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钱昌明:美国为何成为“疫情之冠”?

2020-05-16 21:52:37 作者: 钱昌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的“抗疫”混乱问题,是个体制问题。说白了,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可克服的弊端。美国作为资本主义的大本营,其弊端也就暴露得最为典型。

钱昌明:美国为何成为“疫情之冠”?——评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政策

作者:钱昌明

要问:美国怎么会形成这场“灾难”的呢? 答曰:是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政策“彻底的混乱”造成的。美国的“抗疫”混乱问题,是个体制问题。说白了,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可克服的弊端。美国作为资本主义的大本营,其弊端也就暴露得最为典型。

钱昌明:美国为何成为“疫情之冠”?——评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政策

“防控”疫情,无非就是“三早”: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早发现,就要普遍测试、确诊;早隔离,就要让确诊患者(不管有无症状),应收尽收,不漏一个在外;早治疗,就要让重症变轻,轻者治愈,减少死亡。果能如此,何惧瘟疫不灭?这就要求国家具有足够的医疗资源和良好的行政能力。

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号称拥有最“先进”的防疫与医疗保障体系;美国又是近代“西方文明”的“灯塔”,自诩是最讲“平等”、最珍视“人权”的国度。按理,它应是国际抗疫的“模范”,是美国人“病有所医”的“天堂”。然而,瘟疫一阵风,掀掉了它的遮羞布,露出了资本“吃人”的狰狞:什么“平等”、“人权”,原来都是愚弄芸芸众生的。如今的美国,已变成了“新冠”病毒的“乐土”,一块“冰冷”、“恐怖”的死亡之地,美国已成了世界“疫情之冠”。

美国的“新冠”确诊病例已超130万,死亡病例高达7.8万!连防卫最严密的白宫也被“新冠”病毒攻陷(已有10余人中招,“防疫三巨头”均被隔离)。纽约的殡葬业被压得不堪重负,致街头满车腐尸、正在散发着阵阵恶臭……

怎么会这样?用前总统奥巴马最近的一句话来概括:美国已陷入“一场彻底的混乱灾难”。

是啊,死了7.8万多人,已远远超过长达14年美国侵越战争死亡的总人数(5.6万),即使再加上入侵阿富汗、入侵伊拉克这两场战争阵亡的美国人,仍够不上这个数啊!怎么还不是“灾难”?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灾难”,堪称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浩劫”。

要问:美国怎么会形成这场“灾难”的呢?答曰:是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政策“彻底的混乱”造成的。

面对此次疫情,特朗普政府先是无视、轻漫;后则手足无措、应对无方,前后矛盾,屡屡发出混乱信号,始终缺乏统一、有效的防疫政策。各州政府面对疫情迅速蔓延,医疗物资短缺,民众情绪不安,得不到联邦政府支援,只能怨声载道,自行其是。结果出现左右掣肘、上下扯皮的局面——如此情境,你要它不混乱也难。

首先,美国的“抗疫”混乱问题,是个体制问题。说白了,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可克服的弊端。美国作为资本主义的大本营,其弊端也就暴露得最为典型。

资本主义制度就是资产阶级专政,尽管它标榜的是“全民”利益,讲的是“民主”、“自由”和“人权”,但其本质却是:一切以一小撮大资本的利益为转移,而不是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正因此,一遇疫情,资产阶级首先考虑的就是经济利益——大资本的利润问题,而不考虑多数下层百姓的健康与死活问题。特朗普有过一句名言:假如死亡人数控制在20万以内,我们就是“出色完成任务”。(其时美国的“新冠”确诊病例为13万)

对资本主义国家来讲,在“防控”疫情要求中,它们很难做到“三早”。仅仅一个“早发现”,就会彻底难倒它们。且不说疫情初期美国人要做一次“新冠”测试,得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规定的诸多严苛要求,即使符合这些规定要求了,还得化上3000美金测试费。这对普通的美国民众来说,无疑是一笔不愿承担之重——结果是情愿自认是“流感”而不去测试。既如此,请问还怎能做到“早发现”?!没有了“早发现”,也就不可能再有“早隔离”与“早治疗”的问题了。“防控”疫情只能成为一句空话。

不仅如此,加上资本利益集团(党派)之间的勾心斗角,“民主国家”体现在国家体制上的相互掣肘,即使要推出什么“防控”措施,也不可能像社会主义国家体制那样,做到上下一致,果断行事。

