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储贺军:美国人设的轰然崩塌

2020-04-19 19:31:00 作者: 宜兴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这次疫情颠覆了美国的人设,让无数住在异乡和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公知们,操劳了几十年才攒出来的文案,变成了一堆纸浆厂都嫌过剩的原料。

白宫 

美国人设的轰然崩塌

储贺军(宜兴紫)

中国未来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这次新冠疫情,在美国的最后结果就是靠天吃饭,等待一个上帝恩赐的机缘,不了了之。为了能够接住上帝从天上扔下馅儿饼,美国唯一可以做得到的,只能是拼命自制编个筐。西方在历史上经历过黑死病的灾难,也活过来了,这种形态对于他们也没什么特别的,倒是很好地真实演绎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尽人事,听天命”。

国内读者在旁观美国疫情时,千万不要把它和中国刚刚经历过的疫情,给看混淆了。疫情不是一个疫情,应对也不是一个应对,结果也不是一个结果。几十年来,一直有一种势力里应外合,试图拿着苹果对比广柑,总是觉得广柑皮没有苹果皮细腻,广柑肉没有苹果肉脆生儿,广柑的出身没有苹果娘家的宅门儿大。看看人家苹果,源自《圣经》,在人类发展史上,起到了多么大的诱惑媒介作用,人家跟蛇还有些瓜葛呢,您个广柑差得太远。

这次疫情颠覆了美国的人设,让无数住在异乡和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公知们,操劳了几十年才攒出来的文案,变成了一堆纸浆厂都嫌过剩的原料。

在美国,个人权利至上,但人群不重要,各管各的。无论基于自然规律抑或个人经历,失去竞争力的个体人命不能算值钱。一个富人聚居的小岛,可以很快完成全员检测;经济型养老院的一干大爷大妈,只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到底啥是群体免疫,说白了就是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有病的还没查完,就拼命地去查谁有抗体,这个打法莫非是认为:大多数都没救了,一筐桃子里挑出好的,其它全扔?别再唠叨什么现代社会不现代社会了,自然江山易改,民族本性难移。无论物质多么丰富,民族文化这种渗入骨髓血浆中的基因,改不了。

个人至上但群体无当的文化,必然产生一切向外用力较劲,而同时自己永远没错的思维惯性。在许多美国人看来,错误都是别人的,自己永远正确,特朗普就是其中的翘楚。自打过了新年,特朗普就借着疫情的由头,把所有人数落攻讦了一个遍,从国内的政敌到国际组织,没一个落下的。伴随着这种外诿型思维,必定就是无厘头的傲慢,不着边际的自我优越感。当中国人正面临着泰山压顶,艰难地负重前行的时候,美国正沉醉在股市屡创新高的亢奋之中,完全不肯睁眼看中国,根本不相信美国会发生瘟疫。掰着指头数美国的优势,什么美国CDC的级别很高,什么美国ICU的数量巨大,什么美国医疗资源充裕,什么美国人洗手的方式可以给人类做个表率。最后,抬出了那么多冰冷的尸体。

人类既然位列群居动物,那就离不开政治,有政治就有政治家、领袖、政客和吃政治饭的混混儿。依据权力制衡和专业控的思路而设立的美国CDC,级别比较高,常以其决策独立性和权力职能的无限性,被吹做人类对抗流行性疾病的模板。这次美国CDC表现如何,等疫情彻底消停以后再去具体评价,但是,美国南北战争中,双方的最高领袖和军事主官的比较,提供了一个可以借鉴的模板。南方的李将军无论从出身还是经历上,都让北方军“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但是,最终还是双方最高领袖的角力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李将军纵有韩信之才,也不能挽救南方军的覆灭。

特朗普漫画2

特朗普在忙活些啥?一如既往地一切为了选战,在拜登只能居家隔离,偶尔在民主党操纵的媒体上露个脸儿的档口儿,特朗普已经正式启动了自己的竞选计划。为了黑掉民主党,为了争夺摇摆州,打掉民主党在那里或许可以占有的一点点微弱优势,特朗普竟然公开鼓励那里的民众持枪示威,要求那里的民主党州长解除“社交距离”。也是哈,那些州要是爆发二次疫情,民主党就脸上无光,到了11月份,特朗普的优势就会更加明显。疫情成了特朗普选战的回鹘兵。

