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宋鲁郑巴黎日记:第三阶段舆论战,西方已提前开打

2020-04-10 12:06:53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面对疫情的巨大压力,美国又开始甩锅了。这一次目标是世界卫生组织:特朗普亲自宣布将终止对世卫组织的援助,因为世卫太亲近中国。需要说明的是,自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对世卫的援助已经减少一半。这一次连联合国秘书长都看不下去了,发表声明:“现在是团结的时刻,不是讨论世卫经验教训的时候。”

宋鲁郑巴黎日记:第三阶段舆论战,西方已提前开打

6、  宋鲁郑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年4月8日 星期三 晴

早上就被一条美国的新闻惊住了:一天死亡人数接近2000!确诊总数突破40万!难怪特朗普总统说只要死亡人数低于十万就是成功,就说明政府工作做的好。

面对疫情的巨大压力,美国又开始甩锅了。这一次目标是世界卫生组织:特朗普亲自宣布将终止对世卫组织的援助,因为世卫太亲近中国。需要说明的是,自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对世卫的援助已经减少一半。这一次连联合国秘书长都看不下去了,发表声明:“现在是团结的时刻,不是讨论世卫经验教训的时候。”

美国的不满主要是世卫高度肯定中国经验、认为是经实践检验唯一有效的模式并向全球推广,而没有批评中国。世卫组织是专业机构,不是政治组织,对于事涉全球健康安全的议题,必须建立在严格的专业基础之上的。它的建议后来也被包括西方在内的很多国家采用了。

特朗普威胁:世卫组织“以中国为中心”,考虑暂停提供资金。视频/观察者网 郑冰颢

世卫组织只是做了一件极其正确和符合它治病救人初心的事情,何错之有呢?但是从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角度看,当西方都在攻击中国的时候,世卫组织却要讲实话,这就是错。

世卫没有批评,当然因为中国表现是最好的,封城措施都超出了世卫的预想。事实上,世卫除了公开反对英国实在不负责任的群体免疫外,也没有批评过其他国家。

就举一个小例子。世卫很清楚中国人人戴口罩的作用,但由于欧美缺乏口罩,政策上反对民众戴口罩,所以世卫也保持沉默。直到美国疾控中心改变立场,世卫才随即更新此项要求。以世卫的专业水平,怎么可能不知道戴口罩的重要性?还不是迁就西方?就这西方还不领情。

现在考验美国民智的时候到了,他们是否能够识别出政治人物的责任与政治人物转移矛盾的行为。如果实行了民主近三百年的美国人民连这个也分不出来,那就白被教育了。

法国和中国抗击疫情有很多区别,其中一个就是口罩:几乎天天都有和它相关的新闻,而且都不带重样的,还都是轰动性的。昨天是全法学联给留学生发放国内寄到的健康包,结果被警察连人带口罩扣下,中国大使馆迅速交涉才放出来。

今天则是有两件堪称耻辱的事件:一是法国市长协会发表声明,要求民众外出戴上手工自制口罩,以保安全。一个国家疫情期间无法保障民众戴口罩的需求,还需要民众自制难以达到安全标准的口罩。利摩日市宣布居民外出戴口罩是防止病毒传播的“公民义务”,可是卫生部长还在说健康人戴口罩没有用啊。法国这是什么社会治理能力?

二是法国派到中国载运口罩的飞机,飞行员却被检出新冠阳性。人隔离治疗,飞机也不能再飞。法国翘首以盼、用于救命的口罩自然也就到不了了。

这样重要的事情法国都能处理成这样,难怪有法国网民留言说看着看着大笑起来,然后就大哭起来。太伤高傲的法兰西民族的自尊心了。只是这个新闻和此前的各种爆料一样冒个泡就没有了。如果是中国,西方则一定会攻击中国来拉口罩还不忘“千里投毒”。

而且,法国的飞行员是在中国被检测出来的,我们连一个来华执行任务而且不入境的外国人都要检测,更别说本国了。法国媒体怎么还会质疑中国的数据不准呢?

更奇葩的是法国解决问题的方式:修改航线,飞机先在韩国的首尔降落,机组人员在保税区内一家酒店休息,再到上海时就不下飞机了。难道检测病毒这么难吗?比修改航线都难?交通国务秘书在回答是否所有飞行员都没有检测的问题时这样说:“正在与航空公司及中国当局进行探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是正在探讨?这件事又和中国有什么关系?

