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国外名家 / 正文

约瑟夫·奈:看中美抗疫

2020-05-05 21:11:40 作者: 约瑟夫·奈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著名国际政治学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前院长约瑟夫·奈教授4月初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撰文,他一再强调美国和中国合作、共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性。

2、

资料图

约瑟夫·奈看中美抗疫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著名国际政治学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前院长约瑟夫·奈教授4月初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撰文,他一再强调美国和中国合作、共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性。这位“软实力”概念提出者如何看全球抗击疫情?笔者应《环球时报》之邀,4月26日通过网络与约瑟夫·奈先生进行了一次跨越太平洋的对话。约瑟夫·奈言简意赅,他强调“对疫情应对不力会损害一个国家的软实力”,而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单独应对流行病或气候变化等跨国挑战。

路克利:疫情暴发以来,您在美国的生活受到什么影响吗?

约瑟夫·奈:哈佛大学3月关闭,今年春天不会重新开放。我一直在农村的家中工作。我和妻子刚买了6只小鸡和两只小鸭,它们让我们高兴起来。有关我的新书《道德是否重要?从罗斯福到特朗普的总统和外交政策》推介会都被取消了。我上周还通过网络在四大洲作了演讲,这样的推介模式连一升航空燃料都没有用!

路克利:作为80多岁的老者,您目睹或经历过全球各种各样的危机。您怎么看待这场危机?您认为各国应从这次健康危机中吸取哪些教训?

约瑟夫·奈:我认为保持冷静和尊重科学很重要。在应对“9·11”事件中的极度恐慌和过度反应,导致了美军错误地入侵了伊拉克。正如罗斯福总统在1933年经济危机时期所言:“我们唯一感到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路克利:您近日在美国《国家利益》撰文说,“病毒根本不在乎人的国籍”,“尽管有意识形态等分歧,但自尼克松总统以来,中美还是进行了很多的合作”。那么,对中美合作,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约瑟夫·奈:正如我在新书中也谈及一个国家难以单独应对诸如流行病或气候变化等跨国挑战。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如何)“与他人的权力”,而不仅仅是“凌驾于他人之上”。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美中两国开展了良好的合作。这次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应该合作开展科学医疗项目,恢复和加强美中友好合作关系。

是的,“病毒根本不在乎人的国籍”。你曾经和我提到,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也说过,“气候变化、疾病和恐怖主义是‘没有护照’的”。他说的是对的。即使经济全球化的进程被新冠病毒或其他事件放缓,生态全球化也将持续发展。交通和通信的进步同样会驱动全球化的持续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我认同科菲·安南的观点。

路克利:疫情也是对各国硬实力和软实力的一次考验。您预测,随着疫情发展,或进入“后疫情时代”,美国、欧盟的软实力是否会受到影响?中国呢?

约瑟夫·奈:我认为,(如果)对疫情应对不力就会损害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欧盟、美国是这样,中国在疫情之初也是如此。抗击疫情的工作尚未结束,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抗击疫情的战役将如何结束还有待进一步观察。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第二波就要比第一波更具有致命性。

路克利:不管软实力还是硬实力,最后比拼的还是各国的“耐力”和“凝聚力”。这次中国还是在抗击疫情方面向外界传递出高效动员、集体行动和国际团结的形象。

约瑟夫·奈:是的,中国已表现出强大的耐力,与抗疫初期的艰难相比,整个国家正在恢复重启。

路克利:您愿意再谈谈美国吗?

约瑟夫·奈:特朗普政府在抗击疫情方面仍步履蹒跚,因为总统的领导力总是摇摆不定。这种局面在11月大选后也许会有所改变。美国仍然有强大的公民社会。

路克利:美国学者福山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他肯定了中国的抗疫治理,强调国家能力和公民对政府的信任在抗击疫情中起重要作用。

约瑟夫·奈:我认为福山说得好!成功的关键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而不是政治体制的类型。

路克利:福山可能忽视了政党能力这个关键因素。我认为中国抗击疫情的关键因素是中国共产党的能力和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任。(作者路克利为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