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2020-05-07 19:28:54 作者: 胡懋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虽然现在不少经济学的教师和学者不太公开像过去那么讲了,但是总的教学大纲没有变,教学内容没有变,教材也没有变,那么还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呢?往严重的方面说,这是百分之百地在误人子弟。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虽然现在不少经济学的教师和学者不太公开像过去那么讲了,但是总的教学大纲没有变,教学内容没有变,教材也没有变,那么还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呢?往严重的方面说,这是百分之百地在误人子弟。不知道教育主管部门对此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是要真的下决心来改变这样的状态呢?还是由其继续放任下去,继续祸害我们的教育和学生呢?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当年,新自由主义一直在鼓吹所谓大市场、小政府,意思是,经济发展不需要政府干预,只要有市场,就能解决经济中存在的所有问题。但是这次全球疫情的爆发,使得新自由主义的这个所谓小政府、大市场的观念几乎完全丧失了意义。

本来,新自由主义提出这个观点,实际上是为资本主义全球化中的国际垄断资本开辟道路的。它要求各国政府不要干预市场,就是为了给国际垄断资本敞开大门,让国际垄断资本进入各个国家的时候,能够长驱直入,不受到任何阻拦和障碍。至少,新自由主义对于政府职能本身是缺乏了解的。没有看到在自然灾害面前,政府的作用远超过市场。而且在这类重大自然灾害面前,市场几乎是彻底的无能为力。这时候,如果讲什么小政府、大市场、就无异于为奸商的囤积居奇开放绿灯。那种情况的出现,就等于让普通百姓遭受到更大的灾难。

多年来,欧洲或者美国几乎没有遭受过危及国计民生的重大自然灾害。美国人口密度不大,所以即使出现风灾、雪灾,所影响的人口比例都比较小。这些地方发生这类灾害,一般各州政府也都能解决。当然,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灾害,给美国弗罗里达州造成重大损失,已经显现出美国政府部门在处理灾害问题的短板。但那毕竟只是一个州的部分地区发生的灾害,对美国整体影响并不是很大。

欧洲几乎就是上天极为豢顾的地方,年年几乎风调雨顺,没有出现过大的自然灾害,连地震、火山爆发都没有过。大约最严重的也不过是古希腊时庞贝古城遭遇火山爆发的那一次重大的灾难了吧?所以欧洲各国,包括工业革命后兴起的英国、法国、德国等最主要的工业化国家,几乎没有遭受过特别巨大的自然灾害。所以那里的政府对于处理自然灾害方面的能力一般说来,缺乏经验,也没有太多的思想准备。可能他们比较善于应对的主要是城市火灾。1666年,伦敦发生了一次全城大火灾,烧掉了城市六分之一的建筑。自那以后,英国对于防范火灾极为重视,街道上划有很多标志,如禁止停车,如消防通道。在建筑物内划定各种逃生标志和逃生出口。在这方面,我们真的还有许多东西要向英国学习。

相比之下,中国本身就是多灾之国,水灾、旱灾、震灾,还有森林火灾、草原火灾,自古以来也不止一次遭遇到瘟疫。过去还有蝗灾。中国历代政府年年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所以历代中国政府在面对各种大小灾情时,至少有一个重要的职能,就是赈灾。包公戏里有很多背景就是包公要到陈州放粮,那就是应对水旱灾害时给灾民发放的赈灾救济。

日本也是多灾之国,主要是地震。所以日本在防止地震灾害方面很有经验,也很有办法。所以日本政府的职能中就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防震抗震。在发生地震时,日本人民一般不会特别慌张,他们井然有序地采取各种必要的措施和方法,以最大的努力使自己不受伤害,把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

西欧和美国要说确实很幸运,他们极少可能遭遇到如此之大的自然灾害,除了中世纪时候发生过了死了上千万人的黑死病(鼠疫)之后,欧洲连大规模的瘟疫都很少发生。1918年发生在西班牙的大流感,在西欧也只是个别现象,距离今年的新冠肺炎已经过过去100多年了。

这次全球大疫情让新自由主义的观念遭受到极大的打击。它再鼓吹所谓小政府、大市场,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人再听信他们这一套了。平时你把政府职能减到最低的程度,一旦发生重大灾害,这么软弱无力的政府能解决什么问题?那老百姓不是干等着受难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自由主义理论或者思潮就是针对除西方发达国家之外的世界上的所有国家的。用这套理论或者思潮忽悠这些国家,让这些国家对于国际垄断资本完全不设防,以售其奸。而西方发达国家自身,基本上没有采用过新自由主义这种所谓完全不干预市场的观点。远的不说,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美国政府要求美国在华企业全部从中国撤出,这不就是赤裸裸地干预在市场中的美国企业吗?所以新自由主义思潮就是纯粹骗鬼的东西,现在看来,没有任何价值。

只是目前在国内经济学的课程教学中,新自由主义思潮的观点还在充斥着我们的经济学专业的一些教材和课堂上。这个现象再也不能继续存在下去了。多年前,就是讲授经济学的教师在课堂上对学生公然宣称,马克思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不管用了。这样的教师恐怕不在少数。我们的经济学专业的教材大多是从西方翻译过来的,几乎就是照本全抄。这样的现象实在令人担忧。虽然现在不少经济学的教师和学者不太公开像过去那么讲了,但是总的教学大纲没有变,教学内容没有变,教材也没有变,那么还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呢?往严重的方面说,这是百分之百地在误人子弟。不知道教育主管部门对此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是要真的下决心来改变这样的状态呢?还是由其继续放任下去,继续祸害我们的教育和学生呢?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