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储贺军:再次面临十字路口的中国必须应战

2020-05-21 20:11:13 作者: 宜兴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华为只是美国试图打压中国的爆发点和导火索,其真实的目的是针对中国体制,针对中华民族的复兴梦。

中美关系

储贺军:再次面临十字路口的中国必须应战 

华为事件使中国再次面临十字路口

作者:储贺军(宜兴紫)

中国未来研究会智库专家

13、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颁布了涉华新规,一石激起千层浪。按照该法规规定,全世界任何一家犄角旮旯的企业,只要在其设计、生产过程中,使用了哪怕0.00001%的美国定义的技术或软件,在其向华为供货之前,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执照。这样一来,就算是中芯国际在国内生产,向国内的华为企业供货,这样一个日常的经营行为,虽然不需要向中国政府申请任何其它批准,但也要先向美国商务部申领执照。否则,后果将非常严重,最现成的就是中芯国际在美国的资产,可能被没收。

没有比这个更无耻的法规了,该法出台具体过程尚不明了,但不难看出其居心险恶,其逻辑无序,其内容仓促。在正式颁布的法规文件中,居然有错别字,(比如:第6页第3行)。正式法律文书中,出现错别字,要是在美国高端律师事务所里,轻则扣奖金,重则回家另行择业。比文字仓促更为让人醍醐灌顶的,是其旨在扼杀中国民族复兴的险恶用心。这一行动看似出自级别较低的美国商务部的一个局级单位,看似是一次例行公事的行政管理规则的更新,但却堪比1960年赫鲁晓夫终止中苏《国防新技术协定》,并且撤走全部在华专家的重大事件。只是这次美国商务部的新规,少了些赫鲁晓夫式的粗野鲁莽和直奔主题,多了些特朗普式的市井狡黠和邻里阴损。

华为只是美国试图打压中国的爆发点和导火索,其真实的目的是针对中国体制,针对中华民族的复兴梦。面对一个超级大国的国家机器的如此蛮横的打压,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的华为,要是不生长在中国,换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其它国家,早就立马关张大吉了。幸运的是华为在中国,可否使华为渡过眼前的劫难,浴火重生,是考验中国体制、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复兴梦的一个课题。美国的这招儿牵扯到太多的中国企业,而且一旦得手,就可以轻易地采用同样的方式,复制到任何一家中国企业身上。这次中国已经没有了退路,没有了交易的余地,华为的生死不仅是一家民企自身的问题,而是事关中华民族整体命运的问题。

美国这样做的目的,绝非华为有任何行为不当,而仅仅是因为华为涉足了通讯技术的一个高端领域。在美国人眼中,中国只能在国际分工的框架中,承担干粗活、打小工的角色,绝不能染指美国人肥美的奶酪。华为在5G领域取得了相当大的优势,美国人近两年内,一直在试图从用户端封杀华为,连美国人自己都觉得这种打法太累,于是乎想出这么一个损招儿,试图让华为破产,彻底退出竞争。同时,也旨在杀鸡儆猴,一副天桥流氓地痞黑社会的做派:“从今后,不许你丫在天桥这片儿混事由儿!”

美国打手们不是单单自己寻上门来的,还有一批投降派粉丝团在跟着喧嚣:“爬出来吧,给尔自由!”,可是人的躯体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是的,中美之间的综合国力,软实力或硬实力,都还存在着差距,但是,这种差距正是中国可持续性发展的动力、空间和机会。面对这些打上门来的无赖,只要示弱,就会导致整体崩盘;如果投降,将会永无翻身之日。中国崛起,中华民族的复兴梦,是美好的,但却是异常艰难的、艰苦的。对于这一点,任何人都不要低估。