环顾世界,在本次“新冠“疫情发展过程中,资本主义国家在防疫政策的制订与执行上,无一不是被动的、滞后的。疫情初期,资产阶级政府在“抗疫”政策上,总是犹豫不决,抱着能拖则拖的态度。只是到了万不得已时,才会像挤牙膏那样推出一些“防控”措施。这才导致“防控”政策始终赶不上疫情的发展,成为本次“新冠”疫情未能及时遏止、并得以蔓延的重要原因。不管是英国早期提出的“群体免疫”政策、其后再被迫改变;还是日本长期拖延、最近才采取的“紧急状态”(安倍首相迟至4月16日被迫宣布:日本全国所有47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状态”),无一不是如此。

其次,美国的“抗疫”混乱问题,又是身为美国总统特朗普自身的问题。

特朗普是名“成功的商人”。他的“成功”——资本的傲慢,造就了其特有狂妄的个性:以我为中心,为所欲为。他已养成了“自大”、“自负”、“傲慢”的性格,在他看来,一切都得围着他转,这世上没有他所办不成的事。殊不知,“新冠”病毒偏不买他的帐。

早从去年9月起,一场奇怪的“流感”席卷美国,竟有2200万人感染患病,死亡1.2万人!限于人类的认识局限,当时没有“新冠”肺炎一说,其实,现今证明其中有的死者患的恰恰正是“新冠”肺炎1。可是特朗普辈茫然无知、甚或就是故意回避。

今年1月,美国政府第一时间就获悉“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的信息,美国政客忙着对中国疫情幸灾乐祸,不是冷嘲热讽,便是落井下石。特朗普似乎根本不关心本国的疫情,完全无视世卫组织对全世界发出的“防疫”警告,也不理会下属情报部门的提醒,因而不作任何应对疫情的准备。直至2月29日华盛顿州出现美国首例因新冠肺炎死亡的病例,州政府随即自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特朗普政府才宣布成立一个“防控”疫情的专门工作组,但其态度依然故我、漫不经心。他在当晚白宫的声明中表示:美国公众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仍然很低。

3月11日,“世卫”正式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简称“新冠肺炎”)列为全球性大流行病(Pandemic)。特朗普仍不愿相信新冠肺炎是危害极大的传染病,仍认为它与普通“流感”无异。其时美国疫情已蔓延至3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确诊病例已达802例!死亡27名(死亡率高达3.3%)。一周内美国疫情以近十倍速度猛增,到3月13日,特朗普政府才不得不匆忙地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即便如此,他还在说,“我们不希望每个人都参加这个测试。完全没有必要。”

特朗普一直在向美国民众发布相互矛盾的混乱信息:

一面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一面认为“测试”新冠病毒“完全没有必要”;一面由疾控中心发布“建议”,要求民众保持“社交”距离,主张戴口罩,一面又高喊奉行“自愿”原则,自己“以身作则”——始终不戴口罩(即使是去口罩厂视察也拒戴口罩);一面在支持各州自行决定是否推行“居家隔离”措施;一面又公开支持推行“居家隔离”政策州的民众“上街抗议”;如此等等。

最令人不解的是,对医学一窍不通的特朗普,还非要向美国民众推荐治疗“新冠”的“特效药”——羟氯奎宁,结果导致有人误服死亡。更为荒谬的是,他甚至还提出“注射消毒剂”以防止感染“新冠”病毒的“高招”,不能不让人啼笑皆非!堪称无知无畏,令世人贻笑大方。这也正应了毛主席的一句语录:“高贵者最愚蠢”。

随着美国疫情的迅速蔓延,股市暴跌,责难声高涨,民调下落,危及选情,特朗普就使出了他的杀手锏绝招——“甩锅”战略。他“甩锅”中国,“甩锅”世卫组织,“甩锅”民主党,“甩锅”美国媒体,“甩锅”州长,“甩锅”前任奥巴马政府……

总之,特朗普认为自己是“超人”、“万能”,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位“美国总统”,美国才成了本次世界“疫情之冠”。

注释:

1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在美国众院的听证会上证实:以往死于流感的美国人中,有一些实际上可能死于“新冠”肺炎。现在实际上已经诊断出这样一些病例。4月21日,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卫生部门官员透露:日前,他们解剖了三具遗体,这三人生前曾被归入为流感死亡病例,分别死亡于2月6日、2月17日、3月6日。可是,解剖的结果显示,这三名死者都感染了新冠病毒。5月7日,新泽西州当地媒体报道,该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尔·梅勒姆近日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他的最新抗体检测结果显示,他已有新冠病毒抗体。原先以为自己是患了“流感”。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