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宋鲁郑:西方媒体给中国狠狠上了一课

2020-04-25 09:52:00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国际法专家对路透社表示,在美国法院追究中国对新冠疫情责任的做法不太可能成功。芝加哥大学国际法教授Tom Ginsburg表示,一项名为主权豁免的法律条款为外国政府提供了广泛的保护,使其免受美国法院的起诉。

西方媒体给中国狠狠上了一课

早上10点,我观察了一下,有四个邻居去超市,都没有戴口罩。媒体现在讨论最热烈的话题是如何解封,太迫不及待了。美国疫情这么严重,多地民众违反隔离令走向街头要求自由。我感到欧美都不可能有第二波了,就这一波一直持续下去了。

今天收到国内寄来的药品,都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七版推荐的。现在法国对轻症不检测,不治疗,但是如果不早干预,轻症转成重症的概率比较高,万一转成重症,这个危险就很大了。现在法国也是缺医少药,本国的老年人都放弃治疗,对于我们这些外国人什么政策,其实大家心里也没有底,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国内寄药品来吧。

这几天意大利、澳大利亚、美国等有人发起起诉中国闹剧,不少国内的朋友问我有多大可能。我告诉他们,这只是舆论战的一部分,根本不可能。这不仅是我的看法,也是西方的看法。

国际法专家对路透社表示,在美国法院追究中国对新冠疫情责任的做法不太可能成功。芝加哥大学国际法教授Tom Ginsburg表示,一项名为主权豁免的法律条款为外国政府提供了广泛的保护,使其免受美国法院的起诉。

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国际法教授Chimène Keitner认为,“如果美国想对中国索赔,必须是在一个国际法庭提起诉讼,”“美国法院对此类索赔没有民事管辖权。”

据英国《每日邮报》很多人分析说,各国提起的损失赔偿诉讼是象征性的措施。因为在证明中国隐瞒早期发病事实与病毒扩散的关联性方面存在局限性,而且很难将中国政府告上其他国家的法庭。

西方的目的也很清楚。Ginsburg称,他认为最近针对中国的一系列诉讼是出于政治目的,是为了帮助将在11月参加大选的共和党领导人。据他表示,“我们看到很多政治右翼人士聚焦于中国问题,以掩盖美国政府自己的错误。”

昨天的日记我也提到《纽约时报》的分析:“美国共和党认为除了强烈提出中国责任论外,无法避免舆论的矛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也批准了这一战略。”

除了法律因素外,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21日通报,该县2月至3月间死于家中的3名居民,尸检结果显示生前感染新冠病毒。这令美国首例死亡病例的出现时间从此前的2月29日提前至2月6日,而该名死于2月6日的女性很可能在1月初就已经感染新冠病毒。更重要的是这位女性没有任何出国史,完全是本土病例。现在加州正对2019年12月以来流感死亡病例报告重新进行评估。这样看来,医学进展也不支持这些闹剧。

更何况中国反制的手段很多,国内媒体就建议:中国企业和民间团体可以诉讼控告美国政府抗疫不力酿成损失,为对美反向索赔吹响冲锋号。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教授朱颖2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一些因为美国政府抗击疫情和治理不利而订单被削减的中国企业,可收集证据,起诉美国联邦或相应州政府要求赔偿。在美国国内有分部的中国企业可直接在美国国内诉讼,单纯的国际企业也可以在中国国内中级以上人民法院起诉。

朱颖同时建议,一个更为推荐的方式是,受损企业可通过商会、协会等民间团体,集体向美国政府提起诉讼。只要有真凭实据和完整的逻辑链,中企和民间团体完全有正当理由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

估计闹到最后,西方依旧是一地鸡毛,不了了之。再者,西方的疫情恐怕要一波到底,对中国的依赖难以摆脱,哪有精力和实力再搞这件事。

省点力气吧

疫情发展到今天,法国媒体开始回顾整个过程了。我看了后不禁感叹东西方的差异或者差距。

这个回顾是《回声报》做的,开篇介绍说要展现不同时期发出的警告、每天的形势发展、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和对经济的支持。感觉非常完整,可一看内容,就发现和中国媒体对疫情的总结追踪有巨大不同。