对于中国崛起,西方从来就是要打压的。当年赫鲁晓夫威胁与中国脱钩,就是旨在“驯服”中国,让中国心甘情愿地当苏联的仆从,这和美国现在的心态如出一辙。当时,中国还很弱小,苏联还是中国的债权国,而非中国的债务国。苏联还是与美国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特别是中苏两国是接壤的,一旦苏联动武,中国将承受的不只是导弹,而且会是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大规模坦克群。但是,毛主席带领全国人民挺住了,坚守“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基本国策,完成了与苏联的脱钩。开始几年有些艰难,这是很自然的现象,但是,正是在那些艰难的岁月,中国为了后来的经济腾飞和国家安全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当时,我们甚至起步了芯片和光刻机的技术,虽然后来都半途而废了,但这绝不是阻碍我们“从头收拾旧山河”的桎梏。

品味历史,常常会有后怕的感觉,如果不是当时毛主席带领我们完全切断与苏联的经济文化联系,在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这艘意识形态的泰坦尼克号沉没的那一刻,中国毫无疑问将步东欧国家的后尘。面对无端的发难,无理的挑衅,无耻的贪欲,无聊的对手,中国必须应战!从表面上看,这次美国商务部的涉“华”法规,并非“中华”的“华”,而是“华为”的“华”。但是在实质层面上,矛头是对着中国体制的,意图是要测试中国的反应。这是美国的试错文化的表现方式,是美国价值理念演进的必然结果,跟谁当总统的干系并不大。对于美国的低能试错、投石问路、全面封杀,中国别无他选,只能“祭起法宝”,坚决地采用举国体制,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来应对这又一场风暴。

一旦下了决心,就无可避免地面临中美经济脱钩的局面。故此,必须对于可能发生的结果做出最坏的预案,必须对于手中现有全部在美的国有资产,做出妥善的安排。脱钩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旦中美经济脱钩,中国就不会再有国有财产留置在美国人手中,中国就可以不再忌讳美国的制裁。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就可以不再顾忌美国的粗暴法条,也就是谁也管不着谁了,就可以无限制使用合理合法的所有已经掌握的生产要素,并且在现有的基础上,更新现有技术。也不必太过担心市场问题,姑且不论中国自身市场的庞大,足以解决华为的生存问题,就是海外销售也不用太过担心。好酒不怕巷子深,只要产品过硬,届时,如何处理二道贩子乃至国际化走私活动的麻烦,就交由美利坚去头疼吧。

美元体系对中国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反而对于美国是一个比中国更大的问题。美元是美利坚合众国得以存续的最重要基石之一。美元国际体系之所以可以如此兴旺,作为全球最大贸易国的中国做了巨大的支撑性贡献。全世界人民的刚需离不开中国制造的性价比,中国的生产活动恰恰是全世界原料供应商的不可或缺的用户。中国采用人民币进行国际贸易结算,仅仅是一个决心问题,技术性问题。技术领域的国际交流也不是太大的问题。技术交流存在着国际性平台,在资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谁家的技术都难以金屋藏娇。也不必过于顾虑“投降派们”幻想中的西方抱团儿,西方文化骨子里就是重商,有钱赚谁也不是傻子,其它的麻烦交由老大去处理。

美国是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值得我们交流。但是,经过了40年的密切交流,美国的绝大多数所谓先进的东西,都已经不像40年前那么先进了,特别是美国的很多标榜先进的东西,已经被这次全球疫情戳穿了西洋镜。两年了,美国人虽然迟滞了华为在海外市场的发展,但让美国人无奈的是,在争取到的黄金时间段内,美国人及其盟友都未能开发出相应的技术,来取代华为在5G家族中的地位,逼得自己不得不采用如此下策的“流氓”法律手段。中国原本可以和美国继续保持良好的互补关系的,但是现在,美国主动哭着喊着要脱钩,而且手段如此低劣,如此下作,让人想起一句老话:相约不如偶遇。

当脱钩之后,中美两国将独立并行发展。美国人再想动粗的话,手里的唯一选择,可能就是打仗了。“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说起动武,唯一可以回答的就是,我们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充满信心,可以回击任何人发动的任何对中国本土的攻击。爱因斯坦说过,第三次世界大战用什么武器我不知道,但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使用的是木棒。

2020年,中国再次面临着1960年所面临的十字路口,整整一个甲子,岁月匆匆,白驹过隙。马克思说的好:“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枷锁,而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2020年5月20日记于西山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