人是与万恶的旧社会分不开的,但是即便如此,这个比喻在某种层面上还能为人所接受,至少它没涉及啥政治历史方面的大错误。可是到了这位顾问这里,情况就不太一样了,一上来就是这么劲爆的比喻,真可谓是“开幕雷击”了。

蓬佩奥抹黑中国的那些狂言当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是好战的,然而在作者看来,这种好战却能在历史上找到原型,那就是文革时期的中国。如果说蓬佩奥是中国的敌人的话——事实上他已经,或者说早就是了——作者的这个比喻就相当于把中国拉到了和自己的敌人同一高度(低度?)的位置,然后说:“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为了反对敌人,先把自己降维,照这种打法,尴尬的到底是谁?我们难道不是应该抢先占领道德高地吗,怎么会想起来在批判人家之前先把自己批判一番,先承认我年轻时不懂事,然后说你不要学我……有没有搞错?

当然,以上仅仅是就作者的观点本身的解读,事实上,在这里作者至少犯了两个错误。

由蓬佩奥的一系列好战言论,联想到文革时期中国那些在作者看来是“好战”的宣传口号,并以此作为批判蓬佩奥的一个方面。在我看来,把这两者相提并论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是有害的。除了前面所说的,实际上造成对新中国历史的降维打击,其更重要的一方面在于,仅仅从一个“好战”的形式出发,把两个内容毫无关联、性质完全相反的事混为一谈。这就好比不区分战争的正义与非正义性质而一味宣扬反战思想,不区分暴力的革命和反革命性质而一味宣扬非暴力,颇有些资产阶级抽象人性论的味道在里面。具体到我们这位作者这里,就是不管“打嘴仗”(我们暂且用这个说法)双方的历史背景、事件本质的千差万别,而对其一概加以否定,其导致的结果只能是把新中国在当时的反美宣传等同于今日蓬佩奥的反华叫嚣,甚至给蓬佩奥找了借口——当年你们中国也是这样对美国的,我现在只是以牙还牙。这倒让我想起了那部魔幻电影的“杀俘练胆”情节,有评者说它给日后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提供了最正当的理由,不是没有道理的。

从这一点出发又能引出作者的第二个错误,即对于新中国对美斗争的矮化,这实际上已经包含在第一个错误里面了。新中国的对美斗争,以及作者所谓文革时期的反美宣传,在他看来十分“熟悉”,事实上同蓬佩奥的言论基本画上了等号,原因还是前面说的——“好战”。

准确来说,蓬佩奥的言论不仅仅是“好战”,真实的内核是反华反共,而反共又是最其用来反华的一大法器,这已为中国广大人们所知。其具体思路可能主要有这两种:一是割裂中国共产党同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关系,试图在中国内部煽动起大量的反对派,这早就被中国人民所识破,并且在习近平总书记在抗战胜利75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得到了彻底的揭露。二是在国际上建立起反华反共的阵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前段时间他在推特上说中国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其之所以忽然想起来强调这个常识得不能再常识、却很少被国际刻意注意的常识,窃以为,正是为了提醒世界各国中国政权的本质,进而鼓动全世界的——当然,主要是欧洲的——一切势力联合起来,对中国这个“共产主义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翻开《共产党宣言》我们不难发现,蓬佩奥的这套说辞,所谓威胁“自由世界”吧啦吧啦,其核心内容基本上与150年前欧洲反动派对共产党人的污蔑如出一辙,早就被马克思恩格斯及后来的许多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批驳得体无完肤了。即便是现在,对蓬佩奥这套说辞的批驳,本来可以以一个很高的姿态进行,然而在我们的这位作者这里,就变样了。

前面我们说了,将蓬佩奥与文革作类比是十分不适合的。简单来说,就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东西完全没有可比性,不能仅仅看到一个“好战”的形式就信口开河。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新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根本不是文革期间打打嘴炮、喊几句“好战”口号这么简单,两国是在战场上以命相搏过的。至于其原因,也是众所周知的,美国对中国内政尤其是台湾问题的粗暴干涉、美国对中国邻国的肆意侵略严重威胁到了新中国的安全、美国把战火烧到了中国边境,等等。从新中国建立之初的抗美援朝,到六十年代的抗美援越,基本都有这些背景。这是从战争的一方面来说的。至于作者所说的广播“好战”口号,一个著名的高峰莫过于1970年5月20日为抗议美国侵略印度支那三国,北京举行声势浩大的反美游行,毛泽东主席发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五·二〇声明”。甚至两年后尼克松访华下了飞机后,他身后的机场标语依然赫然写着“全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一切反动派!”以作者的标准看,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好战”甚至是“宣战”,蓬佩奥在它面前都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同样的外壳,不同的内核,决定了两者性质的天壤之别。如果不是美国侵犯中国领土主权、干涉中国内政、威胁中国安全在先,中国断然不会在战场上跟美国大打出手。如果不是美国在全世界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压迫第三世界国家民族和人民、威胁世界和平在先,中国即便想喊反美的“好战”口号,也是师出无名。以至于在后来的中美上海联合公报里,中方在声明开头便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美国也不得不接受。