从政担任公职的人员需要职业训练,不能只会耍嘴皮子就够了。放任没有政治经验的人,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在官僚体系中充任要职,是美国政治文化的巨大漏洞。现在,美国疫情如此吃紧,特朗普一件正事儿都没干成,只会每天几个小时地在记者会上和记者们打嘴炮,一个正国级干部干着一个局级官员应当干的活儿。再具体听一听记者会的内容,差不多都是街道办该管的事儿,张家长李家短,上次您怎么说的,这次怎么又变卦了。

知识分子一般都是读过些书的人,最起码也是识文断字的,整天价炫耀自己拥有“第四权”,有资格可以和总统吵架,实在是低级趣味。而且,这些知识分子记者们其实也就是聪明外露,实际上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特朗普正在逆向利用媒体第四权,时不常有意留出破绽,让记者们去追。一来可以回避实质性难题,二来增加曝光率,大快朵颐地享受选战的免费大餐。

有和总统吵架的,就有给总统帮忙的,不然,矛盾的对立统一律就得被废了,FOX电视台就毫不掩饰地甘当特朗普的喉舌。FOX采访特朗普的铁哥们儿前纽约市长朱里安尼,对话极为出彩儿。记者问的都是朱利安尼憋不住想一吐为快的话,唯一的目的就是出来摆摆老资格,踩咕一下现任民主党市长。记者问:“现在的市长为什么要在电视上向总统要这要那,而不给总统(悄悄地)打电话?”朱利安尼:“9494,他就不敢重启经济。当年我在911之后3天,就开放了体育活动,渐次开放就行。”天哪!911和新冠是一回事儿吗?哪儿跟哪儿啊?恐怖分子不是傻子,刚刚干完一票大的,不会立即再去骚扰一场球赛。病毒可是无处不在,看不见摸不着,但又如影随形的。如此脑残的对话,就这样连灯都不关地直播出去了。

美国军力是公知们吹捧的重点中的重点,但这次生生地错过了表现一下神力的机会。看到中国一周建了一座医院,还把军队医疗人员派往武汉,特朗普有样学样,也派了军队医院去了纽约和加州这两个重灾区。可仔细看看,中国派的是顶尖医疗专家,美国派的是两条医疗船。这两条船的部署令人匪夷所思,倒不完全是因为它们的从石油运输船改过来的,治疗新冠这类疾病需要的是负压病房,可此类密闭船舱对于传染病而言,则只能叫做“瘟床”,难怪这两条船至今还在停靠码头上枕戈待旦。美国防长责怪中国误导美国防疫战略,却完全不反思美国军队和中国军队的性质完全不同。东施效颦效果不佳,惹得全村人笑话,可东施没有理由嗔怪西施是沉鱼还是落雁。

科技水平和医疗体制曾经被吹得天花乱坠,在疫情面前也都现了原形,事实就是美国现在因新冠而导致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是全世界最高的。有些“砖家”至今还在吹,美国在一段时间内,平均每几天就能推出一款新的病毒测试技术。姑且不论甚至到今天,美国的测试率是否充分,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儿,病毒测试技术不能这样随意。几天就一项新技术,那么之前推出的技术也太随便了吧,各种不同的技术同时应用,其结果的同一性和准确性何在。前几天,有个美国医疗专家说找到了治疗的创新特效方式,细细一说,竟然就是血浆疗法。这个方法早已有之,在武汉也刚刚采用过。

美国政治结构中的联邦制与权力制衡机制,毫无悬念地再次遇到了挑战。美国各州与联邦政府的关系从来就没是理顺过,在二战之前,联邦政府只不过是个摆设,二战之后由于美国国际地位的拉升,联邦政府的身价才水涨船高,并不像很多公知吹嘘的那样天经地义。现在,无论是口罩等医疗器材,还是宣布“居家令”都成为烫手山药,遇到难题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推来推去,遇到权力二者又争来争去。“居家令”本不是特朗普颁布的,但他又想获得解除“居家令”的权力;联邦政府本来拥有调拨医疗资金的能力和权力,但是,特朗普捉襟露肘也顾不上这许多了。东西海岸的几个州联合起来,自行协调行动,这不是美国政体中的异类,而是原本《宪法》设计的常态。这样下去,联邦政府再不努力,其至高无上的地位怕是没几天了。

