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千钧棒:疫情面前,中美两国交上的两份不同答卷

2020-05-14 19:21:21 作者: 千钧棒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从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时间1月30日晚将在中国发生的疫情宣布为“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开始到现在,已经100天了,当时曾经隔岸观火甚至是落井下石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现在一个个成为了疫情重灾区,这次疫情很自然会引起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对不同社会制度的优劣的比较。

千钧棒:疫情面前,中美两国交上的两份不同答卷

作者:千钧棒

公知们说,“美国有医疗白卡,可以免费看病。”曾经的公知乔木却在美国反驳说,“那是极低收入的人才享有的福利,每年申请、评估,很麻烦”。实际情况是,奥巴马在任的时候曾经搞过医保改革,在2010年3月获国会通过。该医疗改革是为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公民提供医疗保障。法案初稿建议成立公营医疗保险,管制私人市场转保,由私人健保转到公营健保。现时法案建议限制美国全民买健保,并不容许保险公司因疾病等借口对受保人拒保,或擅自增加保费。结果特朗普上台以后,就把这给否了。在目前美国死亡的8万多人中,大部分是贫困人口,更加恐怖的是,装在车里的死者的尸体在大街上腐烂发臭。

千钧棒:疫情面前,中美两国交上的两份不同答卷

从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时间1月30日晚将在中国发生的疫情宣布为“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开始到现在,已经100天了,当时曾经隔岸观火甚至是落井下石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现在一个个成为了疫情重灾区,这次疫情很自然会引起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对不同社会制度的优劣的比较。

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有些事情不一定需要进行评论,只要把整个疫情的发展过程中美国和中国的不同做法如实摆出来进行对比,相信人们会作出正确的判断。

一、中美两国综合国力对比:

2019财年美国的GDP总量大约为21.22万亿美元。美国依然是唯一一个经济总量突破21万亿美元的国家。

人均GDP也达到6.5万美元。

2019年中国的名义GDP约为97.3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3.84万亿美元。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

美国的经济、政治、军事、科技尤其是医学方面,更加是领先于中国。

二、疫情发生以后中美两国对内对外发出的信号。

中国在疫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公布了疫情的情况。

1月3日起中方就已开始正式、定期与美国分享通报有关信息;1月7日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国驻华使馆就已发出旅行武汉的警告;1月25日美方就宣布关闭驻武汉领馆;2月2日美国针对所有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内到访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

而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吹牛皮:

1月15日:“我们做的很棒,我们的国家做得很棒”。

1月20日:“我们完全掌控局面”。

2月2日:“我们几乎抑制住了来自中国的病毒”。

2月10日:“4月病毒因为天气热自己就会死了”。

2月25日:“人们会变好的,我们都会变好的”。

2月26日:“现在是15个,过几天就减少到接近零”。

2月27日:“某天它会消失,像个奇迹一样消失”。

2月28日:“没事的”,“病毒就是一个恶作剧”。

3月2日:“会生产出疫苗,相对很快”,“我觉得集会没问题,我觉得非常安全”。

3月4日:“不需要去医院找医生”。

3月6日:“我们的数字比任何国家都低”。

三、中美两国对疫情作出的不同反应。

为了防止疫情扩散,1月23日凌晨两点,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报宣布,当天10时起,武汉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切断疫情向全国各地和全世界扩散的渠道。

从疫情在全世界爆发开始,美国人一直在大规模聚集,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为此煽风点火,直到三月底,特朗普才宣布,应避免10人以上的聚集,但是为时已晚。

四、中美两国对疫情检测的不同做法。

到四月初,疫情在中国已经基本上被控制住,4月8日,武汉市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措施。

中国政府规定,离汉人员中的重点人群(到目的地从事公共场所服务、交通工具服务及养老机构、监狱、看守所等特殊场所服务的人员,教师,医护人员,以及相对密闭场所工作人员)在离汉前,按照“应检尽检”的原则,到具备资质的疾控等机构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检测费用由湖北省、武汉市统筹解决。

而美国人均检测一次350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4500;中国台湾地区检测一次需要10万多台币。