中国完全站在正义的一方,代表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民族发声,而美国则站在与之完全对立的非正义一方,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试问,今日蓬佩奥的“好战”言论,也具有当年中国那样的正义性质吗?他代表的又是哪一方呢?把这两者放在一起,甚至为了批判后者而把前者也拎出来批判一番,真的合适吗?我想答案不言而喻。 

二、那时的中国真有那么“封闭”“孤立”吗?

作者写道:“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从封闭走向开放,从绝对孤立到成为一个负责任大国,一直是世界和平捍卫者的中国共产党突然变成了“自由世界的敌人”吗?”

“回溯到1970年代后期,中国是世界上与美国和前苏联同时对抗,实际上与外界隔绝的唯一国家。从那时之后,她逐渐重新融入国际社会。中国就好比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年轻实习生,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来到现代化大都市。40多年来,这个男孩一直努力不懈地工作,从生存法则中悄悄地谦卑地吸取教训。”

在文中与这些部分相关联的内容里,作者试图表达这样的观点: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是封闭的、孤立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不断融入世界,积极参与世界事务,致力于捍卫世界和平,怎么就成了“自由世界”的威胁了呢?

对这样的观点本身我们不置可否,需要关注的是他评价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的一些字眼,比如“封闭”“绝对孤立”“与外界隔绝”等,并且我并不认为关注这些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相反,它涉及到一个我们如何评价新中国前三十年(在外交方面)的问题。

事实上,这类话题已经被写烂了,关于辩论新中国是封闭还是开放的文章不知道有多少,相信许多读者都有自己的判断,这里就不做太细的论述。

从“改革开放”这个词本身来说,改革开放前的中国跟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比起来,肯定是不如后者开放,甚至是比较“封闭”的。但这毕竟是相对而言,而且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中国不开放,而是人家对你搞封锁,不让你开放。这也正是为什么1949年解放军不顺手解放香港,无非是把它当做一个对外联系的窗口,能起到更大的作用而已。

但是在作者这里,他使用了“绝对孤立”、“实际上与外界隔绝的唯一国家”这种说法,这就把一个相对的概念绝对化了,换一个说法就是——闭关锁国。从中国建国之初的第一波建交高潮,到之后20多年时间里积极参加各类国际活动,抓住乒乓外交的机遇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并迎来第二波建交高潮,与第三世界国家建立广泛的合作与友谊……这一切自有其数据和历史支撑的事实,无论从哪个方面也无法推导出“绝对孤立”“与外界隔绝”这样的结论。

作者的这种写法是否会给人造成一种割裂新中国前后两个三十年的感觉呢?这只有作者自己知道了。

三、多研究问题,少谈些主义? 

巴西同志重点摘录了下面这段话,他的“如果这样的政治路线占了上风,中国将被打败”就是针对它说的:“2019年10月24日,博尔索纳罗总统开始对中国进行首次访问。抵达北京后,一位巴西记者就对访问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有何评论向他提问时,总统先生回答说:‘我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坦率地说,我很欣赏这个答案。并不是说我同意总统先生的观点,中国共产党知道自己要在中国建立什么样的政治模式,而不管别人怎么想。正是这种灵活和务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实上,改革开放42年来,中国人已经失去了讨论或谈论‘主义’的热情,取而代之的是‘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哲学成为主导,所有中国人都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学到了这一点。”

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不就是胡大使(当然当时他还不是)当初为了反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而提出的“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吗?

博尔索纳罗总统认为他“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这当然可以理解,毕竟是刚刚踏上中国的土地,就跟许多人一踏上灯塔国的土地就恨不得立即跪下来亲吻这片“自由民主”的沃土一样。要对中国了解更深一点还需要多走多看,短期的访问显然是实现不了的,不过这次疫情倒有可能会使总统先生加深对这个问题的理解,然后若有所思地说一句:“噢,原来巴西才是真正的资本主义国家。”

博尔索纳罗怎么认为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欣赏”他的答案,当然他也说了自己并不同意这个观点。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作者的思路:尽管中国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但是如果你说中国是资本主义国家,我也很欣赏(抑或高兴?)。至于原因,从后文来看,这表明了中国共产党“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可能是我的表达水平比较低,只能理解他的意思,没法用具体语言把它描述出来。不过后面的内容我还是基本看懂了,灵活、务实、发展,闷声发大财是最好的,“主义”什么的我们不关心了。