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天天丑闻不断,悲剧、闹剧迭出。就在昨天,美国也上演了法国疫情中坚持第一轮市长选举的不可思议的一幕:

威斯康辛州的州长决定延后7号举行的总统大选初选。但威州最高法院却裁决应如期初选。很荒唐的是,联邦最高法院也介入,禁止将初选扩大至邮寄投票。邮寄投票的做法可让更多民众不必亲自前往投票站,就能投票。再现民主高于生命!

结果威州成为2020民主党总统初选选战中,最令人不安、最混乱的一站:队伍长到不见尽头,大多投票所不开放投票,选务人员也纷纷穿上防护衣。一名排队投票的女子高举纸牌标语,上头写着:“这实在是太荒唐了。”但这是民主啊。

更滑稽的是,总统特朗普批评民主党籍州长艾佛斯制造混乱,似乎忘了是保守党法院推翻艾佛斯关于延后举行初选和实施邮寄投票的请求。

还有一件事很奇妙:民主党人士欲寻求联邦政府提供更多经费,以确保各州都能扩增缺席投票选项,但遭特朗普反对:邮寄投票会导致舞弊。但他随后承认,先前的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初选上,他自己就是使用缺席投票制投票。这是美国版的州官放火?

面对这样的现实,大家或许会以为这一次,西方针对中国的舆论战必败无疑了吧。非也,非也。即使中国打起百般精神应对,舆论战也未必能赢得了西方。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对中国发起前所未有的舆论战。我个人认为其规模和投入的力量之大是三十年来首见。这场舆论战将持续三个阶段,现在正处于第二个阶段。第一阶段中国完全被动,第二阶段还处于胶着状态,第三阶段将在疫情结束后激烈开打。

从中国开始独自面对人类共同的敌人病毒到西方出现疫情,这是第一阶段。这颇类似二战时卢沟桥到珍珠港时的中国。

21世纪以来,美国、墨西哥、巴西、非洲、中东等地都出现过疫情,按说西方知道如何站在人类共同命运的立场上来看待。然而,事实却是西方对中国发起了舆论围剿,把病毒出现的原因归到中国制度身上。最极端也是最经典的就是德国明镜周刊:“中国人若想消灭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需要的药方既不是什么西医疫苗,也不是中医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

这种手法西方并不是第一次运用。1997年发生东南亚经济危机,西方媒体就认为是专制制度导致的。全然不管还有一个韩国危机最严重:国家破产,寻求世界银行援助。但到了2008年西方发生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却没有一家媒体把原因归到制度上去。

这一阶段中国非常被动,媒体基本上处于失语状态,无法回击西方。原因当然很多,西方媒体一直占有话语权,中国媒体刚刚处于学习和提高如何讲好中国故事的阶段,面对西方迅猛的攻击,确实招架不住。

这个时期,唯一令人敬佩的是《柳叶刀》和世界卫生组织,它们从专业角度给予中国极高评价:高效、透明、唯一正确的模式。只是它们的声音根本压不过强大的、专业性极强的西方媒体。

等到中国有效遏制病毒、西方开始出现疫情,双方的较量进入第二阶段。从常规讲,西方应该比第一阶段的中国还被动。中国的成功、西方白白浪费一个多月时间、不该出现的严重错误远超中国这三大因素应该令西方完全失语。

但恰在这个时候,西方媒体显示了捍卫自己的能力。它们以各种方式否定中国的模式,又抛出国情论、制度不同、科学性等为幌子,为西方的各种措施辩护。后来又开始质疑中国数据不准确、不顾世卫组织的命名原则坚持使用“武汉肺炎”,不仅以掩盖自己大量死亡的原因,还试图把西方出问题的原因甩锅到中国。

再到后来又指责中国援助产品质量有问题,援助别有动机。对世卫组织则发起签名运动,要罢免世卫组织总干事,直到今天宣布中断对世卫组织的援助。这个阶段最经典的手法是认为中国成功的原因在于提前两个月遇到病毒,因而有时间应对,歪曲常识和事实到了极点。

大家想想,在第一阶段的时候,美国政府提出要派医疗队到中国来。中国当时缺的是物资,不是医护人员和专家,没有立即同意,结果就被炒做成中国拒绝美国援助。而当中国援助全球时,却又被歪曲成动机不纯。两相对比,中国确实这方面差距太大了。

西方另一个手法是相互包庇,互不揭短。比如英国的群体免疫、法国前卫生部长爆料、就是互相之间抢口罩也不能互相指责。我这里举一个瑞典的最新例子。

瑞典虽然只是一个小国,但由于年年颁发诺贝尔奖,其获得的影响力也早超出其国力。这一次疫情,它特立独行,以一千万人健康为赌注,搞出全球独一无二的防治模式。

疫情发生以来,瑞典第一次被世界关注是它决定放弃检测,也不再通报感染数据,每天新增的都是重症病人。不仅如此,酒吧继续营业、学校依然上课,甚至滑雪场也仍然开放,这与纷纷出台禁足令、社交限制令的欧洲邻国形成鲜明对比。