报告回顾的第一件事是:第一例和第二例是1月24日,法国卫生部宣布分别在巴黎和波尔多发现两名来自中国的病例。第三例是25日确认的,28号宣布第四例,是一位年老的中国游客,直接进入重症监护室。

第二件是接回在中国的侨民。

第三件事是第一例死亡,中国80岁的游客于2月15日死亡。

第四件事是采取的首批预警措施:2月24日,政府要求来自意大利严重疫区的国民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对意大利疫情发出旅游警告。

我就摘录到这里。在这些简单的、波澜不惊的统计之下,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1月21日,时任卫生部长布赞宣布疫情进入法国的可能性偏低,虽然也不排除。同时宣布戴口罩没有用,机场不检测。23日她再度表示法国没有一例患者。1月24日宣布出现两例。

布赞部长的解释是:法国之所以是欧洲第一个出现确诊病例的,原因在于法国检测非常迅速。出现确诊病例后,法国卫生界人士再次出语惊人:发生传播的可能性非常小。

布赞部长还宣布法国有充足的存货。但事实是自1月21日起,各大药房已经开始出现短缺,24日更是全部售磬。

1月28日,法国出现第四个确诊病例,巴黎市政府晚上照常举行以华人为主的春节招待会,而且无一人戴口罩。据了解内情的华人讲,他们已经向市政府提出取消,但市政府坚持要举行。

第四个病例1月23日就已经到巴黎,25日发烧去了蓬皮杜医院急诊科。结果医生认为他只是普通感冒,就让他回去了。直到28日病情严重恶化,再次来到医院,才进行检测并确诊。且不说耽误治疗,仅传染后果都是无法相像的。

在疫情严重威胁下,1月29日,反对退休制度改革的大罢工如期举行。2月3日,法国医疗系统也进行了大罢工。

2月16日,也就是法国第一个死亡病例出现症状后4天、意大利爆发大规模传染前5天、法国出现本土病例前9天,法国卫生部长布赞宣布辞职,并将代表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参加巴黎市长的竞选!

2月22日(3月1日闭幕),平均每天吸引70万人、持续9天、20多个国家参加的农业展开幕(后仅取消最后一天的活动)。后来确认,一名感染病毒的市长参加农业展。

2月26日,法国和意大利尤文图斯队的比赛照常举行,此时法国涌入3000名意大利球迷,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两相对比,大家能有什么感受?中国媒体对武汉疫情的回顾,体现了远超西方同行的专业性和水平,但换一个角度,在危机中,西方媒体对体制的维护、对社会稳定的责任感是不是远高于中国媒体呢?我把《回声报》整个回顾看完后,找不到一个质疑和批评。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所谓正面报道只不过是赞扬了中国为抗击新冠病毒在武汉采取的“封城”措施,并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武汉“解封”当晚的灯光秀而已。

还有,当前卫生部长布赞女士接受《世界报》采访说出她早在1月就向总统和总理发出警告、吹哨,但却没有任何作用。结果此后,就再也没有一家媒体采访过布赞女士。但采访李文亮的中国官媒多达9家。法国私营媒体为什么集体一致不采访布赞女士?中国为什么正好相反?

不过,法国媒体在攻击中国的水平上完胜我们的媒体。今天周末《费加罗》报要出附刊杂志,封面就是硕大的标题:中国巨大的谎言。难道法国政府宣布戴口罩没有用,海关检测没有用,口罩储备充足,疫情进入法国的可能性很小,疫情不会在法国爆发,这不都是谎言吗?戴口罩没有用的谎言在整个西方持续近三个月!怎么就没有媒体质疑和追责呢?当然我也明白,法国媒体攻击中国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误导本国民众,攻击中国越激烈,说明内部的压力越巨大。

就这样,西方媒体还给中国媒体扣上了一顶帽子:“战狼式宣传”。中国媒体如果是战狼,还需要外交人员冲到第一线去争夺话语权吗?欧洲死亡人数的一半来自养老院,世卫组织称之为“难以想像的人道悲剧”。可是这样的悲剧被西方媒体无视,只有中国外交人员敏锐地看到了问题所在。但是尽管中国外交人员没有具体提到哪个国家,法国仍然对号入座,由外交部长亲自招见中国驻法大使,足见此事的杀伤力。可是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中国,中国媒体自然不会放弃监督和批评的功能,西方媒体更是一拥而上炒成全球持久不衰的热点。