中国人真的不关心“主义”,并对它失去热情了吗?恐怕未必。

人们常对邓小平的“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耳熟能详,殊不知他是在苏联解体之后的1992年说的这句话,当然也算作“南巡讲话”中的一句。他的原话是:“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

坚持社会主义被他排到了第一位。而在更早的1979年,他提出作为立国之本的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改革开放刚开始时就强调了“主义”的重要。

对于这个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同样有许多重要的论述,比如:“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

要深刻认识红色政权来之不易、新中国来之不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

全党要更加自觉地坚持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

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个新时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而不是别的什么新时代。”

我们干事业不能忘本忘祖、忘记初心。我们共产党人的本,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对党和人民的忠诚……马克思主义政党一旦放弃马克思主义信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信念,就会土崩瓦解。”

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而我们有些人甚至党内有的同志却没有看清这里面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

我们现在做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事情,但不能忘记初衷,不能忘了我们的最高奋斗目标。在这个问题上,不要含糊其辞、语焉不详。”

…… 

试问,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如作者所说的,“已经失去了讨论或谈论‘主义’的热情”了?在习近平总书记那里,“主义”,相反,还变得更加尤其重要了。或者退一步说,按照作者的说法,“发展才是硬道理”固然重要,可是在党在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即“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那里,“主义”是和“发展”并列的同样重要的事,什么时候变成“发展”取代“主义”了?

作为中国驻巴西大使馆的政治顾问,不知道作者是不是中国共产党员,如果是,“四个意识”何在,难道体现在他的实用主义哲学里了吗?当然,最重要的,这篇文章还是发表在巴西的网站上,给外国人看的,他们是否会认为这是中国政府观点的一个缩影?这些莫名其妙的观点,难道不会给他们造成严重误导吗? 以上,我冒昧对顾问先生的这篇外宣文章提出了一些看法,至于文章的其他内容,感兴趣的读者可在下面自行阅读。译文经过了巴西同志的校对,按理说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附 录】共产主义中国是包括巴西在内的“自由世界”的敌人吗?

https://vermelho.org.br/2020/09/02/a-china-comunista-e-inimigo-do-mundo-livre-inclusive-o-brasil/2020/09/02

作者:Chen Jia 中国驻巴西大使馆政治顾问

7月24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加利福尼亚州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称中国共产党是“自由世界的敌人”。“中国共产党(CCP)不仅在中国扮演了越来越多的独裁者,而且对世界其他地区的自由也怀有敌意。”他继续引用特朗普总统的话说道:“够了,自由世界必须结束这个新的暴政!”

蓬佩奥先生和特朗普先生的话在我看来似乎很熟悉,我1973年出生于北京,同我和我父母这一代的许多中国人一样。是的,这使人想起了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当时我国处于封闭状态,探索一条有自己特色的发展道路十分困难。在人们的记忆中,广播中总是听到这样的口号:“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就像蓬佩奥先生一样,充满了活力和好战的语气。

尽管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中美关系最近在恶化,但看到蓬佩奥先生的言论,我依然十分惊讶。对于在柏林墙倒塌后成长的新一代,这种叙述就像如今仅存在于历史书中的某些情节的重生。在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和与中美从世界最大贸易伙伴走向全面对抗之后,我真的很困惑。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从封闭走向开放,从绝对孤立到成为一个负责任大国,一直是世界和平捍卫者的中国共产党突然变成了“自由世界的敌人”吗?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必须知道如何定义蓬佩奥先生的“自由世界”。

根据蓬佩奥演讲中的信息,所谓“自由世界”必须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即在当今世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中占有重要地位的西方民主国家。尽管“自由与民主”多年来一直是中国共产党追求的价值观,由于对这个概念的解释和表现形式不同,中国从来没有被认为是“自由世界俱乐部的成员”。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与外界的互动在不断加强,融合进程从未停止。

回溯到1970年代后期,中国是世界上与美国和前苏联同时对抗,实际上与外界隔绝的唯一国家。从那时之后,她逐渐重新融入国际社会。中国就好比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年轻实习生,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来到现代化大都市。40多年来,这个男孩一直努力不懈地工作,从生存法则中悄悄地谦卑地吸取教训。

在中国,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是“我们如何与国际接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积极参与联合国的行动,中国对全球化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紧张和痛苦转变为热情的推动者,今天中国已成为捍卫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力量。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前唯一的超级大国和“自由世界”的领导人正在从好几个国际组织中退出,发动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战,激化单边主义,并且不分青红皂白地迫害其他国家的著名高科技企业,共产主义中国继续依靠经济全球化,坚定走开放和互惠的道路,并认为单边主义本身就是“自由世界”的真正敌人。