即便在三月底,瑞典卫生局现任首席流行病学家特内尔,依然只是"建议"出现症状的民众留在家中、企业推广在家办公,当局仅仅禁止了规模超过500人的公共活动。面对专家以及一线医护人员的批评,特内尔甚至还曾说,疫情就像森林火灾,只要减缓火势蔓延的速度,那么火灾最后就会自行熄灭。

结果仅1000万人口的瑞典,已经有500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确诊患者(重症病例)总数也已有7000余人。邻国挪威,则在执行了整整一个月的严格社交隔离令后宣布,防疫工作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500万人口的挪威,迄今只有约60人死于新冠病毒。

在这种情况下,瑞典不得不考虑改弦更张:从周末起,社民党与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就开始与反对党以及其他公共机构展开磋商,计划出台一份更为强硬的法案。据悉,新法案将不再只是“建议”,而是像欧洲各邻国一样执行强制措施。

如此重大严肃的政策,瑞典竟两度一百八十度急转弯。但是西方只报事实,没有任何评论。假如是中国岂能被放过?

第二阶段由于中国做的实在太好,西方做的实在太差,使得中国的话语权上升,双方悬殊的实力有所拉近,但中国并未占上风。

等到西方疫情结束,其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解释如此惨重的生命代价。我想办法应该会有两个。一是继续搞另类事实,另类解读事实。把西方的灾难性后果描绘成胜利。二是继续把责任推向中国。

西方媒体自然是主力,但也会利用自己在第三世界的盟国。这一招其实已经在第二阶段用上了:这就是巴西何以突然跳出来指责中国的原因。而且用词比西方还激烈: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发推说,“中国有一个统治全球的计划”。“中国是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源头。”

中国也没客气,除了要求其道歉,还拒绝了呼吸机的采购订单。当然这位部长的无耻也和西方一样,他一方面拒绝道歉,一边则说:“如果中国卖给我们1000个呼吸机,我会跪在大使馆门前道歉。”

当然西方最愿意和最善于利用的还是中国人。总部在纽约的哈珀柯林斯出版社8月18日要出版武汉一位作家的日记,按照西方过去的套路,随后法文版、德文版也必然跟着上市----我在亚马逊印证了一下,德文版也要出了!出版社是霍夫曼坎普,是德国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出版社之一,出版时间是2020年6月4日。(我第一次反思中国是不是应该卖给德国20万只口罩)。

看起来,这次一向比美国慢很多的欧洲竟然把美国都比下去了,第三阶段的舆论战西方已经占位开打,从时间到方式都是精心设计。西方别看应对人命关天的疫情效率低下,但打媒体战的速度不亚于火神山。这种即使干的不好也能把干的好的说得很糟糕的水平,真是令人甘拜下风。

虽然中国在话语权之战中长期落后,但在中国庆祝武汉解封,欧美持续恶化的现实面前,我们已经开始具备打赢舆论战的历史条件了。

我在这里先提供一个重要的信息:欧洲研究理事会主席毛罗·费拉里因为“对抗击疫情感到失望”,对“整个系统失去了信心”而辞职。就看我们的媒体人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来一个深度调查了。

其实每个人立场不同、角度不同、感受不同,表达出来自然也不一样。在中国崛起最关键的时候,中国人一定要再多一些国际观、地缘政治观和国家利益观,站在更高的格局上看中西方话语权之争。

今天欧洲感染者突破75万,全球五个超过10万的国家有四个来自欧洲。意大利继续放缓,西班牙死亡人数又连续两天上升。英国死亡人数再次破纪录,单日增长938例,总数突破7000。

今天英国令人关注还有另一件事:一名男子因为在医院偷了三个口罩而被判刑三个月!英国的司法效率是高啊,三天就宣判了。当然这比起伦敦骚乱时的效率还低不少,当时法官不休息,连夜审连夜判,事不过夜。

法国整体疫情没有明显变化,但令人震惊的是养老院感染人数超过三万,死亡人数超过三千。他们是法国忽视疫情最大的受害者,即使疫情严重爆发,他们作为高危群体也一直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他们的感染和死亡都迟迟不被政府统计。当时给出的理由是统计不过来。连统计都没有能力,还怎么有能力去管理和保护呢?这在中国,可是天大的责任。

所以不出意外的,法国已经有五位市长、主席感染去世。当一个国家不能保护人民的时候,它也就不能保护自己。真是至理名言。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