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储贺军:脱钩之后的中概股

2020-05-25 17:12:16 作者: 宜兴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美脱钩已经从学者的担忧和美国政客的呓语中,逐渐走向了现实,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剩下的就是如何面对的问题。具体说到脱钩,不能笼而化之地去看,要看具体领域。

5、

储贺军:脱钩之后的中概股

储贺军(宜兴紫)

中国未来研究会智库专家

中美脱钩已经从学者的担忧和美国政客的呓语中,逐渐走向了现实,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剩下的就是如何面对的问题。具体说到脱钩,不能笼而化之地去看,要看具体领域。军事领域自始就没有挂上钩,万幸,这是我们今天还有底气面对脱钩的基础条件之一。外交领域也不大可能会完全脱钩,在上世纪6、70年代,中苏关系处于冰点状态时,双方也没有断绝外交关系。文化层面开启脱钩进程了,经过贸易战和新冠疫情,在中国过去几十年存在的崇美恐美的市场,已经小多了,大家逐渐开始平视美国。外交部几个年轻的司局级干部,怒怼美国一干正国级,口水仗打得有声有色,折冲樽俎,分庭抗礼。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煞是好看。

6、

经济上脱钩最难,最复杂,也最痛苦。毕竟,中美两国经过近40年的合作,经济上不说是水乳交融,也是相互渗透得很厉害。不少中国制造的设计过程中,为了开拓未来的美国市场,特别倾斜地照顾了美国的零部件供应商。现在,这些“照顾”都成了美国政府要挟中国企业的筹码。这就使得中美的经济脱钩,变得难以想象地艰难和复杂,中美两国的企业都必须面对脱钩的沉重代价。再难也得脱,谁让美国选出一帮疯子入住白宫呢?

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属于金融层面的事务,在中美经济脱钩的总量中占比不大,但在舆论界影响甚大。公司上市,特别是在美国上市,好比选美活动中的比基尼环节,几乎没有哪个细节可以逃过镁光灯。所以,中概股如何直面中美脱钩的现实,以及自身在美股市场上的未来,就成为“(司)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要客观地分析中概股在美国股市的命运,必须暂且抛开中美脱钩的大背景。中概股在美国上市,始于1992年的华晨公司,当时的华晨就像一只野猫,闯入了一家豢养着一群家猫的大宅子,让新奇充斥着整个空间。华晨的故事编得挺好,充分展示了中国人的无所不能的聪慧与水银泻地一般的商机捕捉能力。凭着一个非常稚嫩甚至有些牵强的故事,一个传说,在美国合理合法地上市了,融到了宝贵的外汇,让国人惊讶于那么稀有的外汇,居然可以平地抠饼般的轻易敛出好几箩筐。华晨在美国度过了十几年的上市公司时光,成为华晨在国内做各种实业的金子招牌,但后来还是决定去香港上市了,并最终在美国退市。

华晨在美国的完整上市经历,现在都好像是被一阵风吹得无影无踪了,因为,后面的追随者们已经觉得老一辈儿玩的太小,小的有些落伍,有些幼稚,早就是被拍到沙滩上的一只死鱼。现如今,生活节奏太快,大家都无心听全本大戏了,能够在无聊的片刻,听听折子戏,就已经算是很尊重传统了,很给面子了。但是,全本儿大戏的精髓,很难被抹杀,被忽略。战术重要,战略更重要,折子戏可能给人以战术启迪,但全本儿大戏才是战略视角。

5、

华晨离开美国转投香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过了上市阶段以后,中国公司的日常治理能力和状态,很难满足美股市场的要求,这里有着天然的鸿沟。中国公司达到美股上市标准都不难,只会超出,很难落败,但是,上市之后的日常合规就难了。不是说中国公司自身不行,而是中国公司不具备美国公司(含其它西方公司)达到合规标准的客观条件。打个比方,京城里有很多体制内公立学校,也还有林林总总的私立国际学校。学生们都是好孩子,天资禀赋都差不多,但是,如果要是把一个公立学校的尖子生,放到一个私立国际学校的班里,头三个月,这个孩子肯定是班里垫底儿的,反之亦然,实在是适应不了那个不同的体系。中国上市公司要达到美国上市公司的治理标准,很难。这不是在说谁好谁坏,只是客观环境不同而已。