我从2019年10月开始在中国驻巴西大使馆任职。十个月之后,宜人的气候,美味的菜肴,尤其是巴西人民的开放、友好、朴素和乐观,已经使我完全受宠。同时,以我对巴西政治的基本了解,我已经毫不怀疑巴西是西方的一部分,也就是被人们广泛接受的“自由世界”。

尽管如此,两国建交以来的近半个世纪中,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从未给两国合作和友好关系的发展带来重大问题。同“自由世界”的其他国家一样,巴西也拥抱开放的中国,两国双边合作令人印象深刻的扩展,使两国人民切实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在巩固两国关系的同时,中国共产党也一直在发展友好关系,并与巴西的几个左、中、右政党进行互访。完全平等,相互尊重和互不干涉内政是中国共产党维护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这些关系的目的是简单而明确的——以加深相互了解并促进国家间关系的加强。

但是,最近,随着美国在国际上发起针对中国的疯狂活动,一些巴西人跟在美国人后面跳了出来。面对中巴关系的迅速发展,他们几乎一致认为,“中国人正在实现统治巴西的计划”,并且不厌其烦地灌输给巴西人民。在蓬佩奥的演讲中,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中国商品几乎一夜之间就成了巴西的威胁。

每个人都有喜欢或不喜欢外国或政党的权利,表达自由值得尊重。但是,诸如“中共生产了这种病毒以占领世界”,“中共生产的疫苗在人体内隐藏了一个看不见的芯片来监视他们”,“中国制造的口罩中的金属线实际上是用来控制人的5G天线”之类极其荒谬的谣言,只能挑起国家间的对抗,构成诽谤并不幸地伤害了一个友好国家。

实际上,国务卿先生进一步扩大了“自由世界”的定义。除了国家以外,这还将涵盖来自尤其是中国台湾、香港和新疆等地区的异见人士。无论是分裂主义,还是针对警察或恐怖分子、造成数千人死亡的暴力行为,只要是表现出反对中共领导,都将得到来自“自由世界”的祝贺和欢迎。没有必要考虑这些问题的背景,只需要强调所有这些地区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一点在国际法中得到了确认,并为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承认。因此,谁在制造麻烦,违反国际秩序,已经变得非常清楚了。

如果“自由世界”要像这样包罗万象,中国共产党别无选择,只能接受“敌人”的标签。

中国共产党认为,国家集体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历史上的动荡、痛苦和屈辱,以及近几十年来的进步和秩序,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相信,只有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我们才能把蛋糕做大,从而每个人都可以分到更大的一块。中国共产党从来不接受“人权高于主权”的概念,“以解决国家内部问题为借口进行干预”。国际关系的基本单位是主权国家。根据这一原则,中国从不在亚马逊问题和巴西土著人民的权利问题上散布谣言。最重要的是,世界上不乏最新的例子,找了很多崇高的借口给自己做论据,最终却给这个国家带来了许多耻辱、混乱和无尽的仇恨。

我很清楚,中国共产党的这些立场在当今的“自由世界”没有多大市场。在许多人看来,她没有跟上“人类民主的伟大事业”的脚步。显然,中国共产党的治理思路与“自由世界”有些不同。但问题是:差异是否必然意味着敌意?

在古代历史时期,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即使这样,她也从未攻击其他国家。在15世纪,中国皇帝派出的舰队比欧洲人早几十年到达南亚和非洲,但从未建立过海外殖民地。今天,尽管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但中国遵循着不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加于其他国家的传统。中华民族没有天生的海盗、殖民主义者和奴隶贩子的基因,也不认同他们的“国强必霸”哲学。

2019年10月24日,博尔索纳罗总统开始对中国进行首次访问。抵达北京后,一位巴西记者就对访问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有何评论向他提问时,总统先生回答说:“我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坦率地说,我很欣赏这个答案。并不是说我同意总统先生的观点,中国共产党知道自己要在中国建立什么样的政治模式,而不管别人怎么想。正是这种灵活和务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实上,改革开放42年来,中国人已经失去了讨论或谈论“主义”的热情,取而代之的是“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哲学成为主导,所有中国人都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学到了这一点。

蓬佩奥先生不停地周游世界,兜售关于新冷战的看法,其目的无非是捍卫美国的全球霸权,并结成一个联盟来遏制中国的崛起。在国际上,我希望他向其“招手”的国家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而在中国,根据西方几个独立研究机构的调查,中国共产党的支持率一直保持在85%以上,我认为他煽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立的策略没有成功的可能。

自从来到巴西,每当我遇到一种新的异国水果,看到巴西利亚灿烂的日落,在我感到高兴的同时,我希望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理解与合作不会受到激进主义和地缘政治的干扰和阻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亲朋好友和乡亲们体会到巴西的乐趣,来看看这里的风景,也给巴西人带来无穷的快乐。尽管面临很大挑战,但我对此表示乐观。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昆仑策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