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宋鲁郑:致作家方方女士的公开信

2020-04-19 10:51:00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时空变了,再来看您的日记,感受也非常不同。特别是我们明显感到欧美媒体和部分政治人物越来越多地试图通过质疑中国来转移视线。这非常不公正,也非常不负责任,不但抹黑中国,更给在海外的华人华侨造成很大的压力。

致作家方方女士的公开信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年4月17日星期五 阴

今天中国有两件大事,显示了中国的实是求是:

一是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负增长6.8%,为改革开放以来所仅见。上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6.1%,这等于下降近13%。痛惜之余也有一份骄傲,中国政府宁可以如此之大的代价,也要换取民众的健康和安全。

二是武汉确诊病例数和死亡数订正报告发布。排查登记了初期核酸检测和收治能力严重不足未能及时统计的病例。要知道,英国、德国到现在都不统计养老院死亡人数,法国也才刚刚统计。法国、英国和德国还不统计家庭死亡的病例。整个西方几乎都对轻症不检测。虽然数据很难百分之一百准确,但应该说中国是全球准确度最高的了。

2、

昨天日记发表之后,不少网友表示担心:疫情之后西方真的会联手向中国发难吗?放心,西方也知道真的甩锅中国是不可能的。

一是因为中国的实力。今天的中国可不是一百二十年前庚子年时的中国。二是全球医疗专家都不支持西方政府和媒体的所谓质疑。今天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宣称:直至此刻,法国不掌握任何事实,可以证明之前美国媒体流传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研究室的工作与新冠病毒源头之间有联系。

西方实际打的是舆论战,目的是通过抹黑中国,消解中国战胜疫情和全球援助带来的软硬实力崛起。更重要的是转移国内视线,转移责任,谋求赢得连任。美国如此,法国英国也同样。

我只是比较感叹,冲在舆论第一线的是中国外交人员,我们的智库、媒体、学者的作用还太弱。

今天的好消息是在中国各界的强烈反应下,德国出版社撤回了《方方日记》封面的设计,发行时间也推迟到了6月9号。

《方方日记》在德国亚马逊购书网站上的封面原本是一个红色底,黑黄色字,中间有一个醒目黑色口罩的设计。封面上的德文全部用黄色,作者方方本人的中文名称和“武汉封城日记”这几个汉字用黑色。这未免令人感到用黑色的口罩“抹黑”中国。红黄两色加黑色口罩的设计和德国《明镜周刊》今年二月初一期因在封面上主张“新冠病毒中国制造”引起舆论激烈反应的封面类似。

3、

德文封面下方的副标题为:来自新冠危机始发城市的禁忌日记。但“禁忌日记”的说法严重与事实不符。《方方日记》没有遭到任何封禁,始终流传于中国社交媒体网络,包括微信在内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产生许多版本被广泛转发。

面对来自中国的批评,德文版《方方日记》的出版方决定放弃之前的封面设计。出版社还辩解说原来的出版日期只是巧合,首发的计划时间“完全不是想挑衅”。对于一个老牌、颇具声望的出版社,这样的解释谁相信呢?一个特殊的运作方向、一个“独具匠心”的封面设计和一个特殊的出版时间,真是一气呵成,何来巧合?

应该说这一次德国出版社的让步有方方女士的贡献。出版社是在和方方本人进行了沟通之后,做出了这些改变。虽然我们不知道双方沟通的细节,但没有方方女士的反对,出版社当不会如此。

然而,仅仅这些并不足够,方方女士应该对德国和美国的出版社说不。为此,我决定以一个作者的身份向她发出公开信。

《巴黎日记》作者致作家方方女士的公开信

作家方方女士:

首先祝贺您的日记封官。在人类首次面对一个如此狡猾、凶险的病毒,能够六十天封官,这只能是中国这么伟大的国家和民族才能创造的奇迹。我所在的法国,欧洲第一个出现确诊病例,到现在近三个月的时间,民众没有口罩、轻症和无症状患者不检测、不收治隔离,更不追踪密切接触者,民众也没有武汉英雄人民的素质和觉悟,每天都有相当数量的民众违反隔离令外出,甚至在边境封锁的情况下涌到同样是重灾区的西班牙去度假。死在家里的病患既不检测也不统计。

尤其重要的是,到现在和所有西方国家一样,没有一个人被问责。有人批评,总统马克龙亲自声明此时是团结的时候,批评和指责都是不负责任的。在这样的国家,我的日记还不知道写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是笔耕族,深知笔耕之艰辛,所以您定能体会到我对您的发自内心的羡慕。

最近由于美国和德国打破常规以非凡的速度出版您的日记,再度引爆舆论。平心而论,中国疫情之初,您的日记以非主流的方式带来了更多现场的信息,这不仅提醒了包括我在内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华侨和留学生做好应对,也进一步激发了大家援助祖国的热情。虽然对您的观点和表述方式有不同的看法,但在这个时期我们还是认为有积极意义。

然而中国艰辛努力争取到的极其宝贵的一个多月时间,由于欧美各国的大意、自负和疏忽,并未能避免疫情的爆发,随后荒腔走板的应对更是令人瞠目。生活在此地的华人华侨等也由此成为受害者。

时空变了,再来看您的日记,感受也非常不同。特别是我们明显感到欧美媒体和部分政治人物越来越多地试图通过质疑中国来转移视线。这非常不公正,也非常不负责任,不但抹黑中国,更给在海外的华人华侨造成很大的压力。

您应该也了解,武汉出现疫情后,西方针对华人的偏见和攻击大幅上升。西方日常的种族歧视包括您在内的国内朋友可能并无感受。曾有一位姓艾的著名画家(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著名诗人),在德国侨居,多次遭遇赤裸裸的歧视,他甚至有一次不得不报警,然而调查后的结论是文化差异。无奈之下,这位画家只好远迁他国。现在随着西方媒体的刻意操作,针对华人的歧视和伤害将会更加严重。

恰在此时,美国和德国的出版社以非常规的速度、选择特定的时间出版您的日记。在欧美仍然苦苦与病毒搏斗的今天,它们却投入大量资源于一本日记中,意欲何为?

方方女士,小说是您主要的艺术成就,也曾出版过法文版,整个过程耗时颇多。日记并非您的主要成就,但却令美国德国以超常规的方式出版,这个区别的原因难道您不清楚吗?坦率而言,无非是要借您的日记,来否定中国的抗疫,为西方的糟糕表现寻找责任者,转移国内的视线。

方方女士,您在接受《学人》杂志采访时说过:“难道被利用就不出书了吗?中国这么怕外国人吗?”显然您也清楚美国和德国是在利用您的日记。确实,被利用是不可避免的,这也并非问题所在,真正的问题在于被谁利用。就如同二战时,被盟国利用不仅应该还是义务,但被日本利用则绝不允许。

方方女士,湖北是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故乡。他哀民生多艰与爱国的精神已经融入中华民族的血液中去。您在日记中高度称赞武汉人民识大体、顾大局,这就是屈原精神在当代的体现。今天中国强大的民意令德国出版社退让了,这种民意也同样是屈原精神的体现。只是这强大的民意难道就不能打动您吗?

我恳请您以屈原和伟大的武汉人民为榜样,为了国家,为了和您命运息息相系、血脉相连的每个炎黄子孙,向欧美出版社说不,中止它们的出版。这只有您可以做的到。这也将使您的日记更有力量,您的作品也将因您的人格而更加熠熠生辉。

宋鲁郑

2020年4月17日于巴黎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