美国属于一个金融优先的经济体系,一切都以金融操作为核心,为目的。美国上市公司中,很多本身就是金融类公司,那些打着实业旗号的制造业公司,也只是金融资本包装金融产品的题材而已。所有的产品不需要精雕细刻,不需要太好的质量,甚至不需要太先进的技术,只要包装出彩儿,金融业就有了分期付款、资产债券化和上市、再融资的机会。也就是说,公司财务报表不是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只要报表好看了,万一玩儿大了,玩儿砸了,自有政府托底伸出援手。中国公司做不到,中国公司只会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儿地大干苦干加傻干。中国公司想学着干?对不起,没这社会基础设施。

对于美国公司左右政府决策的影响力,中国公司也只有望其项背的份儿。美国公司可以名正言顺地为院外集团支付“鞋钱”;可以聘用刚刚离开政府的雇员,职位越高越值钱,专业越对口儿越值钱;可以聘用业务对口,熟悉“切口”的中介机构。这些都不算行贿,属于正常的合理合法的业务,吃完饭在社区里出去遛个弯儿的档口,偶遇熟人就把事儿给办了。中国公司的业务主要都在国内,就是花钱找对庙门儿,那尊佛也只能管美国的事儿。

美国公司这么干,其实成本代价也都不高。不怕实业公司玩儿砸,就怕实业公司玩儿不大。玩儿大了再砸,最多是公司品牌的损失,多年辛苦付诸东流,一切都从头开始而已。坐监狱吃牢饭的,那是极个别倒霉蛋儿,大多数人没事儿。2001年震动全球的安然公司事件,就是很好的极端情况下的例子。一个事件,砸了两个好牌子,安然公司本身,还捎带上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结果呢?大家基本上都找到了新工作,换个题材接着玩儿,续写着百折不挠的励志故事。

说起华晨,白头宫女话天宝。故事是老了一点儿,可华晨从头到尾的故事,里面有多少艰辛与惊险,没人去看了,没人去想了,只不过是在复制华晨初期空手套白狼的传奇。即使偶尔想到华晨最终的退市,也只是因为华晨得以全身而退,更让人心慕不已,觉得去美国股市玩儿一趟,不亏,值啊!可就忘了华晨为啥在纽约呆得好好滴,却急着去香港上市。中国公司的治理方式与美国股市的操作要求,存在着天然的不匹配之处。这些与生俱来的问题,过去还只是给一些美国的流浪律师们,提供一些浑水摸鱼的机会,但是,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引发美国国家机器直接下手的程度,如果中国公司再装睡叫不醒,那就属于活该成心了。

对于需要国际化的中国公司,香港的确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去处。香港保留了自由资本主义的全套基础设施,甚至比美国还自由,还优惠。《香港基本法》第23条的问题,现在已经看到了彻底解决的希望。不要彷徨于短期震荡,从长远看,这对于香港股市而言,是绝对利好消息。香港的社会环境稳定了,香港未来的确定性增加了,全世界投资者和股民们在香港挣到真金白银的基本环境,才可能出现。香港股市才有机会进一步改革和发展,香港股市的规则要进行中国化改造,要对于中国公司提出更有针对性的制度安排。这样,香港股市才更有特色,才可以和美国股市相得益彰。

拜托,别跟这儿提A股市场,那不是远可品鉴近可把玩,还能救命的一汪月牙泉。它总让我想起《哪咤》里的打油诗:“生活你全是泪,越是折腾越倒霉,垂死挣扎你累不累?”30年前就有了一种说法:“可以试,不行就关了嘛!”,这像极了哪吒出世时的咒语。股市这种金融形态,需要量身定做的资本运作环境,需要资本利益高于一切的商业文化。这些中国都给不了,也不该给,因为,中国是实业优先型经济,不能为了资本之末节,丢了实业的根本。A股既然开了,关是一时半会儿没法关的,A股的存在和发展,要找好自己的定位,起码在未来近10年当中,应当扮演的角色是“留洋预科”。中国公司要想在海外上市,不是临时抱佛脚地有几天的培训、重整就可以了,先要在A股市场上历练一段时间,慢慢地适应,有一个过渡。

客观地说,美国股市需要中概股,投资人喜欢优质资产,朝阳产业,场子也需要人气儿。但是,美国股市和中国公司太不合拍了,要么是中概股改造美股环境,要么是美股环境排异中概股。就目前而言,美国股市和中概股很难郎情妾意,中概股要想舒舒服服地呆在美国股市,很难。没有中美脱钩这档子事儿都难,更何况美国现在把中概股视为中美脱钩的一张牌,一个出气筒子。还是多品品骨灰级老前辈——华晨的前世今生,先回港股吧。也说不定在不远的将来,美股与港股这两个系统,会有更多的沟通,兴许还有合流的前景。

2020年5月25日记于西山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