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荣筱箐:美国人持枪抗议要求解封,会搞出什么事情?

2020-04-20 18:35:51 作者: 荣筱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这股抗议潮先是从俄亥俄州、密歇根、北卡等中西部州开始,到周五周六蔓延到加州、得克萨斯、明尼苏达等更大范围。走上街头的人们密密匝匝地站在一起,振臂高呼“我要工作,还我自由”,群情激愤,而且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戴口罩。

美国人持枪抗议要求解封,会搞出什么事情?

“历史会记住:2020年4月,在疫情已经吞噬了35000条生命的时候,美国总统在鼓励人们拿着AR-15和AK-47冲击州政府。”

4月17日,美国俄亥俄州群众在州政府前举牌示威。

有朋友问我,疫情开始到现在,美国人有改变吗?

有。比如纽约市政府从一开始不鼓励健康的人戴口罩,到现在要求所有人戴口罩,态度已经是180度大转弯;比如我 的一位邻居,以前对中国既没兴趣也一无所知,听我讲了从经验丰富的中国朋友那里学来的很多防病毒的小窍门之后恨不得顶礼膜拜,“以后中国朋友说什么你都告诉我,行吗?”她说。

但当你看到最近这几天在美国很多地方愈演愈烈的对“居家避疫”政策的示威抗议,就知道即使在近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的情况下,改变来得还是太少、太迟。

这股抗议潮先是从俄亥俄州、密歇根、北卡等中西部州开始,到周五周六蔓延到加州、得克萨斯、明尼苏达等更大范围。走上街头的人们密密匝匝地站在一起,振臂高呼“我要工作,还我自由”,群情激愤,而且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戴口罩。

1%的美国人认为新冠病毒根本不存在

在一个鼓励各抒己见的文化中,人们意见相左争执不下本来也是常事,即使疫情也难带来共识。民调机构皮尤中心4月16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担心政府解封太早导致疫情反扑,另外三分之一的人则担心解封太迟,使经济一蹶不振。

在几乎所有事情上都势不两立的自由派和保守派美国人,对疫情的态度更是一开始就有天壤之别。皮尤中心3月10日到16日做出的一份民调显示,59%的民主党人认为疫情对公共健康是个大威胁,与之相对,只有33%的共和党人持这个观点。

而皮尤4月8日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至今还有1%的美国人认为新冠病毒根本就不存在,按照美国的人口基数算,这相当于328万人。

要是你觉得病毒不过是“咕咚来了”故事里那只掉到水里的木瓜,你当然也不愿意为了人为制造的恐慌而缩手缩脚呆在家里,何况美国在过去一个月内就有2200万人申请了失业金,这个时候为了养家糊口顾不上居家避疫的人们走上街头要求开工,在这里的文化背景下也是情理之中。

但让我担心的是,这套逻辑能解释通的只是这股抗议潮的表面,而水面下波涛暗涌却容易被忽视,因而也隐藏着更大的危险。

4月17日,美国俄亥俄州群众游行示威。

最早掀起抗议潮的是俄亥俄州,4月13日,俄州州长Mike DeWine在州政府办公楼里就新冠疫情召开记者会,百余名示威者冲到州政府门前要求解封,俄亥俄首府哥伦布的地方报《哥伦布先遣报》的摄影记者Joshua A. Bickel从州政府大楼里面隔着大门的玻璃拍到抗议者看似要攻占大楼的照片,被各大媒体争相转发。

照片里的抗议者有人戴着上书特朗普总统竞选口号“让美国再度伟大”的棒球帽,有人戴着V字复仇者面具,有人挥舞着美国国旗,很多人因为怒火中烧显得面目狰狞。《华盛顿邮报》评论称,这张照片有如僵尸电影的剧照。

在接下来其他州的示威中,不仅“让美国再度伟大”的棒球帽、挺特朗普的标语随处可见,连茶党的标识和南北战争时南方邦联的旗帜都出场亮相。在4月16日密歇根上千人参加的示威中,示威者对着女州长Gretchen Esther Whitmer,高呼特朗普为曾经的政敌希拉里﹒克林顿量身定制的口号“把她关起来”。

观察这些抗议活动,会发现很多场活动的组织者都与极右团体有千丝万缕的瓜葛。比如星期六在得克萨斯州的示威,组织者Owen Shroyer是极右网站Inforwars的广播节目主持人。他曾经在节目中宣称新冠病毒是中共和美国建制派搞出来的把戏,目的是摧毁美国经济和阻止特朗普连任,他在呼吁听众参加周六的示威时也说,他既不怕被逮捕,也不怕感染病毒。

更让人忐忑不安的是,很多示威者手里挥舞着长短枪支。

自由有无边界

公民抗命在美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根深蒂固的传统,1877年铁路工人大罢工期间,在西佛吉尼亚州,州长动用军警希望帮助铁路恢复运营,结果示威工人跟警方发生冲突,10名示威者和数名军警丧命,双方僵持不下长达七天,最后总统动用了联邦军队才平息了事件。1886年,芝加哥Haymarket广场的一场示威中,警方到场试图驱散人群,结果不知是谁向人群中抛出一枚炸弹,场面顿时大乱,八名警员和数名示威者丧命。在1892年爱德华州矿工大罢工中,罢工工人直接武装上阵,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枪战中攻克了多个矿场,最终联邦军队入驻才得以消停。

4月17日,美国俄亥俄州示威群众举着喇叭喊话。

即使在法律健全、执法机制运作有序的当代社会,激进甚至血腥的公民抗命事件也还是时有发生。1993年,邪教组织Branch Davidians被UPS货运公司举报在得克萨斯州Waco市附近的营地购入了大批枪支弹药,联邦调查局就此发起调查,但对方拒绝配合。当年2月28日,警方试图冲入该组织营地,却遭到营地内武装力量的顽固抵抗,双方僵持长达51天。4月19日,警方发起最后总攻,双方交火中该组织营地起火,最终包括教主David Koresh本人在内的76名组织成员丧命。