美国媒体报道说,民众对检测费用过高的不满凸显出了美国医疗体制的不公平——富人没病也能做检测,穷人有病却只能等死。

就新冠病毒检测“贫富有别”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回应媒体的质疑时说,有钱和有关系的人不应该享受优待——不过,他同时也承认,富人和名人确实有时会得到优待,他还说,“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五、中美两国的患者受到的不同对待。

1月22日,新冠肺炎开始在全国爆发之际,国家医保局会同财政部明确提出“确保患者不因费用问题影响就医、确保收治医疗机构不因支付政策影响救治”的“两个确保”要求。在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按规定支付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助。这一政策的实施,不仅有利于减少患者医疗费用负担,也有力保护了公众健康。

每位新冠肺炎患者平均医疗费用1.7万元,医保支付比例约65%,剩余部分由财政进行补助。这是国家医保局有关司局负责同志3月29日接受专访时披露的数据。

某些危重病人的治疗费用超过100万,都是中国政府买单。

在美国医疗保障制度中,除了对老年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采取强制的医疗保险之外,其他群体大都采取商业医疗保险的方式。相对于社会医疗保险,商业医疗保险更看重经济效益而非社会效益。虽然在美国政府的要求下,目前已经可以对所有人群提供免费的病毒检测,但后续的治疗费用,尤其是重症患者的治疗费用如何处理,还没有明确的解决方式。复杂的医疗保险体系,高昂的就医成本,客观上都会影响人们的就医心理,为防控疫情增加难度。

公知们说,

【“美国有医疗白卡,可以免费看病。”】

曾经的公知乔木却在美国反驳说,

【“那是极低收入的人才享有的福利,每年申请、评估,很麻烦”。】

实际情况是,奥巴马在任的时候曾经搞过医保改革,在2010年3月获国会通过。该医疗改革是为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公民提供医疗保障。法案初稿建议成立公营医疗保险,管制私人市场转保,由私人健保转到公营健保。现时法案建议限制美国全民买健保,并不容许保险公司因疾病等借口对受保人拒保,或擅自增加保费。结果特朗普上台以后,就把这给否了。在目前美国死亡的8万多人中,大部分是贫困人口,更加恐怖的是,装在车里的死者的尸体在大街上腐烂发臭。

六、中国的全国一盘棋和群防群控与美国各州各自为政,州与州扯皮,各州与联邦政府扯皮。

中国是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疫情发生以后,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全国各地的医疗队支援,防护、生活物资统一调拨,全国多省市对口支援湖北。全国人民在各级基层组织的统一安排下,宅家隔离,还有众多的志愿者逆行,为疫区民众服务。支援湖北,共克难关。

4月19日,美国联邦政府与各州抢“口罩”等防疫物资大战再次升级,各州州长已经放弃指望特朗普政府,反而转头自己想办法筹集抗疫物资。但是,即便这样还是要小心翼翼,防止特朗普在中途将物资抢走征用。

美国政府除了在世界其他国家强制拦截和征用医疗抗疫物资之外,也已经不止一次的向各州“开刀”,美国多州医院采购的医疗物资都有过被联邦政府没有任何合理理由强制征用的先例。

另外,一些州的民众在特朗普怂恿下,持枪到州政府示威游行,要求解除隔离措施,特朗普还鼓动民众“解放”这些州,上上下下一片混乱。

七、中国确保疫情重灾区得到最好的医疗保障,而美国的皇亲国戚趁疫情大发国难财。

疫情发生以后,全国各地分期分批派遣医疗队共四万多医护人员支援武汉和湖北,其中全国几所比较有名的医院在第一时间就派出医护人员奔赴武汉,同时严厉打击利用疫情哄抬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物价的行为,确保疫情期间民众的生活不受影响。

中国在武汉用短时间建立起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和17个方舱医院。根据患者病情的轻重不同程度分别进行治疗。

而美国政府在抗疫物资紧缺的情况下,把从世界其他国家和美国一些州强制拦截和征用医疗抗疫物资交给驸马爷贾里德·库什纳,驸马爷除了根据与特朗普的亲近程度分配物资以外,其他高价出售,大捞一把。

我们国内的公知硬给美国吹出35艘医疗船和180个野战医院,实际上只有两艘医疗船,而且是不能适应救治新冠肺炎患者要求的。

八、中国的疫情透明与美国的掩盖本国的疫情真相。

中国坚定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协调全球抗疫合作中的领导作用:

一是保持信息沟通并开放现场

安排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赴北京、广东、四川和湖北武汉全方位、深入调研疫情形势、防控措施、医疗救治、科研攻关等情况,对中国和全球疫情防控提出建设性建议。

2020年2月24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世界卫生组织先遣组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外方组长认为,中国“面对这种前所未知的病毒,采取了历史上最勇敢、最灵活、最积极的防控措施”,“在短短7周内成功避免或至少预防了数十万病例的发生”。

二是开展技术合作

与世界卫生组织共同召开分享防治新冠肺炎中国经验国际通报会,全球77个国家和7个国际组织代表参会,11万余人在线观看,反响热烈。

中国的最早报告疫情的张继先才是疫情的吹哨人。因为张继先的上报,才推进了国家疾控中心开始对这种新型病毒进行研究。张继先因此受到了有关部门的嘉奖。对于被西方刻意打造的“吹哨人”李文亮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吹哨人”,但是由于他参与了抗疫斗争并且以身殉职,2020年3月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决定追授李文亮同志“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获奖个人享受省部级表彰奖励获得者待遇。

2020年4月2日,湖北省人民政府根据《烈士褒扬条例》和《退役军人事务部 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关于妥善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牺牲人员烈士褒扬工作的通知》精神,评定李文亮为烈士。

而反观美国,由于CDC官员在听证会上承认,在去年美国的“流感”患者中,有些患的是新冠病毒肺炎。于是美国政府就竭尽全力捂盖子。

据美国《纽约时报》2月27日报道,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为新冠肺炎防疫工作“总指挥”的副总统彭斯召开特别工作会议,要求与会的政府高级公共卫生官员在公开发表有关疫情的信息之前,先向他进行汇报。

“美国的钟南山”安东尼·福奇博士收到白宫的指示,“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不要针对疫情发表任何言论”。

而披露医疗口罩不足的美国医生被开除了,建议他人戴口罩的护士被解雇了,公开发出求救信“放水兵们一条生路”,被誉为“吹哨人”的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罗泽尔被革职了。

九、在中国,失职的官员被问责,在美国,实事求是讲真话的官员被解职,甚至有生命危险。

2月13日,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被免职,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5月6日消息,湖北3000多名党员干部被处分。

而在美国,原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及发展管理局局长布莱特,因被调职向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举报了特朗普,理由是当局违规解除了他的职务。举报之后,布莱特又在媒体上捅出了一些关于美国抗击疫情的真相。他称,他并不是像其他官员一样,强调疫情的严重性,只是建议联邦提前准备一些物资,但是他不照顾特朗普女婿生意,挡了特朗普财路,于是就被特朗普撸了。

5月6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对美国目前的政治氛围提出批评,他表示:

【“如今在美国,谁要是为中国说公道话,他或她都会感到害怕,对吧,会被砍头。”】

他表示:

【“联邦政府对华言论如此强硬,有点儿过激了。我们进入了类似麦卡锡主义时期,也有点儿像上世纪30年代的希特勒(时期),当时很多人都知道事情不对,他们知道这是错的,但并没有站出来说点什么,因为他们害怕。”】十、中美两国不同的做法和产生的不同结果。

作为世界上第一经济科技军事强国并且拥有“神药”瑞德西韦的“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美国,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已经达到了1368036人,死亡突破了8万,正在接近特朗普死亡10万的计划。

光是美国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中国曾经的的确诊病例人数。一个“普世价值”的灯塔国居然如此溃不成军,让我们国内的那些领取“推广民主费用”的自由派公知怎么洗!?

而更有甚者,“落后”的“专制国家”中国在本国的疫情缓解以后,全力支持世界各国抗疫,甚至是一边受到美国带动下的某些西方国家的无端指责一边以德报怨,义无反顾地帮助这些国家抗击疫情。倒是“先进”的“文明国家”美国,对外对内强制拦截和征用医疗抗疫物资,而且为了选情不顾本国的民众的安危,要提前启动经济,并且在世界各国把疑点越来越集中在美国身上的时候,拼命甩锅中国,煽动种族主义情绪,甚至复活麦卡锡主义。

对于上述这些尽人皆知的事实,即使是我不加以任何评论,相信人们也已经心中有明确的结论了。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