总之,疫情中,西方媒体给中国媒体人狠狠上了一课。

席卷全球的疫情,让我们看到了西方三大真相:政府的无能、文明的自私、媒体新闻自由下的工具性本质。

中国以巨大代价探索出来的成功经验、世卫组织的大力推荐以及一个多月的时间,西方应对疫情变成了巨大的灾难。政府之低能难以想像。疫情发生后,德国扣押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购买的口罩,扣押没有生产能力的瑞士的口罩,美国截胡法国、加拿大、德国订购的口罩,意大利扣押运往希腊的呼吸机配件,完全是以邻为壑。西方文明之极端自私,令人震惊。媒体打着新闻自由的幌子,其行径却是无视事实维护体制、攻击抹黑中国转移内部矛盾。

如果说当年的鸦片战争,打出清王朝衰败的原形,今天的新冠病毒,则打出西方民主和文明的真相。

西方这三大真相如果从国际关系的角度并不难理解。国际关系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之上的,追求的核心是利益,包括经济利益,地缘政治利益以及权力。它讲的是“力”不是“理”,美国外交大师级人物基辛格早就指出:“国际关系没有道德的空间。”

西方政府面对中国经验无法借鉴体现出来的无能,是因为承认和效仿中国,涉及到话语权和谁的制度更有效更优越的问题。这是一种零和博弈。不到实在没办法,是不能学的;就是学,也要一定说是学的意大利或者韩国,绝不能承认学的是中国。

文明的自私则是当口罩成为紧缺的战略资源,谁都要据为已有,怎么可能还给别人。哪怕是别人的,也要想办法夺过来。现在很多国家都开始禁止对外出口粮食(中美贸易战的第一阶段协议中国一定要加倍落实,第一季度进口美国的大豆增加了一倍,肉类增加了五倍,这还不够),这是未雨绸缪,一旦真到了粮食短缺的地步,西方今天怎么抢口罩那时就会怎么抢粮食。

媒体更是维护国家利益的工具,所以面对中国战胜疫情、西方表现不佳的形势,媒体自然要发挥维护自身体制、打击竞争对手的作用。

我在此前的日记里已经说了,再也不提方方日记,但今天的消息使得我还是不得不说,因为继英文版、德文版之后,法文版也要在今年秋天出版了。美国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团称方方为“勇于反对独裁国家体制政治问题的女作家”。德文版最初的封面设计称之为“来自新冠病毒爆发城市的遭禁日记”。虽然德国出版社已经把出版日期改为6月9日,但亚马逊上仍然是原来的出版日期。美国出版社原定是8月18日出版,现在为了超过德国,已经提前到5月19日了。这效率,远远超过美国抗击疫情啊。

西方如此急迫的、多种语言出版方方的日记,目的一方面是影响和误导本国民众,转移因自身抗击疫情不力引发的不满;另一方面则用来攻击中国。我实在无法理解的是,方方作为国家几十年培养的一名作家,为什么不去阻止而非要支持这样一件既损害西方人民也损害中国人民的事情呢?

今天来自美国的爆炸性新闻依旧是总统特朗普。他对记者称,冠状病毒会在一分钟内死于阳光直射。“只要我们将身体暴露在紫外线或仅是非常强烈光线的强大照射下……如果你们可以将光传递到体内,通过皮肤或以其他方式,它会在一分钟内杀死病毒。”他还说:“我看到消毒剂在一分钟内就能击败病毒,就一分钟。有没有办法我们可以通过向体内注射或者清洗来做到这一点。我觉得研究一下会很有趣。”他在说这个话的时候,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死亡突破五万人的国家。

于是西方的医学专家不得不马上声明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特朗普也罕见地收回自己说出的话。我只想对美国说,这次疫情,你主动缺位,只顾自己,就不要再给世界添乱了吧。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