最近一次让人印象深刻的此类事件大概要算2014年内华达州的邦迪抗命。牧场主邦迪一家(Cliven Bundy)因为把家里的牛放到自家牧场旁的联邦政府属地去吃草,过去几十年来为缴纳“吃草费”的事跟联邦政府打了无数场官司。3月27日,在法庭再次判邦迪家败诉,要求他支付100万的“吃草费”被拒之后,联邦土地管理署出手,关闭联邦所属土地,瓮中捉鳖开始没收邦迪家越界的牲口。

4月初一批持枪农民开始聚集在邦迪家附近,与联邦政府抗衡。原本由当地邻居组成的武装队,很快就得到上千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无政府主义武装力量的支持,他们举着的标语牌上说:“政府是流氓”“为上帝赋予的自由而战”。他们不光游行示威,还封闭交通阻拦政府车辆,在对峙中用枪指着军警的头。为了避免一触即发的血战,联邦政府只得放手,把邦迪家的几百头牛还了回去。

在此后的几年里,这起事件中来自11个州的19名嫌犯纷纷被宣判入狱,但邦迪本人因为公诉人证据操作上的失误,不仅至今安然无恙,还被捧为草根英雄。

所有这些冲突中,抗命者都宣称是为了捍卫宪法赋予的自由,这与这次要求解封的抗议潮如出一辙。 这次虽然经济考量看上去是主因,但示威者们显然有一大部分是为了理念而走上街头。“自由,自由,自由”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口号,支持示威的右翼评论家、活动家和主持人们,在谈及这些事件中也反复使用“集权”、“暴政”这些纯意识形态的字眼。

个人自由与公共秩序应该从哪儿划界,人们从不同角度和利益出发,答案总是千差万别。而追求极端自由的人,往往不惜把自己的自由建立在别人的不自由基础之上。邦迪事件中的邦迪在电台采访时曾说,“让我告诉你一些关于‘黑鬼’的事,他们还是在奴隶时代过得好,现在全靠政府救济,年轻人连摘棉花的技能都不会了,最后只能进监狱。他们并没有得到更多自由,而是更少。”

这种关于自由的争执会不会搞出天翻地覆的大事来,关键是看主事者能否做到是非分明,并压得住阵脚。

得州邪教血案发生后的第二天,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的记者会上说:“教主David Koresh是个非常危险、不理智甚至疯狂的人......我为这场悲剧中失去的生命感到难过,也希望那些想要加入邪教的人看到过去七周来发生的恐怖场景会改变主意。”

在邦迪抗命事件之后,时任总统奥巴马被问及此事时说:“一个基本原则:如果一句话是用‘让我告诉你一些关于黑鬼的事’来起头,你不用听后面的内容就应该知道这不是好话。”

但这次,特朗普总统面对这些试图攻占州政府的示威者,选择的却是站在他们那边推波助澜。 在周五的发出的推文中,刚刚说过允许各州州长按自己的情况决定何时和如何解封的特朗普,用大写字母加叹号的醒目效果写道:“解放明尼苏达!”“解放密歇根!”,“解放佛吉尼亚!”针对刚刚通过一条禁枪法律的佛吉尼亚,总统又补了一刀:“保卫身陷囹圄的第二修正案。” 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是枪支自由。

总统的态度引起很多人的忧虑,曾经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前得克萨斯州国会议员Beto O’Rourke在推特上说:“历史会记住:2020年4月,在疫情已经吞噬了35000条生命的时候,美国总统在鼓励人们拿着AR-15和AK-47冲击州政府。”

4月17日,俄亥俄州一男子在车内举牌示威。

枪支和选票

特朗普对抗议潮的反应并不难理解——失业率飙升、经济停滞,这是特朗普最忌讳的。皮尤中心4月16日公布的民调显示,65%的美国人怪罪总统抗疫慢了半怕;同天,民调机构盖勒普公布的调查显示,总统的支持率已经从一个月前的49%掉到了43%。

在这样的时候,甩锅显然会成为固定的主题,而甩锅的范围也在继续扩大,从之前的中国、世界卫生组织,发展到了自家的州长。这些当然是为了给11月的总统大选铺路。但我担心的是,这未必完全是为了给胜选铺路。

2016年特朗普赢了希拉里成为美国第45届总统,但他的胜出是因为美国特有的选区代表制的选举制度,如果按选票数量来说,他比希拉里还少了287万张。爱面子的特朗普心里不服,尽管之前的研究已经显示,选票作假事件非常罕见,他上任后还是成立了专门的委员会调查选票作假。委员会历时两年,没查出所以然,最后无疾而终。

现在疫情当道,关于允许选民用邮递的方式投票的呼声越来越高,特朗普却明确表示反对,再次把选票作假挂在嘴边。

如果11月他竞选连任失败,荷枪实弹的民间拥趸在解封抗议潮中已经被挑逗起来的抗命情绪,加上已经准备就绪蓄势待发的选票作假疑云,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样的考验,这是我在噩梦中都不敢去细想的事。

一个国家就像一个人,天性中总是善恶并存,哪种因素在拉锯战中能占到上风,关键要看后天环境如何培育。只不过善的种子需要长期不懈的艰苦培育才能开花结果,而恶的种子往往只需要一夜放纵就一发不可收了,其后果要比一场选举中一个人的输赢影响深远得多。

(荣筱箐,纽约媒体记者,AliciaPatterson Fellow,普利策中心新闻资助金获得者)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中国慈善家杂志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