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孙晓:“美式自由”葬送美利坚

2020-05-07 20:24:44 作者: 孙晓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新冠肺炎病例已经突破了120万,死亡病例也已经突破了7万,特朗普政府却在疫情如此蔓延的当下张罗着复工复产,多州也在陆续解除“居家令”。笔者看,如此做法简直就是在疯狂地裸奔,好一个“自由”的美国。

孙晓:“美式自由”葬送美利坚

作者:孙晓

美国新冠肺炎病例已经突破了120万,死亡病例也已经突破了7万,特朗普政府却在疫情如此蔓延的当下张罗着复工复产,多州也在陆续解除“居家令”。笔者看,如此做法简直就是在疯狂地裸奔,好一个“自由”的美国。想到4月8日武汉解封时,某位自称科普作家的公知曾经在推特上表示武汉人已经“刑满释放”,看,他所在的美国多“自由”,可是这“自由”的美国,笔者一点都不羡慕,因为只是个充满“自由”的人间炼狱。“西式自由”特别是“美式自由”,万能良药称不上,万能毒药还差不多。

孙晓:“美式自由”葬送美利坚

在中国大陆公知的嘴里,“西式自由”,特别是“美式自由”已经成为解决社会存在的一系列问题的万能良药之一,他们声称“西式自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是啊,“西式自由”看起来的确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紧急状态下仍然在裸奔,丹麦的报纸拿恶搞的红旗来辱华都可以被称之为言论自由,美国的马拉松比赛在新冠肺炎蔓延下仍然能如期开跑,好一番自由的场景。

一个美国高中女生在疫情时的遭遇,又一次真实刷新了我对“美式自由”的认识。

这个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女生只有16岁,一个多月前怀疑自己感染新冠病毒后,她将自己与病毒斗争的经历记录在了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这本来是一种很正常的做法,却被当地的治安官盯上了,治安官以会引起恐慌为由威胁她立即删帖,否则就要逮捕她和她的父母,最后她不得不选择删帖。

最大的讽刺莫过于此,在“不自由”的中国,某人可以利用写日记的方式散布谣言和谎言进而否定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中做的一切努力。在“自由”的美国,一个普通的女生连发出自己的声音的权利都没有。

这个女生的经历不禁让我想到了那些被成为新冠疫情“吹哨人”的经历。公知大V在吹捧美国的时候总会声称:“美国有吹哨人制度,所以不怕疫情。”可实际上呢?

华裔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份就开始对美国国内的疫情"吹哨"并提出警告,并在2月份将检测结果报告美国监管机构,却被当局下令封口,“不允许让别人知道”。《纽约时报》认为,美国抗疫至少因此白白浪费6周的宝贵时间。同为华裔医生的林鸣在脸谱上两度发表了写给自己所在医院主管部门的公开信,要求院方重视院感问题,加强对医护人员的防护,却被院方以散布谣言制造恐慌为由(注意,这和治安官威胁那个高中女生的理由一模一样)开除了。美国罗斯福航母舰长克洛泽尔,为了舰上士兵们生命安全,向海军请求支援,希望舰上的4000名士兵能及时下舰隔离,要知道,那时的罗斯福号航母已经变成了“罗斯福公主号邮轮”。后来,他却被停了职,理由是他把舰上的状况透露给了媒体。直到现在,克洛泽尔舰长也未能复职。

可见,有吹哨人制度要有何用,也禁不住政客为了粉饰太平的无情打压,言论自由真的可以说是形同虚设。

原来,“西式自由”特别是“美式自由”真的不像公知所言那样可以为所欲为,也是有限度的,没有说真话说实话的自由,只有说假话说空话的自由。如此自由已经成为了防疫的破坏性力量。

那个号称什么都懂的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期间,就一直在传递错误的信息,什么“羟氯喹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啊,什么“注射消毒剂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啊,有人就是听了特朗普的这些“建议”亲自尝试后丧命的。3月23日,美国亚利桑那州卫生厅发布公告,称该州一对六旬夫妇因服用大量磷酸氯喹,导致一死、一病危。自特朗普推荐消毒剂后,又有许多因为服用消毒剂而中毒甚至丧命的案例。而大言不惭的特朗普却从来不为自己的言论而承担过丝毫的责任,谁反对他就会遭解雇或者被贬。不只是特朗普一个人这样,特朗普政府下属的官员蓬佩奥、纳瓦罗等人也是如此。其实,“美式自由”还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不过这为所欲为只适用于政客罢了。

中国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连一贯持反华立场的VOA和CNN都正面肯定了中国的表现,而特朗普政府却不满意,他称CNN是“中国傀儡”,企图打压这些媒体的声音。而另一面,当《华尔街日报》发表“中国人是亚洲病夫”的极端反华言论之时,国务卿蓬佩奥却称这是“言论自由”。原来公知所说的西方的“舆论自由”是这么回事,我也终于可以理解为何推特、脸谱和油管在去年会大量删除揭露乱港分子的账号了,所谓的西式自由,也不过如此。

然而,“美式自由”并不会拯救美利坚,反而只会一步步葬送美利坚。

最近,美国疾控中心发布了新冠肺炎疫情分析报告,复盘了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全过程,报告指出,导致美国疫情加速蔓延的原因有四个:持续的与旅行相关的输入;大规模聚会;缺少防护措施致使病毒进入护理机构、医院等高危工作场所以及纽约都会区等人口稠密地区;有限检测导致的隐性传播及无症状和前症状传播。

这四条原因的前三条,直指“美式自由”。正是在“美式自由”的庇护下,新冠肺炎病毒在欧美之间,在美国国内疯狂肆虐,致使后来美国国内疫情出现了失控,疫情震中从中国转移到欧洲又转移到了美国。美式自由让美国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特朗普政府一面对提出的医疗资源短缺问题的政府官员、医护人员采取惩罚性措施,企图让他们闭嘴来粉饰太平,与平时大肆吹嘘的言论自由格格不入,另一面煽动民众对抗政敌所控制州的州政府推行的居家令,不仅与他们的政敌对抗,还与广大的医护人员对抗,这些民众在一起聚集,高喊着“自由”的口号,成为了政客逐利的牺牲品。医护人员在此时真的成了既流血又流泪的英雄,他们在“美式自由”的空气里却闻不到一点自由的气味,反而是不自由的窒息感。

美国新冠肺炎病例已经突破了120万,死亡病例也已经突破了7万,特朗普政府却在疫情如此蔓延的当下张罗着复工复产,多州也在陆续解除“居家令”。笔者看,如此做法简直就是在疯狂地裸奔,好一个“自由”的美国。想到4月8日武汉解封时,某位自称科普作家的公知曾经在推特上表示武汉人已经“刑满释放”,看,他所在的美国多“自由”,可是这“自由”的美国,笔者一点都不羡慕,因为只是个充满“自由”的人间炼狱。

“西式自由”特别是“美式自由”,万能良药称不上,万能毒药还差不多。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