议会与行政部门的制衡关系,也使得这次救灾磕磕绊绊。原本特朗普有其自己的思路,通过海量印票子拯救美国经济,但是,计划需要过议会这一关。行政部门和议会的谈判,不像是一致对付一场灾难,倒更像是争夺选民的一场交易。民主党为了保住自己的基本盘,在计划中增加了许多自己需要的内容,白宫为了能让计划早日实施,也只能满足这些要求。结果,一个救助计划变成了鼓励大家申报失业的方案,不报失业就亏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失业率飘升,制衡也就演化为添乱。选民争夺战打了个平手,至于是否真能救灾,随他去。

川普

被选举政治绑架的特朗普,火烧眉毛地救经济,力争以此保住自己的基本盘。其主要救助对象是股市,那是他的命根子,是忽悠选民的王牌。一切有利于金融炒作的手段,都要不遗余力地去扇呼。近十几年来美国股市创造的神话,是公知们吹嘘美国经济的压卷之作,股市好了,一切都好了。一个打着人类希望旗号的药品,还在测试过程中,就已经大显奇效了,不过,这个奇效不是针对病毒,而是针对股价而言的。为了维护股市的繁荣,或者说维持股市的泡沫不被捅破,特朗普联手美联储,有条件要涨,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涨。短短一个月内,已经累计推出了6万亿的救市资金,可以拉升股市表现的“官谣”也是接踵而来。

资金和消息或许可以救得了股市,可实体经济不是用钱就可以堆出来的,肉类加工厂的员工受到新冠感染,不得不停工,它生产出来的猪肉怕是您也不敢吃。联邦政府下令汽车公司生产医疗用品,这倒也没错,中国有好几家汽车厂现在是医疗用品生产大户。区别是中国的汽车厂立马建成了生产线,美国汽车厂不建生产线,采用手工制作,这和找几个闲人帮帮忙,没啥区别。甭再说什么美股表现的基础是经济基本面,美股就是一个独立的金融游戏。

特朗普原本形势一片大好的连任势态,被一场飞来横祸搅乱,心里肯定很不是滋味。处处不顺之后,特朗普来了一手李代桃僵,把怨气全撒在世卫组织(WHO)身上。在武汉疫情期间,WHO实事求是,没有像特朗普和公知们期盼的那样,把中国往死里整,这就惹到了特朗普。他怨恨的就是中国控制住了疫情,相形之下,他的处境就显得更加尴尬。特别是在疫情期间,特朗普想派美国专家到武汉考察,中国没有同意,中国只同意WHO派专家组,而美国专家只能混在WHO团队中来华考察。

特朗普急于重新开放经济,其动机固然五味杂陈,但其中最辛辣的一味,就是中国已经在有序开放经济了。看到熊猫都出来细品嫩嫩的竹子了,美利坚的秃鹰还在山洞里舔啄自己折断的翅膀,特朗普心里的急切,想让人不感同身受都难。他不甘心于自己在任何一个方面落后于中国,但又完全不考虑中国经过的严格居家隔离的痛苦过程,冒着二次疫情大爆发的风险,强行推动解除“居家令”以恢复正常的经济生活。

平心而论,真心很同情特朗普,也真心希望美国尽早走出困局,但是,特朗普有心灭毒,无力回天,他要担心的事情比中国人要担心的多得多。再不开城恢复正常的经济生活,让那些居家领取联邦补贴的人,到嘴不到肚的,体会不到按周拿钱的那份儿踏实。这样无所事事的人多了,要是在加上医院或者生活必需品供应商崩溃了,老天帮忙再慢一点儿的话,结果就是滑铁卢。这种恐惧是国人难以理解的,因为,美国民间还散落着三、四亿只枪。

人设既崩,就得想办法别让全部家当也跟着崩了,特朗普的慌乱与担心不无道理。

2020年4月19日记于西山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